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罗显神唐芊芊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334章 回,老拐村!

第334章 回,老拐村!

        我一个人就能没有顾虑的根除掉他!



        带上椛祈,反倒是不方便了。



        “好吧,姐夫你不能骗人,姐姐对我最好了,你如果骗我,她会不高兴的。”椛祈认认真真的看着我说道。



        “我从不……”



        眉头稍皱,我本来想,说自己从不撒谎。



        可事实上,自打来了靳阳,在各方中周旋,我最初能游刃下来的缘由……就是利用了信息差,撒了不知道多少个谎言。



        “我从没想过支开你,没有充足的人手,我没有把握,我还得提醒你一点,困住你姐姐的地方,那里的尸仙,化青了。”我这一句话说得很长,抹过了自己言语中的小漏洞,同样,和椛祈说了事态的严重性!



        椛祈显然被吓了一跳。



        不过,她旋即又正色起来。



        “放心吧,周家那群人,会卖命的。”她眼中透着狡黠。



        虽说椛祈玲珑小巧,但正应了那句话,人小鬼大。



        我没有多问她打算和细节。



        聊到这里,事情差不多都说定了。



        我让椛祈好好休息,明天,我们便各自去办事。



        而后,我进了自己房间。



        不知不觉,天色入了暮。



        我早早的便上床休息了。



        次日清晨五点,就在闹钟声中醒来。



        简单洗漱一番,我出了房间,正准备叫醒椛祈,和她再叮嘱两句,我便先行离开。



        可没想到,椛祈的房门居然开着,里边儿早就空空如也。



        我敲了敲门扇,洗手间也没传出来声音。



        进屋后,手在床单上轻按,淡淡的冰凉感,证明人已经起来很久了。



        微微摇头。



        椛祈,醒的比我早。



        她,走得也比我早。



        我离开了民宿,这附近,就有不少卖早点的,还有个市场。



        早餐吃了热气腾腾的包子稀饭,我便一头扎进市场。



        选这个地方住下,就是因为这市场的存在。



        这是靳阳最大的市场之一,我要买一些东西。



        约莫花费了半天时间,烈日当空,到了中午,我才背着一个背包,从市场出来。



        我买了不少东西。



        几乎整个市场的六年份以上公鸡,都被我扫空了,攒出来一个矿泉水瓶的鸡冠血。



        挑选了八头年份在五年以上的黑驴,取了驴蹄。



        又买了一条老黑狗,取了头尾血,又让人剔骨,用粉碎机打磨成粉。



        当然,我没忘买糯米粉。



        这段时间在靳阳,我大部分都在消耗自己身上的东西。



        本来老秦头走的突然,我很多东西都不全,早就没什么趁手的家伙式可用。



        再回了民宿,我将狗骨和糯米粉混合在一起,添加了一定比例的朱砂。



        至于那八个黑驴蹄子,我浸了一部分黑狗血。



        剩下的黑狗血,还有大用。



        本身黑驴蹄子带煞,加上狗血浸泡,会更凶!



        至于那瓶鸡冠血,里边儿装着的鸡尾翎,足够我用上好几次杀术。



        当然杀术伤魂,不能毫无节制,只能说有备无患。



        一切准备工作做完,东西我都只能放在背包了。



        收拾干净了民宿,没留下什么血迹,我才离开,叫了一辆车,朝着老拐村的方向前去。



        依旧是让车停在外边儿国道,我自己步行往老拐村走去。



        当我抵达村外的时候,又一次入了夜。



        并没有立即进村,我抬头眺望后山的方向。



        一眼看上去,后山就和以往一样,稀松平常。



        不过我心里头很清楚,平静只是表面,尸仙的雾,至少笼罩在山腰,甚至可能是整个后山了。



        我先在掌心的位置,沾了一点儿黑狗血,这才入了村内,朝着我和老秦头家的方向走去。



        夜一点儿都不深,结果村路上并没有什么行人。



        我稍加注意了一些村民的屋宅,灯光多是正常的,并没有挂白绫,或者白灯笼。



        这让我稍稍松口气。



        若是村里多白绫灯笼,就代表多了死人。



        一应正常,就还好。



        当我回到了家里后,院内还是保持着我先前离开的模样。



        我坐在堂屋,歇了口气,又去井里打了一瓢清冽的井水喝,人才算舒缓下来一些。



        不过,我精神是紧绷着的,不敢丝毫松缓。



        又去厨房,捯饬了一些吃的,填饱肚子后,我才离开院子,径直朝着余秀的住处走去。



        路途中,总算瞧见了几个村民。



        他们看到我后,只是低下头猛走,并没有靠近过来。



        我面色不改。



        手中的黑狗血,有一个作用。



        我分不清人神尸鬼,黑狗血却能分得清楚。



        我怕村里头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古怪和蹊跷,更怕尸仙再派下来什么东西。、



        但凡接近我的人,拍拍肩膀,是人是鬼是尸,自见分晓。



        十余分钟后,我到了余秀家外。



        周遭都是空寂无人的小院儿。



        余秀的家,同样充满了死寂和安静。



        往常一尘不染的院落,如今堆满了枯枝败叶……



        “老龚?”我拍了拍腰间挂着的夜壶。



        轻微的笃笃空响,老龚却并没有钻出来。



        皱眉,我脸色不太好看。



        自打前天,老龚吃掉了邬仲宽的人皮后,他就没清醒过。



        我想找到余秀,最大的凭借,还是老龚。



        现在老龚没醒,就是个麻烦。



        稍稍定了定神,我进了院子。



        脚下踩着的枯枝败叶,发出轻微的咯吱声。



        走到堂屋门口,我推门而入,屋内同样满是灰尘,风带起来的尘土吸进鼻翼里,我连着咳嗽。



        好半晌,才停歇下来。



        伸手,摸到了门旁的灯。



        余秀家的一切都很旧,饶是这灯,都是拉线的。



        啪嗒一声,钨丝灯昏黄的光挥洒出来,将整个屋子照的通透。



        简单的桌椅,四面墙边儿,摆着一些锄头,镰刀,簸箕,一类的东西。



        我进了余秀的房间,同样开了灯。



        屋子同样布满了灰尘。



        我先走到了床榻上,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床上。



        上一次,老龚是提过,余秀什么都没有。



        她和什么东西都无关。



        因此,我也没大注意余秀家里的东西。



        床榻上,倒是没找出来什么。



        又去打开了余秀放衣服的老式木衣柜。



        里边儿放着乱七八糟,大大小小的衣服,虽说挂的很整齐,但还是掩饰不住凌乱。



        一时半会儿,我还是没找出来什么有用的物件。



        心情,便有了抑制不住的烦躁。



        时间一点点过去,我基本上将余秀整个家里,都翻了一遍,就差掘地三尺了……



        东西是找了不少,可怎么看,都不像是余秀应该有的东西,而是她来村里之后,村里人零零散散给的。



        正当我准备将老龚强行弄醒时,鬼使神差的,我抬头看了一眼。



        我发现,余秀家的房顶,和村里其他房子的,不一样……



        正常瓦屋,都是房梁,然后能瞧见瓦顶内侧。



        余秀这房间,抬头瞧不见房梁,反倒是平整的木头,像是隔断了一个小阁楼……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