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都市言情 - 我的刀塔在线阅读 - 117章 信号不通

117章 信号不通

        不知不觉,身边的人多了起来,青阳就被挤了出来。

        原因是陆云用一万饼饼打出一记九连胜。

        不少旁观者开始跟着陆云吃肉喝汤。青阳也没闲着,也在跟着吃肉喝汤……正儿八经的端起了一份船厅提供的豪华套餐在吃,是不是还喝一口套餐里的汤。

        陆云转身看到青阳这么会享受,顿时血压有点高。

        “亲爱的,你自己吃香喝辣,人家却在给你辛辛苦苦打工……”

        噗……

        听得陆大姐这离奇呼唤,青阳头皮发麻。

        哦,对了对了,在扮演情侣。

        不过旁边跟着混的堵客不以为意,

        “哎呀美女,我就觉得你行,你别管他了,继续继续,我跟你。”

        “就是就是,他吃得多香啊,不用你喂,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自己会吃好的,来来来,继续继续。”

        ……

        这就是上头堵客的疯狂,眼里只有赢。

        青阳一时半会挤不进去,索性懒得管了,而好巧不巧的看到了目标人物陆三勇!旁边还有他的一个狗腿子小弟。

        而且旁边再没有其他人,情报里说的小弟和女伴呢?寻思间,陆三勇便朝着青阳面前这一桌走来。

        “让让,让让!”

        狗腿子很利索的为陆三勇清出一席之地,而旁边的客人也不敢吱声叫苦。

        这陆三勇确实算得上高大强壮,将近2米的个头,浓眉大眼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势头,上半身宽厚无比,犹如一座铁塔。

        与照片不同的是此时的陆三勇续起了络腮胡子,更添几分粗犷。

        热闹的桌子往往说不定有更好的机会,这是赌徒间偶有流传的所谓经验,其实又没得什么依据,不过心理作用罢了。

        陆三勇老油条一根,自是很快明白台面上的形式,时不时看看桌面,又时不时打量着陆云,决定着自己的猜选。

        而陆云则显得前所未有的沉稳,只是用余光自然的观察着周围,陆三勇的一举一动也被她尽收眼底。

        不知不觉,陆云已经来到了12连胜,而且每局都是把上局猜对赢得的饼饼又投入了进来,现场其他人每当陆云猜对便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

        “草!”

        陆三勇在刚刚的竞猜中投入了很多饼饼,可并没有猜对,自是有几分懊悔。

        “大哥,不然咱们就跟这小姑娘猜一个方向呢?”

        狗腿子小弟在一旁建议。陆三勇却不理会。接下来几局还是进少出多。

        转眼间,陆云面前的饼饼堆得太满,发牌员只得帮她换成更大面值的饼饼,这样才方便。

        而陆云则是一头黑线,发现了目标是真的,只是自己这一直猜对却出乎意料了,不过也许正好可以借此发挥下。

        又一局开,陆云不再无脑瞎按,则是不停地犹豫,又时不时看看周围。

        “美女,你倒是快决定啊……”

        “大家别吵吵,小姐姐需要时间思考……”

        “高人飞几手也不是不可以理解……哈哈哈,大家要有耐心。”

        ……

        还没等陆云决定,买定离手的号子已经喊出,错过时间了,不过这又其实是一个再正常无比的举动了。

        一时间桌面的饼饼寥寥无几,因为有些陆云临时的信徒也没有跟着冲锋,有些头硬的自顾自的放了点饼饼,却也感觉不是滋味。

        另一边的陆三勇则是不管不顾坚持着自己的决定。

        而最终换来的又是一句粗口。

        陆三勇又猜错了。

        下一局起,青阳此时也挤到了陆云身边,而陆云也将决定权交到了青阳手里,示意自己在旁边休息会。

        “先生,这个区域不能下这么多饼饼,有限额的。”

        青阳并不了解桌面规则,只是将饼饼推到一个小框框里。

        “我说,美女要不还是你来吧,这小子一看就是个彩笔啊……”

        “就是就是,这么多饼饼按和局不是脑壳有坑?”

        旁人翘首以盼,盼来一个彩笔,自然要说两句了。

        ……

        青阳听着也是一头黑线,老子是真不懂啊。只见发牌员有时候给老子三张扑克,有时候只给两张,这么随意的吗?

        青阳重新将饼饼推到了一个大点的区域,发牌员倒是没有再提示什么。

        而陆三勇也是打量了一眼青阳,选择了一样的猜想。

        “先生,这里总额即将上限,您也不能下这么多,你还可以……”

        陆三勇一时脸色铁青,血压仿佛上来了。应该是连连碰壁再加上青阳这一包圆式的投饼所致。

        “和了!”

        “哎呀!”

        “哎呀!小兄弟刚刚你要是不改,不就赚大发了!?”

        一时看热闹的人群也为青阳惋惜。

        ……

        错了就错了呗。

        青阳望着陆云,高低得看看陆大姐是不是想杀了自己,毕竟一下造了这么多饼饼。

        “先生,这是您的饼饼,请拿好。”

        青阳一时间错愕,只见发牌员又将先前投下去的饼饼退了回来。

        不是捐了吗?还给退的?

        “这小子不会连和局退饼的规则都不懂吧。”

        “我看他就是个彩笔,”

        “小美女,要不还是你来吧……”

        ……

        真是难受,自己什么举动都得挨两下弹幕攻击,也可见周围人是多么痴迷。

        自己何尝也没有心动呢?只是陆大姐早就打了预防针,这些都是活动经费,最后无论如何,都得上交。

        自己还是老老实实惦记着存在连军那的三万多学费好了,这才是属于自己的。

        (树立正确价值观,远离db。)

        再开一局,陆三勇接着上局的选项来了个捷足先登。

        而青阳与陆云二人也是在窸窸窣窣合计什么,没有急着猜。

        “能不能注意下你的口气,一嘴的咖喱味,难闻死了。”

        ??

        青阳被陆云揪了一下,疼的一跳,不小心把手里的几个撒了一桌。

        “就是就是,小伙子我这里有颗泡泡糖,你拿着去旁边改善下口气吧,让美女来玩……”

        ……

        老子好像上桌后一句话没说,更没对着人哈气。

        “来来来,你就在这里吃,好好改善改善……”

        被两个老哥遣送了出人群,青阳哭笑不得。

        “a区胜!”

        喔!!!

        又是一阵欢呼声起,不过好像已经同自己无关了。

        嗵!

        巨大的锤桌声突兀响起!

        只见巨大的桌台轰然倒塌,人群四散开来,不时还抱怨着什么,可不一会又围拢上去,捡拾着地上的饼饼。

        看样子是陆三勇输麻了在撒气,而且一双略微发红的眼睛格外唬人,转而又愤怒地盯上了自己。

        “臭小子,你给我过来!”

        只见三步赶到青阳面前,一把抓起青阳的衣服。

        很是不善!

        旁人也是纷纷逃开。

        “这位先生,我们船厅不允许您这般生事!”一位胖胖的经理带着几名安保立马赶到陆三勇旁边劝阻。

        趁着陆三勇回头的瞬间,青阳朝陆云使了下眼色,示意自己能够处理,暂时别暴露自己。

        陆三勇并没有打算松手,反倒是一脚揣在胖胖经理的肚子上,胖胖经理如同一个足球般滚飞出去好远,落地后蜷缩着身躯。

        “就是这人坏了老子的路子!”

        陆三勇有点怒不可遏,看来是输得心态崩了。

        “先生,请您冷静!”

        安保人员在将近两米的陆三勇面前显得就很弱了,只能先劝阻。

        “冷静?!你跟我说冷静?老子在你们这里捐款多少了!我现在怀疑你们这是一家黑场子。”

        陆三勇继续咆哮着,

        “还有你!坏老子的路子!你该不该赔偿!?”

        青阳此时不觉好笑,你自己点背了,手也慢了,这也能怪老子头上?

        “小小,给他一点教训!”

        嗯?

        “小小?”

        “艾欧?”

        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