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修真小说 - 九重武神在线阅读 - 第409章 接下来,老夫帮你解决

第409章 接下来,老夫帮你解决

        “这就是真武强者的恐怖手段吗?”

        “仅仅一个眼神,一个目光就令人自焚,简直可怕。”

        “难怪真武宗师被称为真正的修士,太强了。”

        “乾元宗魁孟阳,不会就这么死了吧。”

        “快看,那是什么...”

        就在孟阳全身衣襟尽数被梵烧成烬的瞬间,一股宛若远古洪荒而来的熏天之息,猛地从孟阳体内扩散而出,紧接着,孟阳的身躯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度,不断暴涨。

        “梵天录,第一重,夺能...”

        凛冽庞大的旭阳之身不断暴涨之际,“夺能”神通更是将孟阳身上的熔炼真火尽数吞噬。

        梵天录运转间,其蕴含真武之意,堪称世间最精纯的能力,全部充盈在孟阳体内。

        众人心中凛然,孟阳更是闭上双眼,任由这被梵天录吞噬的真火能量游走奇经八脉。

        这一刻,他进入到一种玄妙的境界,整个人似乎与天地融为了一体。

        直至身躯暴涨十五米之高,惊天威压仿若锐不可挡的千军万马凶悍扩散之际,千米外负手而立的雍武神色第一次出现了变化,第一次皱起了眉头。

        “魔蛮气息?不,像是更久远的气息,这是什么神功?”

        雍武面色寒目光紧盯孟阳,没有人能知道,修炼与火有关的他,此刻是什么感受。

        他竟在孟阳体内感受到一股仿佛能够梵尽万物,梵尽苍穹,梵尽一切生机的恐怖意志。

        这股意志之凶悍霸道,像是掌控万物生灵的造物主,唯我念,强取豪夺所有。

        根本不是他这种修炼火神决,只是在使用,只是在修炼。

        与这股意志相比,他就像是随时都能熄灭羸羸火苗,而对方是脱轮回的梵天神火。

        青霄白日,韬曜含光,又包含万向森罗,一怒万里。

        “我雍武第一次,第一次在其他人感受到这股连我真火都忍不住臣服的气息。乾元宗魁孟阳,我以散盟大长老的身份,承认了你的实力,在我所遇到的青年一辈里,你是第一个令我恨不得痛下杀手的人。”

        雍武的森寒之语,引得所有人骇然相窥,根本就不清楚生了什么。

        他们只是看到孟阳身体忽然暴涨,将那自焚的火焰吞噬后,雍武便大喝起来。

        “乾元宗真是出了一位万里挑一的绝世妖孽,他那暴涨的身躯绝不是炼体所致。”

        万米之外,另六位真武宗师也忍不住睁大了眼睛。

        他们都从孟阳身上感受到那股熏天赫地,杀气腾腾的恐怖意念。

        “这绝对是来自遥远岁月中的传承,寻常炼体功法根本不可能对我造成如此压迫。”

        “融躯境的境界,竟拥有如此实力,看来不用我们出手,此子也死不了。”

        “遗憾啊,他若是我东海之人,我东三旗就算舍去这一身荣耀,也必悉心传教与他。”

        这位一头蓝的东海国大掌教刚刚说完,其他五人全部都沉默起来。

        不仅是东三旗,就连正盟行宗都忍不住唏嘘,目光闪烁不知在想什么。

        “嗡嗡嗡...”就在这时,孟阳动了。

        只见他双手虚空一抓,一道手掌大小,却极为华丽的衣服自虚空飘出。

        这衣服出现后便登时变大,套在孟阳身上。

        凌凌威风吹来,过肩蛟龙,背后金线飞鱼宛若火起来一般,将孟阳十五米的巨大身躯衬托的像是下界真君,散着无论是灵识还是视觉上那不容置疑的浩荡威压。

        就连他手中的绣春刀,也在何时魂念同化暴涨成十米的巨大狂

        (本章未完,请翻页)

        刀。

        “来吧,来吧,让我看看,你这身躯能够对我造成多大伤害,让我见识见识,你体内那蓬勃欲出的滔天意志到底有多么强大,真火决第九重,大日重山叠...”

        渐渐动了战意的雍武,忽然狂啸一声,浑身爆气血登时间,竟在他头顶上空聚集出一座如山大小的刺目烈阳。那烈阳汹汹燃烧,芒光万里,就连周围虚空都融照的宛若纸糊,不堪一击。

        “料事如神,一转,真源之力,开!”

        “料事如神,二转,扭转乾坤,开!”

        “料事如神,三转,力挽狂澜,开!”

        “嘭...”像撞破某种无形枷锁的声音,响彻在孟阳脑海。

        他的气息,竟在这一刻直欲通天,突破天胎境,达到了令人骇然的真武境。

        料事如神,三转,力挽狂澜,可在十息内提升一大境界,改变不能之局。

        这是他财富值达到千万之数升级的天赋技能,而且每施展一次,便永久不能再次施展。

        旭阳之身,梵天录功法加持下,他已经突破融躯境极限,达到天胎境中期的实力。

        借助料事如神三转天赋神技,他现在可以说与雍武是同等实力的强者。

        这一刻,别说雍武面色大变,就连另六位真武,以及所有围观修士都感受到一股比雍武还强横的气息,正铺天盖地的向所有人浑身紧绷,目露惊颤的人压迫而来。

        “十息么,足够我挥出修炼至今最强一刀。”

        “若还是不能引出联盟背后那些老家伙,我孟阳恐怕真要死在这里。”

        “武者必争,武者必夺,我孟阳虽死,无憾犹荣!。”

        “来吧,斩刀术,我这必死一击!”

        孟阳深吸口气,张开双目,遥望这远处面露凝重的雍武,大喝一声。

        梵天录疯狂运转下,他手中紧握是绣春刀燃出惊天火焰。

        那充斥爆炸的肌肉和青筋的右臂,在舞动中,像是撕开了虚空。

        一刀斩出,排山倒海,狂龙呼啸的刀芒更引得万米上空齐齐震动。

        “来吧,大日重山叠,给我破...”

        蓦地,雍武同样狂啸一声,银狂舞间,双手托举向孟阳砸去。

        “轰隆轰隆”巨响间,那山般巨大的烈日移动声势极为浩大,震耳欲聋。

        四周空气更是在这时,纷纷爆裂,裂开一道烈日离去真空痕迹。

        孟阳目中暴起精芒,手中巨刀终于挥砍结束。

        惊天气势宣泄刹那,他便狂吐一口鲜血,整个脸已无血色。

        天泛一线刺目,所有人脑袋同时嗡。

        绕天芒光冲天而下,震碎所有城池的狂暴冲击波肆意狂奔。

        “轰”的一声巨响,煌煌飓风当场掀起方圆数十里地皮。

        扩散的音爆和肉眼可见的环形扩散光圈,更吹的四周松林,折腰而断。

        这是真武之战,旭阳之怒,碰撞所爆的浩荡能量。

        纵然是另六位真武强者在最后时机,施展出庞大灵罩,维护四周山峦上的人群,以及退居数万米之外的修士,可那毁天灭地的冲击波,还是当场震晕数千位殃及池鱼的虾米。

        瞬间,偌大的护家关城毁于一旦,多半房屋倒塌,被冲击波掀飞。

        就连千里之外,三盟九国十二宗城之地,都能感受到那弥漫在空气中的凌厉灵气。

        毁灭一切的冲击波持续了整整三十息,出现的快,消失的也快。

        只有那好似禁锢在天空上的巨大火团还未熄灭。

        这一切,都宛若天塌了一般,将虚空融成一个大洞。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还是人可以拥有的实力吗?”

        “太可怕了,光是神通撞击的冲击波都拥有如此威势,真武宗师半神之境,名不虚传。”

        “结果如何,到底是谁输了...”

        见识到一幕的所有人,心中颤栗,灵魂聩,无一例外瘫坐在地。

        弥漫在空气中,似能将人烤熟的火热之气,不知过了多久,才渐渐消散。

        直到所有人刺痛的眼眸和视线恢复,望向天空那一刻,全部惊骇不已。

        那被称之为天胎境下最无敌的存在,此事身躯已经回复到正常模样。

        熏天拔地,势不可挡的气息,也早已消失不见,虚弱和不断喘息的模样只能用半死不活来形容。

        另一边,雍武背影看起来虽无大碍,可正面,他的胸膛,竟有一道狰狞的刀口在渗血。

        弥漫在周身的真武意志所化的灵罩,更是残破不缺,坑坑洼洼,透着败灭。

        “乾元宗魁孟阳,神匠斩刀术,百兵之王,能在我身上留下伤口,足以自傲。”

        雍武目光依旧风姿卓然,不带温度,但眼见的修士还能看到他眼底深处那一抹憔悴。

        嘴角不断溢血,连睁眼都似乎消耗了巨大力气的孟阳,不由惨笑起来。

        到了如此地步,还是引不出人类联盟那几个老家伙,还是

        “不过,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既然坏了规矩,自然要受到惩罚,三盟九国十二宗代表的生命只能用你的鲜血祭奠,孟阳,受死吧。”

        真火决第七重,崩山血手灭!

        没有给孟阳任何喘息的机会,雍武遒筋暴起,崩山血手,冲天涌下。

        那宛若天降的苍天之手,浩瀚奔腾,翻云覆雨,宛若万年蛮蛟苏醒一般。

        这一幕,令所有人不忍惋惜叹息,暗叫这般惊才艳艳的天骄就此陨落之际。

        人群中,傅天卓,纪峰,关书雪,以及那双目露出凶光,低吼连连的大黑,都从人群中冲出。这一刻他们要面对什么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想,他们只知道,要救孟阳,无论任何办法。

        然而,在真武意志笼罩之下,别说瞬移,想跑到快点都难以做到。

        而那苍天降下的血手,就这么向无力抵挡只能等死的孟阳拍去。

        “孟阳...”

        “孟兄...”

        “孟少爷...”

        凄厉的吼叫,尖锐的声线,在那轰鸣震响的血手面前,根本难以被人听到。

        数万明盘膝坐在乾元宗道场宫殿大厅,和殿外广场的弟子,都不忍去看玉简中的画面。

        座上,三位真武初期是长老,也是摇头连连,紧闭双眼,脸上浮现复杂的情绪。

        污头脏面的国脸大汉,也在这时紧咬牙齿,紧握拳头望着手中玉简。

        就连一旁目不转睛的青年,都忍不住捶胸大吼。

        “难倒,我孟阳就这么死了吗?。”

        “也罢,这世间至少还留下了我的故事...”

        “再见了,各位,我孟阳要睡一会儿。”

        睡尼玛,起来嗨...

        “是谁在说话?”

        “你个臭小子,老夫就是闭关一会,你就搞出如此动静,真让人不省心。”

        “饶,饶天煌?”

        “你呀,还好老夫心神不宁,早早醒来,不然得跟着你陪葬。”

        目露欣慰的饶天煌,忽然从白云中跳下,搓了搓手中银棍后,双目突然暴起惊人寒意。

        “好了,休息一会,身体交给我把。”

        “接下来,老夫帮你解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