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罗显神唐芊芊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172章 能吗?

第172章 能吗?

        $我不得不承认,张轨这番话,有理有据。



        有句话说得好,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无形间,我同隍司的所有人都成了当局者,大家都过于聪明,倒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如果那时唐宿说出,张轨和魏有明之间还有亲疏关系,我们肯定会更警惕小心。



        说不定,领头那一缕魂不会散。



        即便领头本人没出来,那一缕魂好端端的,也不至于眼前这种棘手情况。



        当然,我这样想,都算是后话了。



        世上最没意义的事情,就是打马后炮,或者想后悔药。



        “张兄思维独到,我着实钦佩。”轻吁一口气,我回答。



        “呵呵,罗兄又言重了,我不过是就事论事,罗兄在城隍庙,隍司,监管中周旋,还能保全自身,才是我钦佩的地方。”张轨语气更诚恳。



        我们两人的话,难免有些在互捧。



        而后,张轨又问了我一件事,就是拿出来的那双鞋,放哪儿了?



        我稍顿,说在我朋友家里。



        那双鞋,我并没有交给黄叔,更没有让杨管事拿走。



        张轨这一提,其实我还有些后怕。



        那双鞋里边儿,会不会有魏有明更多的魂?



        单凭一双鞋,他可能什么都做不了,可如果当时给了杨管事,让领头那缕魂再穿上鞋,魏有明对他的控制恐怕会更深,甚至是魏有明那缕魂,也会更重!



        “回头,罗兄你带出来吧,寄身之物,能增强鬼的能力,算上你说的眼镜,死人衣,钢笔,一共有四样寄身之物了,简直是闻所未闻,刷新了我的认知。”



        张轨略感叹。



        他似是想起来什么一样,面色凝重了些,又道:“罗兄,我还得通知一些人,和我们到一个地方去守着,我怕找陈君,又直接遇到魏有明那缕魂,那就不是我们两人去捉伥鬼,而是自投罗网。”



        我嗯了一声,说:“鞋子回头交给张兄,你通知组织的人吧,我也正有此意。”



        听到我说组织这两个字。



        张轨的脸色,又增添了两分喜悦。



        他开始打电话,我则一言不发,看向窗外了。



        车流量很大,路面比先前更堵。



        一时间,思绪有些发空。



        事情接踵而至,一连接着一连。



        目前为止,我还不知道怎么对付孙卓和孙大海。



        隍司应该能找到孙大海的下落。



        可上一次,孙大海操控了椛萤姐姐,他没露面,我都吃了大亏。



        孙大海肯定还潜藏了什么手段……



        联想到他曾对我用寄命十二宫的夺命法子,其实我早该想到,他不简单的。



        孙卓很强,我拍马难及。



        孙大海又如此诡谲,我单独对付他的把握,一点儿也不高……



        想要茅有三出手,得让监管将孙卓除名。



        孙卓又是红衣道士,和韩鲊子一个等级!



        他在众目睽睽之下,颠倒了黑白,我当时都无法反驳,以后更难在这一点上扳倒他了。



        一时间,对于孙家的人……



        我也无从下手……



        那就只能救出来领头,先办冥坊的事儿,查我爸妈的事情。



        这还得提防孙卓对我动手……



        果然,实力说明了一切。



        老秦头的话是没错的,没有出阳神……我就不是孙卓对手……



        思绪至此,我脑袋就浮现出椛萤的面孔。



        天乙阳贵……滋补阳神之命……



        喉咙滚动一下,吞咽了一口唾液。



        我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随后,我重重一咬舌尖。



        刺痛,让我闷哼一声,旋即清醒。



        我暗骂自己是个混账。



        难道我是孙卓吗?要侵占别人的东西,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先前找徐暖,好歹是和徐家有恩,又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若我将主意打在椛萤身上,那我就是个奸诈的小人了。



        “罗兄?你怎么了?”张轨关切的问我。



        “没事……想到一些烦心事。”我哑声回答。



        “因为领头?看来,罗兄和领头的关系,不只是他救了你,隍司答应你的事情,应该不简单吧?你还没提这个呢。”



        “我说的事情,你一定要放在心上,隍司能给你的,鬼龛不但能给你,还能加倍!”张轨拍了拍胸脯。



        我:“……”



        真不知道,张轨是什么脑回路。



        我什么都没说,就是出个神,他居然将事情扯到了让我加入鬼龛上……



        我先前还松了口气,算是白松懈了。



        “罗兄,你对鬼龛,也很认可的吧?”



        “没有规矩约束,又有上边儿的庇护,可以在靳阳市横行无忌,不,不只是靳阳,你去了别的地方,更能感受到那种氛围。”



        “靳阳有个红衣道士,多多少少掣肘了我们一些。”



        我没开口,张轨反倒是更兴奋了。



        “张兄,实不相瞒,隍司答应了帮我调查父母死因,也有可能是下落,当年我罗家在靳阳也算如日中天,可一夜之间毁于一旦,这就是我一直没答应你的原因。”我语气很沉。



        张轨露出恍然之色,随即道:“没问题,鬼龛也能查!”



        我目光为难。



        “罗兄是不相信鬼龛的能力?”张轨蹙眉。



        “不是不信,而是事关重大,我身上,还有血海深仇,隍司为了我,敢算计监管道士,鬼龛,能吗?”



        这句话说完,我重重又吐了口浊气。



        被张轨步步紧逼,险些无可奈何的思维,乍然就有了突破口!



        是啊,如果他们能帮我调查出父母的死因,还能帮我对付孙卓。



        那加入他们,又何妨?!



        张轨瞳孔反倒是一缩,一时间,他反倒是没吭声了,眼中思索飞速。



        我又给张轨加重了一个砝码,低声道:“茅有三,也愿意帮我做事,而他那个人,你先前也知道,他想要我的命,我并没有答应茅有三。”



        “只不过,如果真走投无路,我还是只能选择他,因为他敢猎道。”



        “张兄,你未曾经历过我经历的一切。”



        “我这条命,没办法无拘无束,你们组织的教条,的确让我心向神往。”



        “奈何无缘。”



        再叹了一口气,我靠在了椅子上,闭上了眼。



        半晌后,张轨才哑声回答:“实在是没想到,罗兄身上交织了这么多事情,不过你说的没错,你的确无法自行决断什么。”



        “先抓到陈君吧,弄出进医院的办法,最好,再找到魏有明的那一缕魂。我会尽我的全力,让上头答应罗兄的条件,其实……调查身世是个小事儿,猎道……就是一个很敏感的事情了,道士倒是猎杀鬼龛的人,不过,我们都是能避则避,猎道……后果会很大……”



        张轨的语气很认真,还是想和我拉进关系。



        不过,我一直没再开口回答什么。



        只是闭目养神,让思绪更平复,不要紊乱。



        天,黑了。



        车停了下来。



        “到地方了。”瞿韦低声提示。



        我睁开了眼。



        张轨则推开车门,先下了车。



        他闭口不提刚才的事儿,神态略显得凝重。



        我随后下车。



        这是一个十字路口,四边都是三四层高的自建房。



        路边都是桂花树,月光下,细密的桂花散着幽幽白光,香味尤其浓烈。



        今天的月亮,又比前两天的丰满了一些,不再是弯钩,差不多有半个了。



        车缓缓驶离,张轨低声说了句:“人都在附近了,我发信号,就会接近我们,罗兄,你跟着我吧,这种拿人的经验,我比你多。”



        我没有提其他意见,低声说好。



        张轨径直走向右面街道。



        自建房的外貌,经过城乡统一规划,再加上睢化县成了区,基本上都统一了色调,更像是孙大海居住的那种老式小区。



        只不过,这还有些不一样,没有统一进入的单元楼。



        基本上都是从门脸入内,楼梯在房子内部。



        张轨停步到一栋四层楼外。



        这是个茶馆儿,噼噼啪啪的麻将碰撞声,吆喝声,甚至还有咒骂声,显得极其杂乱。



        从外往里看,更有种乌烟瘴气的感觉。



        先前胡江说地址的时候,就提过陈君租房子的地方,一楼开着茶馆儿。



        上边三层都是出租屋,陈君住在四楼尾巴上。



        张轨镇定自若的走进茶馆里边儿。



        我紧随其身后。



        腰间捆着帆布钱包,满脸雀斑的中年女人面含笑容的走上来,问我们喝什么茶。



        张轨瞥了中年女人一眼,淡淡说:“找人。”



        他神态很冷,活像是谁欠了他一大笔钱似的。



        再加上他本就死气沉沉的模样,更吓得中年女人不敢吱声。



        随后,张轨走上楼梯。



        我们没有任何阻碍的上了楼。



        楼道很简单,左右各有四个房间,门都紧闭着。



        四楼是半搭建的,以前应该是顶楼,加装了彩钢,弄成了简陋的出租屋。



        停在楼道出口,张轨稍稍一思索,才说了句:“罗兄,你左,我右?”



        胡江话说的不清楚,他说是四楼尾巴,可左右都有房间。



        “嗯。”



        点头答应,我往左边儿走去。



        张轨则径直走向右边。



        我抵达了左侧房门前,防盗门很劣质,看起来很薄。



        我稍一思索,并没有敲门,而是摸出来撬锁的铜片。



        快速划在门缝上,轻而易举开了门。



        我随后一推门,入目所视,是个半身赤条条的男人,坐在电视机前头,面色涨红的挥舞着手臂。



        他吓了一跳,回头瞪着我,满脸惊诧错愕。



        “你谁啊!?”



        “你忘记关门了,我提醒你一下。”我面不改色,沉声回答。



        随后,他眼中满是疑惑。



        我顺手关上门,扭头看向右边儿张轨。



        让我心里咯噔一下的是,右边儿空空如也……



        前一刻,我余光中还有张轨人影,这一刻,踪迹全无。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