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玄幻小说 - 破败赘婿在线阅读 - 第206章 打脸来的太快了

第206章 打脸来的太快了

        李尚用行动证明了自己。

        但,他未曾料到的是,这一群骑兵,并非是为他而来的。

        他的来战的“战”字还未说完的,那一大群骑兵就已经冲到了李尚的面前,李尚正要拎起斧子开干呢。

        那群骑兵从李尚的马车两边分开,直冲那大学院的剑客去了。

        “神反转?”

        李尚拎着斧子一脸懵逼,这竟然不是冲着他来的。

        “不可能的,怎么会,你们,是要与我为敌吗?”

        眼瞅着那群骑兵已经将李尚给围住了,那上秦大学院的剑客独孤一剑的嘴角都已经上扬了,可没打起来,这“千军万马”是冲着他来了。

        李尚懵了,他也是懵了。

        “你,你们,我只是途径此地寻找机缘而已。”

        “前面的那人滚开,挡了我们路耽误了我们的行程,治你的罪!”

        骑兵最前有冲将,他高声的呵斥站着小道中间的孤独一剑。

        登时,孤独一剑脸黑了。

        “你,这是在对我说话?”

        他们,竟然让自己滚开,而且是嫌弃自己站在路中间碍路了?

        “我可是大学院的修炼者!!”

        孤独一剑爆发了,秦国大学院弟子出山试炼,他们是非常自负好面子的存在。

        今天,他竟是在这么一个小小的土石城里,被人羞辱了!

        “滚开!!”

        就在独孤一剑要拔剑的时候,这一队骑兵的大后方,传来了一道怒喝声。

        “嗡~”

        独孤一剑连人带魂都是狠狠的颤栗了一下,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退了两步,差点儿跌倒在了路边。

        “土石城太守,杜仙之!”

        李尚听得声音顿时瞳孔一缩,他看向声音的方向,确定了,真是那人。

        杜仙之,五十岁的年纪,但模样却确实三十多岁一样,他是文官,也是武将,据说是会功夫。

        现在李尚是眼睁睁看着,他仅仅是一句话,就令那无比嚣张的秦国大学院弟子孤独一剑退了,当真实力是深不可测。

        “李大人,我们的事儿,等我回来再聊。”

        待到杜仙之的马到了李尚旁边的时候,他稍稍的勒了一下马绳,阴沉着一张脸对李尚道。

        他还可以的看了一眼李尚手中的怪斧子。

        “驾~”

        接着,他抽了马一鞭子,他身下的战马立马提升了速度。

        李尚眯着眼睛,注视着这群人的离开。

        “是什么事情,令杜仙之都亲自出马了,而且竟然还放任了我,按理说,他若是听说了有朝廷昭令将来,应该第一个就杀了我,或者是将我给控制起来,莫非,他儿子死了?”

        要是杜仙之儿子死了的话,李尚会很高兴,很开心。

        但,当想到那一大队骑兵走的是通往城西甬道的时候,李尚的脸色顿时大变。

        “卧/槽!他们是去城西!”

        意识到这个之后,李尚也是疯魔了。

        城西他们唯一可能去的地方,那好像就只有一个地方了,城西别院。

        而宋小黑,现在就在那里呢!

        杜家出动了这么大的架势,显然是城西别院那里出问题了,出大问题了。

        可能是杜成去了,但是杜成在城西别院遇险了。

        “宋小黑!”

        想着,李尚便是“啪”的一斧头,直接将马车的车厢给干碎了,他纵身一跃,从架车的位置蹦到了马背上。

        “驾~”

        李尚也没来得及拿鞭子,狠狠的在马身上拍了一巴掌,民马便是快速的跑了起来。

        这时候,被杜仙之吼了一声的独孤一剑才反应了过来。

        他心中是慌得。

        真想不到,在这楚国的边陲小城,竟然会有那种强者。

        对方是羞辱了他,可他也没有一点儿的办法。

        因为这里不是秦国,楚国的臣民,对于秦国大学院的弟子,并不怎么感冒。

        甚至很多人,都没有听说过,自然,就不会那大学院弟子的地位了。

        “还跑,将东西留下。”

        孤独一剑被杜仙之给羞辱了,他现在是更生气了。

        你们这太守我打不过,那好了,所有的气都冲着你撒吧,反正你身上也没有一丝的元力气息。

        “给我下来!”

        眼见李尚要从自己的身边冲过去,孤独一剑怒了,他猛然拔剑,这是拔剑术,顿时,一道肉眼可见寸长的剑气,从他阔剑的锋芒之上发出,随着阔剑的锋利,一齐斩向李尚。

        “聒噪!”

        李尚反手握着斧头,一斧头便是向着孤独一剑砸了过去。

        “呵呵,你以为你的斧子大,他就硬吗?无知——当!”

        “嗤~”

        孤独一剑先是不屑,但打脸来的太快了,他想象中预测中的阔剑直接将那看起来黑乎乎的怪斧子劈成两半进而砍杀掉李尚这个家伙的情形并没有发生,而且,剑斧相接。

        两指厚的阔剑,断了。

        斧势夹杂着断掉的一截阔剑砸在了独孤一剑的胸口处。

        直接将他砸的吐血,横飞出去。

        “已经给了你大学院三分颜面,下次见你再敢与我出手,必取你狗命。”

        李尚留下声音,人儿已经随着马蹄声远去了。

        “这,这不可能!”

        路边的半人高的枯草堆里,孤独一剑捂着胸口,嘴角在溢血,他瞪大了眼睛。

        这都过去一会儿了,他都还是没有反应过来,他是如何摆的。

        “我的后天宝剑。”

        接着,当看都断了的阔剑,他眼睛通红起来。

        “妖核!妖核,哈哈哈,噗嗤。”

        孤独一剑开始悲痛起来,但很快,他注意到了马路中间上一个纸包,他连忙爬过去拿住了纸包,打开纸包,他便是看到了里面几块已经变了形的点心,还有一块手绢,手绢里面正是那颗浅黑色妖核!

        他乐了,但很快,他吐出了一口鲜血。

        “不行,我得离开这里,有这枚妖核在,此行算是不亏。”

        孤独一剑抹了一把嘴边的血,持着断了的阔剑,踉跄的走向了与城西相反的方向,他要通过东边的城门出城。

        他着实是怕了这个名不经传的小破地方了。

        不但有能喝退他的大能,还有能一斧头砍断他后天宝剑的凡人。

        诡异,太诡异了。

        “真可怜~这东西就让你先带一会儿吧。”

        草丛一边,走出一道淡蓝色的窈窕身影来,很快,这道身影化作一道光华,回到了李尚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