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出阳神罗显神唐芊芊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6章 她会很高兴的

第6章 她会很高兴的

        当年”



        唐芊芊抿唇,低声说出始末。



        原来,



        当年我被舅舅收养后,她爸爸数次想见我,都被婉拒。



        舅舅说我刚接受现实,最好不要见家里人。



        唐全只能作罢,转而问舅舅何时去领我妈遗体,丧事时唐家得到场。



        舅舅回答的模棱两可,唐全就觉得不太对劲。



        拖了整整一年,我妈的尸体还在派出所,舅舅那里却传出我离家出走的讯息!



        没过多久,罗家产业全都被舅舅吞并。



        这栋别墅都被卖了好几次,买的人要么离奇上吊,要么就被吓疯了,说有鬼,因此得以保留下来。



        唐全也明白了,我多半被舅舅害了,他立马就去质问我舅舅,结果被打断一条腿,落下终生残疾!



        他无可奈何之下,只能给我爸妈立灵位祭拜。



        我家是凶宅,夜里冤魂不散,只有白天能进来。



        这些年,他腿脚不便,时常是唐芊芊来上香,换贡。



        听完一切,我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舅舅一直都在谋划我的命数,谋划我家的产业。



        唐全一个普通人,都遭受这无妄之灾!



        这时,唐芊芊小心翼翼地说:“显神哥哥,你先跟我回家吧,这里肯定不能住人的。”



        “还有,那个坏人知道你还活着,肯定会来害你的!”



        她口中的坏人,自然指的我舅舅了。



        良久,我才平复下来,哑声说:“走吧,去你家看看。”



        唐芊芊重重点头,“嗯!”了一声。



        走出别墅时,我又回头看了一眼“家”。



        夜空无星,弯月蒙着一层薄纱,别墅上弥漫着若有若无的灰气。



        二楼窗户虚掩着,层叠褶皱的窗帘间,好似有个人站在那里,正偷看着我们!



        我打了个冷噤,心中的哀伤却更重几分。



        别墅闹鬼,还能闹什么鬼呢?



        之所以要离开,是因为唐芊芊提醒了我最重要的一点。



        不能让舅舅发现我还活着!



        老秦头都说过,我没有出阳神,就夺不回一切。



        我既不是他们对手,他们又怎么会明知我没死,还放过我!?



        住在我家别墅,太过扎眼了。



        其实,若早知道徐家那个态度,我都不该去徐家的。



        一转眼就走到街口,橘色的路灯愈发晦暗。



        冰凉的小手忽而钻进我掌心里。



        “好冷啊……”唐芊芊稍稍靠紧我,睫毛微颤。



        我并没有挣开。



        于我来说,她还是那个小妹妹。



        只是我没有那股子少爷脾气了,她不黑了,模样也惹人怜爱。



        “我家里,好穷了,显神哥哥你不会嫌弃吧?”忽地,唐芊芊单薄柔弱了许多,一阵风都能吹走似的,细弱蚊吟地说:“爸爸断了腿,没办法挣钱,我已经在做暑工了,能补贴家用。”



        闻言,我内心涌出的是强烈的自责。



        如果唐全不去质问我舅舅,怎么会残疾?



        一样能过正常人的日子。



        “唐叔叔为罗家做了那么多,我不会嫌弃,更不会坐视不理的。”我满是歉意。



        “太好了,显神哥哥。”唐芊芊更喜悦,小手握着我更紧了。



        我回以温和的笑容。



        可不知为什么,她的手,捂不热。



        甚至,我也有种手脚冰凉的感觉,脑袋还阵阵晕厥。



        稍稍咬住舌尖,我才保持清醒。



        老头子死那天,我一夜未眠。



        次日操办丧事后,又去徐家等了一天一夜。



        现在有三天两夜没有合眼了。



        到了唐家,得好好睡一觉,再想想之后怎么做。



        好半晌,才拦下一辆出租车。



        上车后,司机问地址。



        唐芊芊小声回答:“浆洗街,三十三号。”



        “老兄,地址?”司机又催促的问了句,明显是唐芊芊声音太小,他没听到。



        “浆洗街,三十三号。”我复述了一遍。



        车上了路。



        本来想和唐芊芊聊几句,保持清醒。



        她却侧头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双手好似很冷一样,紧握着缩在腿间。



        刚才我去放行李,两人手就松开了。



        此刻,我困意居然又散了,除了隐隐头疼,精神很清醒。



        夜里头道路通畅,没多久就到了浆洗街。



        司机只是停在街口。



        我取行李箱时,唐芊芊小碎步走出去十几米了,我赶紧追上去。



        浆洗街算是老城街,水泥路都被踩得釉亮,两侧大都自建房,两三层居多。



        没有路灯,月光很薄弱,梧桐树歪歪扭扭的影子,像是张牙舞爪的恶鬼。



        唐芊芊停在街心一处旧平房前头,她笑着冲我招招手,扭头钻进门缝。



        我疾走追至门前,随后推门而入。



        酒臭味扑面而来!



        “谁?”沉闷粗哑的话音响起。



        钨丝灯的光线极为晦暗。



        右侧墙前靠着一张旧木桌,地面满是烟头。



        桌旁坐着个国字脸,鬓角花白,皮肤蜡黄粗糙,眼窝深陷的男人。



        他满是厚茧的手指将只剩下屁股的烟蒂压灭在桌上,浑浊泛黄的眼珠,警惕的盯着我!



        另一手猛地抄起椅子旁的扶拐,站起身来!



        他左腿是好的,右腿却呈现怪异的弯曲。



        一眼我就认出来,他就是唐全!



        当年,唐全给我爸开车,虽说是个司机,对比周围的人来讲,一样算是年轻有为,意气风发。



        仅仅过了十年,他年纪最多四十出头,却像是五六十岁的农村老头一样,邋遢,苍老。



        唐芊芊说家里穷。



        我能想象到困难,可没想到,居然这么困难?



        这哪儿是穷,分明是家徒四壁,穷困潦倒了。



        “唐叔,是我,显神。”我神色复杂,沉声说道。



        唐全愣住了。



        下一刹,他眼神变得愕然,呆滞!



        “小……小少爷?”他小心翼翼地试探。



        我再点点头。



        瞬间,他竟是泪眼纵横,激动得无以复加。



        “哈哈哈哈!小少爷!”



        “你没死!”



        他身体在颤抖,扶拐也在发颤,碰撞着地面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



        “老天有眼啊!”



        “天可怜见!让少爷您活了下来!”



        唐全太激动了,杵着扶拐,一步一咣当地走到我跟前,仔仔细细看着我,尤其是手脚。



        因为兴奋,浑浊的眼珠上布满了红血丝。



        “唐叔,我好着呢,四肢健全。”我笑了笑,让语气轻松了些:“你先坐下。”



        “是!是!快进屋,外边儿冷。”唐全伸手去关门。



        我又望了一眼屋内,还有三道门都紧闭着。



        唐芊芊怎么回家就进屋了?



        “芊芊呢?”我拉着行李箱往里走了几步,笑容满面地问。



        唐全刚关上门,身体忽地一僵。



        浑浊的红眼眶,竟蒙上一层水汽。



        他杵着拐,一瘸一瘸地回到椅子前,并没有坐下。



        手在兜里摸索出来了烟盒,抖出来一支后,夹在唇间,又来回在胸口,左右兜摸了数下,没有摸出来打火机。



        放弃了点烟,唐全颤巍巍地撑坐在椅子上。



        咣当,扶拐倒了。



        轻微的啪嗒声,烟落了地。



        “芊芊福薄,见不到小少爷了。”



        “可少爷您回来了,她会很高兴的。”唐全怔怔看着我,虽然在笑,但那笑容比哭还难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