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257章 出坟!

第257章 出坟!

        他这点头,这笑容,是很明显的赞许。



        其实先前,领头告诫过我,要将监管道场的事情靠后去办。



        他并不知道韩趋的事情,不晓得韩鲊子会连续欠我人情。



        虽说这些细节,他依旧不知道,但现在孙卓保护我,已经说明了很多东西。



        譬如,他肯定能清楚,孙卓是更想杀我!



        这样一来,他就能知道,我是在放饵了。



        远处,两道人影随即又隐没消失,他们并没有靠近我们丝毫。



        “呼……”



        领头长吐一口气,看向我道:“还真是有点儿危险,显神侄儿,你好像不确保他能出手,先前你有些走投无路,一时间倒让我觉得,是不是判断失误了。”



        我还是沉默了片刻,才说:“的确不确保,先前是韩鲊子在那里,他要展露自己,刚才如果要出事,他完全可以说,自己来不及出手。”



        “或许,是因为张栩……我只要了孙卓一人暗中保护,韩鲊子多加了一个张栩。”



        这话,我就没有隐瞒领头了。



        “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姜还是老的辣。”领头由衷感叹。



        继而他又深深看了我一眼,说:“不过,我还是疑惑,你把自己当成饵,就算张栩阴差阳错成了掣肘,孙卓要杀你,还是能杀的。”



        “用这样的方式,你想扳倒孙卓?”



        “是因为他出手,就会露出破绽?”



        “可如果他自己不出手呢?甚至,他先杀了张栩这个掣肘呢?”



        领头这番话,声音很小,他绿豆大点儿的眼睛,不住的四扫周围。



        他是确保了,旁边的人听不到。



        我脸色变了变。



        这的确是我忽略的地方。



        甚至我先前还认为,孙卓一旦出手,张栩可能都会改观。



        可如果……张栩被杀呢?



        冷汗簌簌落下,我深呼吸,保持心态镇定。



        “来不及,他要杀,就得先前动手,现在已经迟了。”我沉声说。



        “迟了?”领头微眯着眼,语态疑惑。



        “迟了,进了祁家村,就迟了,此后,孙卓只要动我分毫,他就要一败涂地。”我压低了话音回答。



        领头眼中的疑惑愈发多了。



        我目光瞄向罗壶的脑袋,以及地上的鬼婴。



        “先解决掉他们吧,放出母煞,我们差不多就能下山。”



        “母煞进宅,施瑜只能自求多福,不过我还是会找到施箐,将她送回施家。”我再开口道。



        我没有盲目的说,要进宅内,将施瑜喊出来。



        跟上我,是施瑜自身选择。



        这祁家村内,本身就危险遍布。



        他们是贪欲上头,进的邬府。



        那就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了。



        思绪间,领头也点点头。



        他摸出来两个极小极小,约莫大拇指一般的黄葫芦。



        葫芦上还各贴着一张符。



        撕扯下符,领头抖手掷向罗壶,以及那鬼婴。



        符纸触碰到他们的瞬间,他们的魂魄就陡然蜷缩起来,被符纸吸了进去。



        领头捡起来两枚符团,将其分别放入一个葫芦中。



        随后,我和领头的注意力,才到了墓碑后的那张符上。



        我正准备动手,没想到,领头的动作更快,直接就将那张符扯了下来!



        开始,静谧无声。



        下一秒,领头对我一个眼神示意,便快速朝着后方退去。



        我紧跟着领头步伐后退!



        两三个呼吸间,我们就退到了一簇竹丛后。



        大腿粗的毛竹,叶片割人。



        那坟,还是安安静静,没有丝毫变化。



        本能的,我心头就滋生了疑惑。



        难道是我们考虑的错了?



        这母煞还没醒?



        是我因为老妇的话,先入为主,多多少少,应该引动一下母煞!?



        “我过去看……”



        最后一个看字还没有出口,领头的手指就比在唇间,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我心头微凛。



        因为,



        眼前的大坟,开始变了……



        本身湿润发黑的坟土,冒出了一丝丝血色。



        粘稠的吧嗒声,像是有一双手,在拨弄泥土。



        很快,大坟右边儿,正对着小坟的洞那里,探出来一只手!



        一只苍白无血,更格外削瘦的女人手臂……



        竹林中,本身光线就弱。



        这会儿刮起来了风,让竹子摇曳摆动。



        这摆动间,月光便投落在了坟头上,更多的则凝聚在那手臂上。



        另一只手臂挤出来了。



        两只手用力的抓着坟土,又抠着前边儿的地面,不停的往外钻着……



        脏乱,满是污泥的头发。



        暗红布满,没有丝毫正常肤色的皮肤。



        尤其是一双眼珠,更红的瘆人。



        那女人半个身体钻出坟土后,她的速度就快多了,整个身体随后钻了出来。



        她怔怔的看着小坟,双手逐渐捧住了心口。



        颤抖的身体,绝望到狰狞的脸颊。



        一声刺耳的尖叫,她身体猛的往前一倾,随后用力一扫。



        头发,手臂,几乎成了残影。



        小坟上的桃木剑,全部被扫飞!



        坟头,平了……



        女人悲哀的哭泣声,在竹林中回荡不已。



        再下一刻,女人忽然猛地抬起腿来,狠狠朝着下方一踏!



        沉闷的声响,像是一块石板断裂。



        随后,女人扭过头来,她直愣愣的看着我们这个方向。



        正面看她的脸,那暗红色的皮肤上,丝毫布满了很多纹路,像是绒毛覆盖。



        猩红的眼珠,没有了正常人的情绪色彩。



        她瞧见了我们!



        明明躲着,可这竹子并没有遮挡视线的作用。



        领头的眼皮一直在痉挛,抽搐,额头上在泌出汗珠。



        他一动,都不敢动。



        直觉告诉我……



        这母煞,凶的可怕。



        恐怕和无头女,都不遑多让!



        思绪更多。



        那邬仲宽为什么会死?



        母煞是他妻子,旁边的小坟,葬着的阴胎,却被插了桃木剑。



        老龚吐了痰,咒骂野种!



        恐怕……不是阴胎难以超度,而是背叛!?



        邬仲宽杀死妻子腹中胎儿,导致一尸两命,形成了怨气冲天的母子煞!



        他镇压阴胎,让母煞更凶。



        从而又镇压了母煞?



        阴气导致祁家村的变化,他因此身死?



        我觉得,自己揣测的不准,恐怕也八九不离十了。



        而下一刻,那母煞的脑袋,忽而往后偏移,她耳朵轻微的颤动着,就像是在捕捉什么声音。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