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都市言情 - 我的刀塔在线阅读 - 第147章 破空禁制

第147章 破空禁制

        “咳咳……”

        林小楼倒是很快收起了笑容,

        “说一下啊。大丫头你以后你还是不能管这货叫臭小子了,你叫我也叫,那不就乱了嘛。”

        土豆师姐哦了一声,不过还是乖乖地点点头。

        “二姑娘。”

        这就是在叫小云了,

        “要不,你就让这小拖油瓶管他叫声爹……”

        “娘……”

        青阳也记不得,这是小云今天第几次红脸了。

        “这是这小子自己说的。”

        林小楼自己倒是又拿起鸡毛掸子,轻轻梳理。

        “阿姨……”

        青阳感觉自己躲过一劫,便试探性开口。

        “你叫我什么?!”

        嗯?怎么又有一点点不对味?

        “丈母娘,您好!”

        噗呲,土豆师姐和小云都没有忍住,突然就笑场了。

        而林小楼自是翻了翻白眼。

        “看来刚刚是打轻了啊……”

        青阳只觉得自己的耳朵一把被林小楼揪住。还有这瞪自己的眼神。怎么跟自己老妈如出一辙?

        这是……

        “喜欢叫老太太,喜欢叫林彩凤,叫阿姨,叫丈母娘……”

        说一声,林小楼就打青阳一鸡毛掸子,

        “那叫啥?大姐?”

        “哎呀?还叫大姐!让你叫大姐。”

        这鸡毛掸子,好强啊!

        “眼睛往哪里瞟,看着我!”

        青阳站得笔直望着林小楼,隐约觉得这股杀气太过于熟悉,这跟自己老妈释放出来的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自己被笼罩了二十年,这绝逼不会弄错的。

        “本来还想给你小子弄点好处,看来是不需要啦。你们两姐妹给我睡觉去吧。”

        呃?

        是不是错过什么福利环节了?这话的意思是不是之前有给我安排安排的意思?

        啪!

        “想什么呢?”

        好在林小楼这一掸子只是抽在了桌腿上。

        “你肚子里的那些歪心思,我如果想知道,你猜有多简单?”

        青阳寒毛突然竖立起来了。自己怎么尝到了血脉被压制的味道?

        “跟我来吧……”

        林小楼带着青阳来到了湖边。

        “你想看看你昆哥的原型是啥样不?”

        嗯?

        “不会是要我对着……”

        “是的……”

        青阳对于林小楼这种话都不用说完就知晓其意的能力有点怕。这不快赶上自己与艾欧的意念交流了。

        “这个我不能做。”

        “怎么?”

        林小楼这回对于青阳的拒绝并没有生气。

        “因为做人要讲义气!昆哥教会了我游泳,半年前我在国外差点淹死。”

        “哦……那不是等于没教?”

        啊?

        “我的意思是,如果没有昆哥教我游泳,我就淹死了。”

        “这么说,你宁愿得罪我,也不愿意出卖你的好朋友咯?”

        林小楼此刻的语调稍微抬了抬,青阳内心便敲起了架子鼓,这小云妈妈的心思好难猜吧。

        “那我就不为难你了。”

        林小楼手一伸,那把鸡毛掸子便如利剑一般飞入她的手中。

        人家有剑来!

        林小楼有鸡毛掸子来!

        “你猜猜,我一掸子能不能把这个湖劈开?我家小土豆最喜欢吃酱板鱼了。今天就顺带做一批新的吧。”

        青阳内心咯噔一下,这不能一鸡毛掸子直接把昆哥给劈挂了吧。

        昆哥,我真的尽力周旋了啊。

        林小楼不再多说什么,顷刻间这普普通通的鸡毛掸子便聚集了恐怖的威能,风雷也随之涌动,原来能引动天地异象的竟然是小云的老娘。

        “我投降!”

        还没等发招,青阳便见到湖面拱出了一条巨大的鱼,好大好大。

        这就是昆哥?

        但如此摇摆软踏踏的立场确实又很像是昆哥啊。

        这不知道的以为是山海经有点漏经了,书里的怪物跑出来了。之前自己坐过的游轮和这条鱼比起来就是个弟弟。

        自己脑袋撞到的,恐怕真就是鱼形态的昆哥了。

        一道白光乍现。

        昆哥落了地,面色有点为难:

        “都是老邻居了,什么鱼不鱼的。见外了啊,给你带了两条。”

        好摇摆的昆哥!为了讨好林小楼,竟然真的提了个塑料袋,还装了两条鱼,这鱼不算同类吗?

        “只是在这里上厕所真的不行啊,这点我特别要表扬一下青阳,讲卫生,特别好!林姑娘你要做酱板鱼,这水质好,鱼才好,对不对?”

        林小楼倒是没说话,带着一丝笑点了点头。

        “昆哥……你……”

        “跟你说了多少次昆哥是你叫的?臭小子!林姑娘你也不管管。”

        青阳一头黑线,这不是破空师父要我叫的?

        “他师父人呢?”

        林小楼只问自己的,压根不接昆哥的话。

        “我不知道,你要是不叫我,我可能早就睡着了。”

        林小楼听了昆哥的话,点了点头,又扬起了鸡毛掸子。

        “破空就在湖心站着……”

        “卧槽!你这条臭鱼!出卖老子!枉我们那么久的邻居。”

        一道声响,那让青阳无比熟悉的开门魔法又出现了,破空师父就这么现在空中。像一个bug。

        这就是师父的绝技吗?

        “破……师……老……”

        青阳想到了几种称谓,但实在被鸡毛掸子抽怕了,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

        “行了行了,算你打了招呼,老子先要和这条鱼掰扯一下。”

        “谁是鱼?能不能放尊重一点,老子是坤鲲,哦不,鲲。纯正血脉的鲲。青阳啊,就是那个鱼字旁加昆仑山的昆。”

        昆哥好像生怕青阳不知道是哪个鲲。

        鲲?

        难怪师父让我第一次见到他是管他叫昆哥。原来是鲲哥啊。

        “看到没,青阳。这就是你所说的义气。你师父和你鲲哥这个塑料兄弟情,就是给你最好的解答。”

        林小楼这词汇用得还挺与时俱进。弄得破空和鲲哥都挺不好意思。

        “师父,您怎么不下来。”

        青阳觉得顺着林小楼用的称谓接着讲,应该不会挨打。

        “徒弟啊,我也想下来,可是我下不来啊。”

        破空师父的话让青阳有点懵。

        这地上是有蛇还是怎么,青阳转头又问问林小楼。

        林小楼没说话,只是转过身,好像在偷偷笑。

        “这里都是熟人,我讲给你听也没事,之前的事你也知道……”

        青阳想起了破空师父以前在网吧给他讲过的那段离谱的话。是有个臭小子给他戴了绿帽子的事情。

        “后来我就在我们居住的院子施加了一个阵法,男的不许踏入这片地界,否则会直接湮灭。而彩凤也不能踏出这片地界,不然就会……”

        破空师父讲到这卖了个关子。

        “不然就会被弹回来。”

        林小楼显然不想给破空卖关子的机会。

        那……我怎么没事啊?

        青阳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林小楼与师父。

        “你就是个bug。我懒得多说!”

        破空师父面色看上去不是太好。

        “都这么些年了,我看你是没得胆子说,活该你头上挂个绿葫芦!”

        林小楼似乎也不太高兴,转头就走了。

        青阳吞了吞口水,一时不懂接下来该怎么搞了。

        “师父,有啥办法能破了这个阵法吗?”

        “破个屁,就这样挺好!”

        看样子,局面是僵住了。破空被怼得也没了心情介绍。

        师父交代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到这里就算完。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但自己倒是和小云又见上了一面。

        “臭小子,见着你老婆了吧。”

        ???

        青阳没想到的是,破空待林小楼走后会跟自己聊这玩意。

        “你别开口,用意念就行,师父听得到。”

        整挺高端,这不比无线电强?

        “师父啊,你别瞎说啊。什么老婆?”

        “就是你的大小老婆,小土豆,还有你的小云姑娘啊。”

        “小云我觉得自己也挺喜欢她的。就是那个土豆师姐就算了……”

        青阳突然想起是不是自己说错话了,这小土豆不就是师父的女儿吗?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