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罗显神唐芊芊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86章 我不去!

第86章 我不去!

        我没走,没吭声,就是和黄叔对视。



        大约一两分钟,黄叔轻叹一声:“你身份特殊,多多少少椛萤和我说过一些,不合适同监管的人打上交道,在这里待一会儿,还是离开吧。”



        语罢,黄叔往外走去。



        他很快消失在城隍庙门口。



        司夜不见了。



        就和他每次鬼魅的出现一样,离开同样鬼魅。



        我扭过头看着城隍神像,心中的那股闷堵感变得更强。



        椛萤出事了。



        开始,隍司对她在意程度很强,还讲到了她身份特殊。



        可之后牵扯到祁家村,比烂尾楼还要厉害的乙类凶狱,就直接变了态度。



        毫不犹豫的选择明哲保身。



        黄叔虽然要管,但他也仅限于管瘟癀鬼,对于椛萤,就是一句凶多吉少……



        视线中,神像的色彩虽说斑斓,但透出的冰冷却极强。



        是个例,还是这一行的人都是如此?



        心如此冷漠,情如此淡薄?



        我闭上了眼,良久,才堪堪平复了情绪。



        再睁眼,我眼中只剩下冷漠。



        一个人可以是个例,人数多了,那就不是个例,是这一行的“行规”。



        对于黄叔,那种尊重长者的心态变少了。



        恐怕他对我的善意,还是源自于我帮了城隍庙,以及我潜在作用而已。



        走出城隍庙大门,我径直要往路上走。



        瞳孔却微微一缩,想到了一件事。



        转身,我从城隍庙旁侧走到了其末端,连接着山脚的位置。



        先前我和椛萤挖过的痕迹还在,快速刨开泥土,我挖出来了一个红白相间的夜壶。



        月亮不知道何时出来的,茭白的光撒在夜壶上,夜壶却多了很多锈蚀印记。



        缠在壶口的朱砂绳,几根覆盖过壶口表面,铜钱上依旧弥漫着血珠。



        我快速翻转过夜壶,将里边儿的泥土倒了出来。



        一时间,我微眯着眼,思绪更快。



        黄叔曾提醒过我,和鬼打交道,要谨防被鬼反噬。



        其实,我根本不算和无头女打过交道,只是老秦头安排,我对她一点儿都不了解。



        老龚是个很古怪的穷鬼。



        既操使了黄芩他男人,掏空了整个城中村的金钱。



        我遇到他后,他又说出来数次话,包括唐芊芊被抓,人算计我,鬼算计我……



        这些事情全都应验了!



        有句话叫做鬼话连篇,我不想听,就是怕被老龚绕进去。



        可眼前的情况,没有人能帮我。



        更没有人愿意管椛萤,是真让她自生自灭,自求多福……



        我不能不管。



        而老龚……如果能够加以控制,他再说出一些对我有利的信息,就能帮上我大忙!



        思绪落定,我拆掉了绑在夜壶口子上的朱砂绳,铜钱。



        淡淡的灰气萦绕在壶口。



        只不过,一时间很难成型。



        老龚被打散太多次数,再加上锁魂术干扰它凝聚,他的魂体极其虚弱。



        恐怕再过一段时间,就会变成游魂,即便是成型了,一样没有神志。



        我从兜里摸出来了一张人皮纸。



        将其展开后又折叠至四分之一大小,才开始叠纸人。



        很快,一个手臂高的纸人出现在我手中。



        我咬破食指,点了睛。



        再将纸人放在了夜壶旁边。



        猩红的眼珠,开始是死寂的,很快那些灰气萦绕在纸人身上。



        纸人忽然一颤,纸脑袋变了一个模样,不正是老龚皱巴巴的脸吗?



        他眼珠子没有先前那般活泛了,木然的转动,视线落至我身上。



        下一秒,他眼中都是惊悚,砰的一声,纸人脑袋一片灰气崩散,又成了死气沉沉的纸人。



        我眉头紧皱着。



        这老龚这么怕我?



        我什么话都没说,更没有任何举动,他就自己吓散了魂体?



        食指抹过纸人嘴唇位置,我明显感觉到吸扯,身体亏空了几分。



        再下一秒,老龚的头再一次取代了纸人头,他嘴角殷红,伸出舌头舔舐了两下。



        贼溜溜的眼珠子,盯着我不停的转动着。



        不过他眼眸深处,依旧是惊惶居多。



        我也清楚,老龚是在我手上吃亏太多次,才会这么怕。



        “我没恶意,是要找你帮忙,如果你能帮我,我就会放了你。”我语气平静。



        老龚没吱声,眼珠子依旧提溜转动,惊惶变成了狡诈的思考。



        这让我心头微沉。



        忽然,老龚皱巴巴的脑袋上,泌出了豆大的汗珠。



        鬼的汗水同样是阴气凝聚的,颜色发灰。



        下一秒,老龚嗖的一下钻进了夜壶中。



        夜壶一颤,表面的锈迹,竟然都恢复如初。



        我皱眉盯着夜壶底部。



        老龚缩在那里,纸人都被压扁了。



        他眼中的狡诈消失不见,惶恐比先前还浓郁!



        他是没身体,要是有的话,恐怕这会儿都汗流浃背了。



        并没有多言,直接将夜壶拴在我腰间,往路边的方向走去。



        冰凉,寒刺的感觉不停从腰间传来。



        夜壶更轻颤,老龚颤栗干巴的声音在我耳边回荡。



        “要死……要死……”



        “我不去!不去!”



        簌地一声,夜壶中探出一只纸手,朝着我腰间狠抓!



        我随手一道符封在了夜壶口子上。



        那手嗖地一下缩了回去,喊声消失不见。



        这符对鬼没有什么伤害,只有封禁作用。



        黄叔大致和我说过老龚,能看到人的气运,才能判断一些事情。



        可我却觉得,可能不仅仅是如此。



        他显然知道我要去干什么了,才会这么恐慌。



        现在他不答应我没关系,等到了祁家村,他要是再不答应我,我就把他喂了鬼。



        一转眼,我走到了路边。



        这地方没什么人烟,打不到车,只能朝着城里的方向走。



        跟随感依旧,这让我稍蹙眉。



        我和杨管事都已经沟通过了,他们还跟着我,又有什么意义?



        走了半小时左右,到了郊区稍微有人烟的地方,我打了一辆车,说了城南郊区的祁家村。



        那司机被吓了一跳,直接说不拉,车扬长而去。



        我皱眉,转念一想,祁家村闹鬼沸沸扬扬,而且过了那么多年,普通人里肯定传的更神乎其神。



        出租车司机都算是地头蛇,肯定不怎么愿意去。



        又拦了好几次车,还是没办法,我就只能给杨管事打电话,问他祁家村附近的地标性建筑。



        电话那边:“……”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