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都市言情 - 我的刀塔在线阅读 - 第一章 我好菜啊

第一章 我好菜啊

        在东海大学的最后一个暑假,离开学还有2天。

        青阳坐在水果摊前乘凉。左手扶着一瓶冰可乐,右手拿个勺子舀着西瓜,这是他标配。水果摊摊主王阿姨用复杂的眼神望着他。有那么一丝丝喜欢,却又夹杂着一些嫌弃。

        啊?

        这从何说起啊,又是喜欢又是嫌弃的。原来,青阳特别喜欢吃西瓜,是他这儿的常客了。每天都能来她这消费一个西瓜,王阿姨自然很喜欢了,而且青阳还是比较帅啊,往水果摊这儿一坐,总能吸引一批迷妹来给王阿姨做生意。王阿姨对于这点非常满意——有个1米85的男模坐摊,水果饮料总感觉比青阳不在这儿的时候,好销了那么一点点。

        至于嫌弃的理由,很简单,青阳今天又想要赊赊账,这点让王阿姨很不爽。好在之前没少过她的钱。

        “大哥!大哥!”

        一个声如洪钟的声音突兀的响起。青阳这个时候嘴角上扬了——是的,他来了等于算是救兵来了。

        只见一台强壮的“坦克”开到了王阿姨的水果摊。这男生跑得气喘吁吁,用手直接抠了一坨青阳的西瓜,塞嘴里,咽下,开始说事:

        “大哥,我搞到钱了!电视台今天发了400元摄像助理费,加上来的路上我老妈又给我转了600生活费,我突然好有钱了耶”。

        青阳微微皱眉,这个西瓜是绝壁不能吃了,好在也没剩多少了。

        “二狗啊,你小子终于来救驾了”

        青阳说到。这个叫二狗的男生,大名钟二虎,咽了下喉咙又说,

        “大哥你受苦了,这500块钱给你,我实习的单位今晚还有事需要加班,我先撤了啊。”

        说完又雷急火急的往公交站方向跑了。青阳一脸懵逼,你还钱用微信转给我不就成了吗,跑得不热啊。又想到可能是他回学校拿点什么东西的,便不再理会了。

        青阳大气地向王阿姨递过一张百元大钞。

        “王姐,34块5西瓜钱,算5毛钱利息,找我65元就行了。”

        这话听得王阿姨一脸无语,一时不知道怎么接,麻利地找钱递了回来,还是忍不住酸了一句

        “好啦~你这很长一段时间不用赊账了,阿姨我讲真还是挺开心的~你这兄弟对你不错啊,肯接济你。”

        这话正好被旁边正好路过两个女生听到,捂着嘴憋着笑跑开了。

        场面一度很尴尬,是那种大写的尴尬。有点无语,二狗刚去单位实习,想混些脸熟,请同事吃饭,才借钱周转,王姐可能误会成小弟向这个穷大哥“进贡”了。无所谓吧,二狗子的燃眉之急解了就行,懒得辩解什么了,接了钱往网吧方向过去了。

        青阳一边走,一边念到

        “年轻人不要一天到晚泡网吧,多出去走动走动,多呼吸新鲜的空气,多感受这个世界的美好,一天下来,你会发现,还是上网有意思。”

        不时还东张西望一下,看看有没有小姐姐、大长腿看看的。

        新感觉网咖——前身就是新感觉网吧。随着当下时髦的感觉走,大多网吧升级成了网咖。在青阳所在的东海大学网咖系列中只算得中等水平了。而且就这名字,全国各省各地,叫新感觉的,好像能搜罗出一帮“兄弟网咖”。不过青阳对这些不讲究不要求不在意,玩游戏不卡就成。

        充钱开机进刀塔,青阳这个操作绝对是熟练工中的熟练工了。在单排等待的过程中,还看了看左边邻座的老铁在打“快乐联盟”这款游戏,不可置否,在大学校园里,刀塔和快乐联盟都是特别受学生们喜爱的游戏。各有各喜欢,玩得尽兴就行。

        铛!

        排到了。音效一响,青阳视线立马回到了自己的屏幕上。搓搓手准备大战了。

        “哟!”

        这时候一个男声在青阳身后响起,

        “这不是“天梯他强任他强,老子中军李青阳”吗?青阳哥,来了啊。”

        青阳头回到一半,又转屏幕上去了。扔了句傻帽猴子。这叫猴子的男生也不生气,笑嘻嘻坐到青阳右手边的机器,把网吧挂机锁解开,说到,

        “看,青阳老师,我刚刚从万古上到超凡了。”

        这个无语啊,刀塔天梯段位分为先锋,卫士,中军,统帅,传奇,万古,超凡,冠绝。

        大二的时候青阳带着大一的猴子开始玩刀塔。这几年猴子的段位慢慢攀升上去了,青阳每次赛季更新定位赛总能掉段位,已经从传奇掉到中军了。

        丢人啊,却又无力反驳。我要不是菜,我早打到天梯前100去了。

        猴子,名叫候大成。

        和之前的给青阳还钱的钟二虎,都是青阳的好哥们。

        两年前,猴子被十多个外校学生追着锤,青阳和二虎路见不平,加入团战,3人对19人。就在团战即将爆发的时候,辅导员杀了出来。一个跳大,一把揪住了青阳腰间的肉,并喝退了敌军。

        打架肯定是不好的,况且也不一定打得过。不过在了解情况后还是表扬了这种正义感。从此猴子就跟着青阳一起玩了。

        可是此时此刻,这个兄弟看着怎么就这么让人不舒服呢?明目张胆地酸大哥。猴子看青阳开了,索性自己没玩,在旁边看了起来。

        “青阳哥,刚这操作下饭啊~”

        “青阳哥,又马了啊。”

        “青阳哥,你怎么回头了。可以跑掉的啊。”

        “哥,你还手啊。你这。。”

        比赛结束。-25分。

        猴子瘫在沙发上,笑得辛苦了。

        青阳摘下耳机,一把抓住身边的猴子。

        “来,一起下分。今天赢三把休息。”

        猴子瞬间摆出个要哭了样子,

        “哥,我错了,我给你买饮料去。我给你整个可乐拉满,求你别让我带你了,哦不,求你别带上我了。”

        “无兄弟,不刀塔,我的好兄弟二狗去单位实习去了,你还差一年啊,你又没啥事,来来来,正好一起开黑。”

        最后猴子还是没能逃脱青阳的魔爪,捐献了可乐,还被迫陪玩了好多盘。大半夜才回寝室。青阳的寝室共四张床,有两个同学在外租了房,还有个没来学校报到。床位是充裕的,可猴子还是坚持回了自己的寝室,没什么别的好怕的,就怕第二天被青阳又拉着过去陪玩。辛苦啊。

        不过,今天是快乐的一天。打好打尽兴了,青阳洗了澡,手机都懒得看了,没过多久就呼呼大睡起来。

        他知道属于自己的大学时光不多了,当生命齿轮中这最后一根楔子被掉的时候,时间恐怕从此就会拉不住了,找工作,成家,立业,匆匆地纷纷地都往脸上骑了。

        尊严,价值,地位,自由等等都是人们向往与追逐的。可有时候还真比不了没心没肺快乐地活着。亦或者,这也是一种奢求。

        深夜,整个校园里安静得像一匹马。随处听得见蛐蛐的鸣叫,有一只跳到了青阳寝室的窗沿上。

        “上去干他!”

        青阳将一句梦话吼了出来。吓得蛐蛐赶紧跳走。

        对不起,打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