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罗显神唐芊芊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235章 中看不中用,银杆蜡枪头

第235章 中看不中用,银杆蜡枪头

        我不只是声音大,甚至还有飞溅而出的唾液,落在了余秀的发丝上。



        她眼神依旧空洞,没有任何情绪的波澜。



        摇头,她语气还是如常。



        “我不知道。”



        “不知道……”我眉心都郁结成了疙瘩。



        可余秀都这样说了,我还能问出来什么?



        天黑的余秀,知道的应该多一些。



        可大体和现在的余秀也没什么两样。



        就是天黑时,她好像帮我的更多一点,眼前天亮的余秀,对我没什么感觉。



        行为举动都很僵硬机械。



        “那你呢?还要留在村里吗?”我收起了杂乱的思绪,尽量将事情简单化了。



        既然余秀再三提醒我村里不能待下去。



        我一样得告诉她,这村子的危险。



        “要的,我不能走。”余秀点点头。



        “为什么?”我再问。



        “不知道。”余秀又摇头。



        我:“……”



        “刘寡妇死了,死人,要安葬,我要去帮忙了。”



        余秀这一句话,更让我瞳孔紧缩。



        刘寡妇是死了不假,可她家里还有老头。



        那老头凶的可怕。



        谁敢动刘寡妇的尸体?



        还有,这守村人当真是古怪。



        以前老人也说过,守村人会以最快的速度,知道哪家人有红白喜事,前去帮忙。



        “你不能去安葬刘寡妇。”



        我伸手,按住了余秀的肩头。



        余秀力气很大,我根本压不住,她还是转过身,朝着村路某个方向走去。



        我本来想追上余秀。



        可刚两步,脚步就停下来了。



        余秀空洞,而又坚韧。



        她好像做什么事情,没有目的,可又有着自己的目的。



        我根本就管不了她。



        而刘寡妇的死,老拐村的凶狠老头,我更不应该去插手……



        眼前,椛萤被困凶狱梦魇。



        这比任何事情,都要迫在眉睫!



        我得尽快帮她出来,而不是节外生枝。



        余秀的身影逐渐远去,消失在我视线中。



        我大约站了两三分钟,便毅然决然的关上了院门,匆匆朝着村口的方向走去。



        出村时,刚好有辆三轮车同时出村,村民我也认识,便搭了话,顺路让他拉我一截。



        至国道口后,村民放我下车,去了另外一个方向。



        我在路边拦车,许久之后,才拦到一辆车,前往靳阳。



        路途中,我联系了杨管事,问他唐全的情况。



        杨管事告诉我,一应事情都无碍。



        我又问了他,监管道场,以及鬼龛最近的动向。



        杨管事回答,说监管道场一应如旧,至于鬼龛,好像是有些不同寻常的地方,变得比以前活跃了许多。



        至于更多的,杨管事说不出来了。



        他问我,怎么会忽然问这些?是不是眼前的事情解决完了,要回靳阳了?



        我简单的嗯了一声。



        “太好了!我这就告诉老大!”杨管事话音是真的兴奋!



        简单又聊了几句,我差不多和杨管事交代了,我回靳阳后,会先去见唐全,然后才去见他们,不过,我不打算进隍司,那样太过张扬。



        杨管事全部答应,说可以在椛萤家门口碰面,刚好,也能在椛萤家中详聊。



        我刚平缓下来的心境,又因为椛萤这两个字波澜。



        而后,杨管事不偏不倚的又说了句:“听唐全身边那个椛家丫头说,你会带着椛萤一起回来,老大说了,会帮你们的忙,遮掩椛萤命数,你大可放心。”



        “不用了,她没来。”



        简单一句话,我挂断了电话。



        不停的深呼吸,重复了起码四五次,我才再一次平复心绪。



        给唐全发了一条短信,问他现在的住址。



        唐全近乎秒回我。



        不过他没多问什么,也没给我打过电话。



        进了靳阳城区后,我换了一辆车,径直朝着唐全发的地址而去。



        等到了之后,我才发现,这里是一片很静谧的别墅区。



        并非是平安里大街上,那些临街别墅,而是一个范围极大的小区。



        保安不让我进去,我只得再联系唐全。



        说了我在小区大门后,唐全一声不吭,电话就挂断了。



        差不多两三分钟,我便瞧见一个人影,一瘸一拐,却依旧快速,甚至有种健步如飞的感觉,朝着我走来。



        那不正是唐全吗?



        很快,他就沟通了保安开门。



        不过,唐全的满脸激动,又带着一丝疑惑不安。



        我知道他不安什么,疑惑什么。



        深吸一口气,我才道:“进去说。”



        唐全抿嘴,没有多言,带我往住处走去。



        他们住的独栋别墅,刚好在一个游泳池外。



        绿化环境很好,空气中都弥漫着淡淡的芳草香。



        进了院子,又进了别墅一楼。



        客厅里有一面很大的电视,正放着无聊的泡沫剧。



        沙发处,一个短发的女孩儿,正捧着一大包零食。



        不正是椛祈吗?



        “我还没来得及说……”唐全低声道。



        这时,椛祈一下子就回过头来。



        瞬间,她脸上笑靥如花。



        “罗显神!”



        起身,椛祈匆匆朝着我走来!



        不过,她脸上笑容,瞬间变得僵硬。



        因为从她的角度,能清晰瞧见我身后没人。



        “罗显神!”



        话音中没有喜悦了,反而带着一丝丝颤音。



        “我姐姐呢!”



        颤音变得极大,甚至是尖锐!



        三两步,椛祈就到了我面前,小脸迅速变得苍白,颇有种面如金纸的感觉!



        “问你话呢!我姐姐呢!?”



        “你把她留下来了!?”



        椛祈眼眶红了,一把就揪住了我衣领子!



        于椛祈来说,她和唐全离开大湘市避难。



        我应允了要保护好,并且带出来椛萤。



        虽说没将椛萤留在椛家,留给周家。



        但我却让她留在了老拐村后山……



        先前平复下来的情绪,再一次泛起了波澜。



        我满脸的复杂,满脸的愧疚。



        椛祈扬起手,就要一耳光抽下来。



        同时,她还骂道:“你这个窝囊废,你就是个渣……”



        她这一巴掌,并没有落下来。



        因为我抬起了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椛祈吃痛的闷哼了一声,用力挣扎。



        “下头男!你放开我,我非要大耳刮子抽你!我姐姐瞎了眼了,看上你这么个小白脸!”



        “中看不中用,银杆蜡枪头!”



        骂着骂着,椛祈眼睛忽闪一眨,眼泪唰的一下就长流。



        呜呜的哭声,止不住的从她口中传出。



        她也不挣扎了,一屁股便朝着地上坐下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