小说界 - 都市言情 - 我的刀塔在线阅读 - 第160章 老故事

第160章 老故事

        “我跟你们说,跑高速一定要严格按照限速来,不要超速。”

        又是一位奔放的司机。

        实际上他自己就一直开得非常激情。两小时整,还包送进望江茶楼。

        “卓哥,你平常喝茶不。”

        杨卓同青阳下了车,听后摇摇头。

        “我也不喝,感觉喝茶都是老人家……”

        话还没说完,青阳便吓了一跳,因为见到梅姐正好饮了一小杯。

        “啊哈哈……梅姐你怎么也过来了?”

        “嗯?”

        梅姐轻轻嗯了一声,杨卓便是一口老血喷到了地上,直接昏迷!

        这也给青阳吓一跳,自己这是没喊对啊……

        “妈……这是……”

        林小楼的分身——梅姐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先抛给青阳一个小物件。

        是改变了形态的世界重置之石。

        因为青阳感知一下,立马就与空间内的英雄们取得了联系。

        “我这两天想了想,男孩子还是不要戴项链了。显得不阳光。”梅姐说到。

        “对对对,我觉得男孩子脖子戴个项圈,还是很帅的,像那种高街轰。”

        鲲哥笑呵呵地一边附和。

        青阳暗自腹诽鲲哥就是眼神不太好,这明明是个手环,怎么看成项圈了。谁家小伙子戴个项圈还说自己帅的,又不是个汪汪。

        看着青阳把手环戴上手,并且使其逐渐隐形,鲲哥也尴尬地意识到了这是个手环,只好埋头开始吃起桌上的茶点。

        “妈……这,卓哥他……”

        “刚刚脑海中产生了一个念头,然后就不小心把你的朋友放倒了。”

        “啊?什么念头?”

        “用这个酱鸭掌掐死你的念头。”

        ……

        青阳不由感叹,自己发大力都放不倒的大黑袍,竟然在梅姐跟前撑不过她的一个念头,这是何等恐怖的实力!?

        刚刚自己也确实感受到了以梅姐为中心扩散出了一道威能,自己和鲲哥倒是没事,就是杨卓躺着中枪了。

        不过他昏过去也好。自己世界重置之石的秘密就会少一个人知道。

        “呃……青阳,你这么抱着领导不好,快放下。”

        鲲哥在一旁赶忙打圆场。

        啊?

        青阳脑海中刚刚也闪过了一个念头。自己打不过大黑袍,大黑袍打不过梅姐,那如果想办法让梅姐打不过自己……

        不就形成剪刀石头布的循环了吗

        只是自己怎么把梅姐抱了起来呢?

        “痛痛痛……妈,妈,妈,错了错了错了……”

        梅姐揪着青阳的耳朵,就和自己小时候写作业不认真被胡美丽揪住耳朵的感觉是一模一样,还有这充满爱意……哦不,杀意的眼神。

        ……

        梅姐舒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裙摆,再次坐下。

        “问吧……”

        嗯?

        青阳慢了半拍。

        “你不是有很多问题要问我吗?”

        啊?

        对啊。

        一时间梅姐就出现在自己身边,可突然一下不知道从哪先问起了,因为内心最近产生的疑虑还挺多。

        “那个小雀,哦不,淘淘他……”

        “是你儿子,小云给你生的。”

        啊?

        梅姐看着青阳,仿佛在说瞧瞧你的干得好事。

        “那……那我管您叫妈,小云也管您叫妈……这不……”

        “我是你的奶娘,小云是别人寄养在我们家的,小土豆才是我亲生的。”

        梅姐言简意赅,但道出了自己与小云本质上没有血缘关系。

        “怎么?还不好意思啊?”

        梅姐用一种略带打趣的眼神看着青阳,然后手指隔空对着青阳一点,三年前在一个栗子的有关记忆突然就开始浮现在脑海中。

        还是小云倒贴自己?

        啧啧啧……

        我就说过自己这身癞蛤蟆皮卓尔不凡了。

        不对啊~

        我怎么就被迷倒了呢?

        我被迷倒……不也很正常吗?

        ……

        “在想什么?接着问!”

        “哦……是是是……”

        青阳立马从自我陶醉中醒来。

        “那个酒……”

        这里索性就问问小云给自己分享的梅子酒好了,因为感觉有点熟悉,但又说不上来它和永世不散之寒有什么不同。

        “我酿的。”

        梅姐轻轻一抬手,世界重置之石里那个酒葫芦就出现在自己面前。

        “你这不也经常喝的吗?”

        “是经常喝,自从拿到了它,我差不多每天都喝点点,不过感觉和您酿的酒好像……我不知道怎么说,味道很相同,可又有一点点不同。”

        “这狗嘴……呃……你这也尝出来了?”

        梅姐听完青阳说的,倒是眼神又亮了一分。

        “本来都是一样的,不过这个小葫芦里,还装了小云的一滴眼泪。”

        ???

        这是什么操作啊。

        梅姐自然也看到了青阳的疑惑。

        “我……也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从我自己说起吧,故事好像有点长。”

        梅姐示意青阳坐着听,而鲲哥也如同一个兢兢业业的狗腿子给梅姐添了点茶水。

        “你自己的爹娘以你现在的实力,就算知道了也找不到他们,而你出世以来反倒是跟我接触得更多一点。”

        梅姐这段话思索了一番才说出。应该是故事太长,在尽可能地截出一段青阳听得懂说之。

        “我本来是你家的一个小丫鬟,15岁起住到你家。”

        嗯?

        难不成我自己本家是那种绝世无敌的超级世家?而自己就那世家中不成器的大少爷?

        我为什么用不成器形容自己呢?

        要自信一点啊!

        “嗯,你可以这么认为。”

        青阳突然想起,梅姐如果要知道内心的小九九好像并不难。

        “你出世的时候,你亲娘的奶水不够,又遇上那个时候我和破空正在一起。就索性在府里为我们举办了一场大婚,那时候一个小丫鬟的婚礼能在全府上下办一场,你知道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我爹妈都很客气?”

        “客气?”

        梅姐看了看青阳,轻轻摇头。

        “对客人才会讲客气。”

        青阳也突然明白,自己爹娘是把梅姐当成了自己人才会如此。

        “后来小土豆出世了,你的粮食也就跟得上了。”

        “那这,我是不是经常和土豆师姐抢奶喝啊。”

        青阳面露一丝丝尴尬。因为这里另外一层意思是,土豆师姐就是为了自己的粮食而诞生的。而土豆师姐生下来,又还得把她自己的粮食让给自己。

        不过梅姐倒是觉得没什么。

        “你的土豆师姐更喜欢喝牛羊奶,府里对她也是百般疼爱,所以她这个不会怪你的。”

        一丝温柔的目光撒了过来,不再是自己作业没写好时的责备,不再是自己调皮捣蛋时扫过来的满满杀意。

        此刻就只有那纯净的温柔。

        青阳仿佛又得到了一丝丝的释怀,虽然自己小时候的事情不太记得,但总感觉梅姐的无私与伟大让自己多少会有歉意。

        “你也不需要有什么歉意,当懂得投桃报李的人走在一起时,他们都会是幸福的。”

        青阳在想自己家会不会也在想办法去帮助梅姐呢?

        “儿啊,你听故事觉得受感动了可以握着娘的手,但你不要握着我的腿……”

        啊!?

        自己的这个手乱放的毛病不经意间就显现了,如果不是梅姐提醒,自己可能一直不会察觉到。

        找个时间得去看下大夫。

        “也不怪你,你小时候就好动,用现在的话说是有点多动症。有空就吃点牛肉,对缓解多动症有一定帮助。”

        梅姐的委婉倒是让青阳有点不好意思,刚刚说的是小时候。

        我这都4岁零250多个月还算不?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