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249章 山下坟冢

第249章 山下坟冢

        我没接话,微眯着眼,注视着那些“人”。



        不,是那些皮影鬼,消失在荒田中。



        施瑜的确在找施箐了。



        若是她找不到,事罢才是我去找,变相的,这算是给我减少麻烦。



        施瑜得罪的所有人中,不包括我。



        “领头,那边。”我抬手,指了一个方位。



        领头冷厉的视线,从施瑜身上挪开,他扫过其余人,眼神示意后,才朝着我所指着的方向走去。



        差不多到了位置,我们才下荒田。



        杂草割着脚踝,传来轻微的刺痛感,微风吹拂下,此起彼伏的草叶中,隐约露出一些残破不堪的坟包。



        老龚张大着嘴巴,用力地吸气,呼气。



        嘶,哈,斯,哈的声音,萦绕不断。



        我心头一直保持着谨慎,凝重。



        虽说我们同行人中,没有尸体,但是,媪是鬼物,上一次在我面前吃了那么大的亏,再见到我,恐怕不会那么容易善罢甘休。



        众人脚下匆匆,不过都保持着警惕。



        一转眼,荒田走了过半的距离。



        媪并没有出现,甚至没有出现的征兆。



        再继续往前走,众人都稍显放松。



        总算,我们抵达了一处位置。



        便是那情绪鬼老妇旁边的院落,也就是我上次和张轨等人进入这里时的落脚地。



        院落没什么变化,除了院门处的鸡血被我挖掉了,其余边角位置,还残留着猩红的血迹。



        祁家村阴气重,血都不会干涸。



        领头左右打量着,赶尸人马楼,鬼婆主事何羡量,以及捞尸人唐仃,同样四顾张望。



        还有两个下九流,则紧跟着领头,保持着不到半米距离。



        至于施瑜,她目光却看着左侧那院子。



        从这里能瞧见,左侧院门前杵着一个老妇,正张望着我们这边。



        “祁家村里会有白心鬼?”



        “不简单。”施瑜喃喃,语气中充满了兴趣。



        “我去把它收了。”朱禹低声道。



        老龚舔着嘴角,当即就露出鬼气森森的笑容。



        施瑜轻嗯了一声。



        我稍皱眉,倒不是怕他们去打扰老妇。



        情绪鬼,并非是看灰白黄黑血青这样的等级,影响的只是内心深处的情绪。



        就算我们全部过去,恐怕都不能对老妇做什么。



        “那个鬼很凶,我劝你们不要节外生枝。”我沉声开口。



        朱禹冷眼看我,显得很不满。



        施瑜却眉头一皱,若有所思。



        随即,朱禹沉声开口:“人没本事,需要被保护,才会觉得什么东西都很凶。”



        “再凶的白心鬼,还是个白心鬼,在我砍头刀的煞气前,只会被吓得崩溃。”



        我不说话了。



        好心提醒,成了狗咬吕洞宾。



        要是朱禹和施瑜引起什么变动,也是他们活该。



        我沉默,朱禹便像是占了上风一般,先露出怡然自得的表情,又小声问询施瑜,要不要过去?



        施瑜却摇了摇头,意思是算了,等我们祁家村的事情办完,又将施箐魂魄找出来再说。



        朱禹点点头,看我的眼神更加不满了。



        “哎哟哟。”



        老龚仰着脑袋,看着朱禹,不停的砸吧着嘴。



        吧嗒声很响亮,像是意有所指什么。



        我并未理睬老龚。



        这时,领头也看向了我,问我是不是要在这里先休息片刻,稍作商榷?



        我摇头说不用,正想继续带路,往村尾的方向走。



        没想到,旁边院子门口的老妇,竟慢吞吞的朝着我们这边走来。



        心跳,顿时落空半拍。



        那老妇的视线,是注视着我的。



        “坏菜……”



        老龚脸上的揶揄成了不安。



        我额间同样微微泌汗。



        只是,老妇过来了,我便不好走了。



        随着她越走越近,除了我,还有朱禹没后退,别的人,连带着领头都稍稍后退两步。



        朱禹还是瞧不起老妇是个白心鬼,而我……是心里头缺了一分底气。



        “娃娃,你又来了。”干哑苍老的话音,带着一分空寂,还有一分失望。



        “婆婆。”



        我低头,神态显得恭敬。



        “几十年了,呵呵,总是帮不了的,人没了娘,恐怕早就忘了娘,老婆子独处太久,总是异想天开。”



        老妇的话音变得哽咽起来。



        我脸色微变,再抬头看着老妇。



        她眼眶稍稍泛红,竟是要哭的征兆。



        身周的人都是下九流,身份地位不低,多少能看出来一些东西。



        我听到了马楼低声和何羡量说,得赶紧制住她!



        我立即抬起手,做了阻拦动作。



        深呼吸,又重重吐了口浊气,我才沉声道:“婆婆,不是不帮,是来不及,小子琐事缠身,您儿子的事情,我记得,下一次我进来,必然带来他,若是来不了人,也必然会带来他的消息!”



        老妇的眼眶,由红变白,恢复了怔怔。



        “谢谢。”老妇稍低头。



        而后,老妇凑近我耳边,低声絮语了几句。



        鬼说的,都算是鬼话。



        一般情况下,如果鬼话不想要别人听到,那别人是听不到的。



        老妇所言的内容,又让我心头微寒。



        她是叮嘱我,最近祁家村,多了两个新鬼,其中一个,是跟我进来的人,一颗头漫天飞,什么鬼都奈何他不得。



        另一个鬼,是浑身满是烂肉的婴灵,哀嚎着要找娘。



        除此之外,子时和丑时游荡的饿死鬼,变得更饥饿了。



        不过,他们不敢靠近天喜山。



        那里有个苦命人,好像醒来了。



        老妇语罢,便缓缓后退。



        回到了她家院门口。



        其余人看我的目光各有不同。



        这一次,饶是朱禹,都没了轻视。



        “她说了什么?”最先询问我的,是马楼。



        “没什么。”我淡淡回答。



        眼神和领头示意,我便迈步,朝着祁家村尾的方向走去。



        这期间,领头四扫其余人,那些人自不敢多言了。



        我晓得领头的意思。



        这里的危险,便不需要多言。



        只要确保领头没事即可。



        他肯定也会在关键时刻靠近我。



        步行期间,我看过手机,这会儿其实才上午十点半,距离饿死鬼游荡的子时,还有超过十二小时。



        祁家村并不大,十几分钟,经过两片竹林,便到了村尾。



        一片宽阔的空地,往前头是一座山。



        山体似是印章,矮小,却透着厚重。



        山脚下有一座坟。



        孤零零的坟包上,生满了芒草,牛筋草,白花鬼针这一系列的坟头草。



        山似大坟,大坟下,又有小坟。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