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罗显神唐芊芊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23章 穷死的

第23章 穷死的

        她不但在套话!还在勾起我的情绪!



        三言两语,就将我对孙大海一家的恨意完全勾了起来!



        不知觉间,我也透露了一些东西!



        椛萤转身看向江面,伸手,好像揽住了刮过的江风。



        她清幽的说:“我想帮你啊,可你想杀我,一时间,我倒是不敢靠近你了。”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我眉头蹙成了疙瘩。



        “不是说过了吗,我目的很大,你不一定行。”



        “帮我,对你有什么好处?”我质问。



        “我猜你猜到了,可你在明知故问。”椛萤轻声又道,好像成竹在胸。



        我眼皮狂跳的更凶,眼睑抑制不住的抽搐。



        老秦头除了教我九流术,还教过我为数不多的东西,就是对聪明美艳的女人避而远之。



        男人是百炼钢,某些女人却是化骨散。



        眼前这椛萤,是明确的缠上了我。



        而她抛出来的东西,更让我很难拒绝。



        譬如,更多孙卓的信息,怎么样抓孙大海,而不被发现!



        “手机给我。”椛萤伸出纤纤玉手。



        我沉默的递给她手机。



        她接过后,用屏幕那面冲着我脸上晃了晃,解锁后,才拨出一个号码。



        旋即,她身上有铃声响起。



        “还给你,这个东西,也给你。”



        除了手机,椛萤递给我的,还有一个小小的竹编锦囊。



        “抓到孙大海后,将他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就要立即打开它,否则的话,孙卓就会很快找到你。”



        “然后,无论你想对孙大海做什么,都先打给我。”



        “孙大海只是一个普通人,我相信,你的目标不只是他,还有孙卓。”



        ”另外,你放心,只有我能找到你,隍司其余人都不行,杨管事之所以要针对你,是因为他唯一的兄长,和你爸妈出门一趟回来后疯了,不过,你手头捏着你妈妈的鬼魂,那可是血怨,他一时半会儿根本不敢招惹你。”



        语罢,椛萤转身走下了厚叶沿阶草的斜坡。



        她上车后,车很快远去。



        半晌,我才消化掉所有信息。



        正想存下椛萤的号码,结果我发现她已经存了。



        再看一眼手中的竹编锦囊,一股股阴凉的气息浸透掌心。



        椛萤也是过阴人,学的一样是九流术。



        只不过九流术并不只是九种,老秦头说过,九在命数中代表着极限和最大。过阴命所学的一切术法,皆为九流!



        不知不觉间,天色入了暮。



        我拿出来兜里头塑料袋封好的鸟尸,抛入了葥江中。



        水花溅起,塑料袋飘在水面,朝着下游而去。



        ……



        回到唐家老宅时,天将将擦黑。



        木桌上摆着好几道菜,正冒着腾腾热气。



        唐全正坐在一旁抽烟,身下烟蒂堆得冒了尖儿。



        “少爷。”见了我,唐全立即站起身,好像有了主心骨似的。



        我点点头,喊了声唐叔。



        “刚做好饭菜,赶紧吃。”唐全示意我过去坐下。



        我的确饿了,过去坐下后,便拿起筷子夹菜。



        唐全没先吃饭,动筷时,还小心翼翼的瞟我脸。



        “唐叔不必奇怪,先前我给自己画敛妆了,回来之前卸掉,小心使得万年船。”



        唐全点点头,喉结滚动了一下,喃喃道:“四种九流术……”



        我笑了笑,倒没说这个,而是问他,事情打听的怎么样了?



        唐全手中筷子一紧,才慎重说:“真打听到不少东西。”



        “十来年前,村里头要修个跳广场舞的地方,选了一块荒宅。”



        “以前那宅子住着个五保户,他死后,房子一直空着,那次村里就把他的地征收了,铲平修广场。”



        “那人就是穷死的,他好像姓龚。”



        “可大家都穷,就那三瓜两枣的东西,依旧被瓜分了。”



        话音至此,唐全似有些紧张。



        点了根烟,他一口吸掉了小半截,才道:“少爷,你记得昨天有个女的,带了老村长喊我们搬走吧?”



        我点点头。



        “她家男人,同年病死了,当时她家也很穷,穷的买药钱都没有。”



        “可她男人死后,日子反倒是好过不少,甚至起了一座小楼,村里人闲言碎语不少,都说这女人想开了,钱就来得快了。”



        唐全吐了口浊气,掐灭烟头,略不安的说:“两件事情看上去没什么关联,和我家老宅也扯不上关系。”



        我让唐全不用太紧张,家里不会有事。



        唐全才稍稍镇定一些。



        我三两口扒完了剩下的饭菜,唐全起身去收拾碗筷。



        等唐全从厨房出来时,天早就黑透了。



        我让他回房间休息,听到什么响动,都不要出门。



        唐全点点头,一瘸一拐的进了房间。



        我回屋,取了几张普通黄纸,折叠成了一个齐人高的纸扎。



        给它点了睛,我才放进堂屋中。



        接着我拆掉堂屋以及院子门槛内外的朱砂绳和狗骨灰拆掉。



        一应事情作罢,余光能瞧见堂屋中的纸扎虽然安安静静的一动不动,可那双血眼,却好似活泛过来一样,提溜乱转。



        当我瞟得久了,它好像发现我了,又安静的一动不动。



        我回到东屋,静静躺在床上,合上了眼睛。



        我并没有睡觉,只是闭目养神。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了极为轻微的声响,是开门声,以及蹑手蹑脚的脚步。



        忽地睁开了眼,我眉心微微拧起。



        不太对劲。



        让唐全打探来的消息,让我初步判断,那个穷鬼老龚,就是夜壶里边的人头。



        唐家和村里死人,恐怕都是因为分了老龚仅剩的遗产。



        因此,我拆掉一应布置,折了纸人,是要请鬼出门的。



        这里不是它家,又有我这个打鬼的人,不止是唐全住着如坐针毡,它呆着一样心惶惶。



        等它这穷鬼走了,病鬼本就没进宅,更好解决。



        可鬼出门,应该是先有脚步,然后才是开门声……



        声音却倒过来了。



        那就是鬼没走,反倒是来了个“人”!



        蹑手蹑脚的脚步声正在靠近。



        我夜里掏坟,练就的听觉很灵敏。



        鬼的步伐是柳叶抚过地面,近乎无声响。



        缓缓的,我又闭上眼。



        几秒钟后,脚步声停在我的房间外边。



        芒刺感袭来,第六感告诉我,对方在透过窗户看我。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