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都市言情 - 我的刀塔在线阅读 - 第159章 鲲哥回忆录

第159章 鲲哥回忆录

        “你帮我解酒,今天的开销我全包了。”

        杨卓诚恳无比地对着青阳说到,毕竟自己这七荤八素的感觉,比了也是白给。

        “卓哥你看啊,今天星期四,要不你v我50。我先看看你的实力。”

        杨卓也是一把年纪了,压根接不住青阳抛出来的梗,还以为是青阳在觉得自己小气。

        “那这未来一段时间,你的消费我全包了,这总可以帮我解酒了吧。”

        “成交!”

        杨卓内心大喊一声卧槽,没想到青阳答应的这么快。自己平常可没修过什么解酒法门,也只得出回血了。

        好在青阳也客气,表示这一路如果再醉了,都在其服务范围内。

        两人就这么一起坐上了通往雨安市的网约专车。

        ……

        就如同这座城市的名字一般,雨安市今天也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望江茶楼。

        鲲哥刚刚用真气将身上多余的水汽蒸干,要了一个包厢,并且点上了一桌茶点,然后开心地吃起了早餐。

        过了片刻,门外传来了一道声音。

        “青阳的事,你跟他都说了?”

        “林姑娘,你来啦,快请坐。”

        鲲哥见到林小楼的到来,还是起身迎接了一下。

        准确地说,今天来的是林小楼的分身,梅姐。

        “就青阳那傻乎乎……”

        “嗯?”

        “咳咳,只怕青阳那小子一时间估计也消化不了太多啊。”

        鲲哥自己喝了口茶。

        “我儿子才不傻,给他点时间他自己能想明白的。”

        “又不是你亲儿子。”

        “奶娘也是娘好不好!”

        鲲哥只觉得一道充满杀意的目光扫了过来,仿佛是给自己身上已经刷上了一层酱油,鲲哥知道林小楼做得一手好酱板鱼。

        “是是是……胜似亲妈。我老人家年纪大了,口误口误。”

        鲲哥缩了缩脖子,自己被做成酱板鱼,哦不,酱板鲲可就不美好了。

        “青阳还有多久能到。”

        梅姐泯了一口杯中的茶水。

        “腿着来的话,估计得到天黑了……”

        “嗯?”

        “不过你儿子机智无比,智勇双全,一定会想到更快来的办法的。”

        鲲哥端着杯中的茶,却半天没有喝下去。

        “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小恩人的~挺厉害嘛~”

        梅姐剥了两颗开心果尝尝,不过微微蹙眉,可能是这干果有点受潮。

        “哎哎哎~你就在这里说说行了啊~千万可别告诉青阳,我老人家好面子呢~再说了,现在的他不正需要锻炼锻炼嘛。”

        “嗯~”

        梅姐点了点头。

        “你可别带着我儿子去什么不正规的营业场所啊~”

        鲲哥一头黑线,只好陪着笑保证不会如此。

        之后二人并没有再多说什么,鲲哥倒是自顾自地想起了一些过往。

        ……

        那还是很久很久以前。

        当鲲哥还是一条小鲤鱼的时候。

        “爹……这条鱼好丑啊,咱们要不就把它放了吧。”

        自己与青阳有关的故事好像就是从这里开头,只是每当想起这个让人,哦不,让鲲菊花一紧的开头,还依旧是让鲲胆战心惊。

        这是自己第一次被人说丑,还不敢还嘴的时刻。

        “那可不行哦,虽然这条鱼儿有点丑,但是它还是有股子潜力的。”

        紧接着,第二次就来了。

        是青阳的正规老爹说的。

        “什么潜力?”

        “嗯……可能这条小鱼个头会长挺大。”

        “那我想见见这条鱼是怎么长大的,行不。反正我们也抓了很多鱼了。”

        小青阳被自己老爹用手掌轻轻抚摸着,眼神清澈。

        “除非你答应……”

        “不行!我要每天都跟我娘睡。我不喜欢跟你睡。大夏天还要盖被子!”

        小青阳的老爹不再说什么,收拾起鱼篓子,并一把搂住自己儿子打道回府。

        “抱一下总行吧。亲爹一个。”

        “我不要!你身上又不香。”

        “废话!老子是公的!看来今天还是把这些鱼全炖了好了。”

        小青阳一时没招,就只好亲了自己老爹一下,亲完飞快的擦起嘴来。

        “这条丑鱼你答应留下来了。”

        “成交!”

        ……

        “哎,你发呆想什么呢?”

        梅姐朝鲲哥投来一个开心果壳壳,不过鲲哥也很快接住了。

        “没呢,这会不是没事吗,就想打个盹,没想什么。”

        “哦…你头上的那个气泡框都呈现出来了,框框还不小,都快赶上一台彩电了。”

        鲲哥用一只手拖着脸,不太想搭理梅姐。梅姐开的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你继续啊,我就看看,不说话。”

        梅姐现在改嗑瓜子了。

        鲲哥撇了一下嘴,侧过身对着梅姐,然后换了一只手托脸。

        以如今鲲哥的实力,不想让别人窥探自己脑海中所想,并不难。只是自己刚刚大意了。

        ……

        思绪一转。

        “你看,这条鱼回到了水里多欢快啊。我们就先把它养起来吧。”

        小青阳蹦蹦跳跳地扯着自己老爹的衣角。

        “你别扯我裤腰带行不,臭小子,其他地方随你扯。”

        “哦……”

        “今晚我们喝鱼汤。”

        “爹,可是我不喜欢喝鱼汤。我要吃我娘做的肉菜。”

        小青阳的老爹就这么俯看着眼前这个小家伙,顿了一顿。

        “好好好,随你随你。”

        满满的都是对自己孩子的宠爱,然后转过头扫了一眼自家池塘。

        水面荡起一个小圈圈,然后又消失不见了。

        ……

        “哎,我当年就是太弱了。”

        思绪闪回,鲲哥摇了摇头。

        “弄得跟你现在很强似的。”

        梅姐这会拿起一面镜子照了起来,并没有看鲲哥。

        “林姑娘,我现在也算很努力了好吧。都进化成鲲了。鱼类的天花板了。”

        “那是我们家青阳压根就不吃鱼,不然哪有你今天。”

        “是是是……”

        鲲哥傻乐乐地搓搓手。

        “我就觉得青阳他那个正牌爹是个怪物。”

        “你就不怕他爹哪天回来了?”

        鲲哥脖子往后一紧。

        “不说了不说了,待会真回来了,嘿嘿嘿嘿……”

        “我15岁到他们家干活,从一个平平无奇的苦命小丫头,到现在。你就知道他爹赐予我和破空的机缘有多厉害了。”

        鲲哥听到这,不由得正了正身子。

        “你别紧张啊,青阳他老爹下次回来还有很久呢……”

        梅姐说到这里,鲲哥的表情才得以舒缓一波。

        “话说,按这个先后顺序。你是不是也得管我叫一声前辈呢?你刚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府里工作了好几年了。”

        梅姐笑盈盈地继续打趣鲲哥。

        “前辈前辈前辈,来来来,前辈请吃一个茶叶蛋。”

        “我早上吃了一个蛋过来的。”

        “那请前辈吃个蒿子粑粑。”

        鲲哥也是一头汗,眼前这个女人也不好惹啊,还非要说自己是什么苦命小丫头,我看一点都不像。

        见梅姐没有吃,鲲哥自己用筷子戳起一个蒿子粑粑先吃了起来。

        “青阳他们快到了。”

        “嗯。”

        “你说这小子真是,自己偷鸡,哦不,他自己投机取巧就算了。还带着那个卓小子一起走捷径。哎……”

        鲲哥放下筷子。

        “所以呢?”

        “所以青阳应该坐城市动车过来啊。”

        鲲哥的回答充满了圆滑。

        “这样还可以省去点舟车劳顿,就是那个卓小子,旧伤我刚给他抹去,他是需要恢复一阵的。对了,他刚好是破空那边需要的人。”

        梅姐一听鲲哥提到破空就有点微微不高兴,可想了想又忍住了。

        转手拿起手机拨通了青阳的号码。

        “儿子,快到了吧。”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