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248章 得罪所有人

第248章 得罪所有人

        我并没有搭理施瑜。



        老龚咧着嘴,笑得牙龈都露出来了。



        前边儿,女道士扭头瞥了一眼。



        一时间,杂乱的声音归于平息,老龚表现得一本正经,施瑜则是敢怒,但不敢表现出来。



        两侧的村屋不停的在视线中后退。



        很快,便到了一处位置,一条岔路处于往东的方位。



        韩鲊子径直走了过去,女道士随其身后。



        两人步入岔路后,就有丝丝缕缕的雾气弥漫着,他们的身影都逐渐扭曲……



        进入这祁家村外沿的鬼打墙两次了,我都没见过别人进去的情景……



        逐渐浓郁的雾气,萦绕在更为扭曲的人影身上。



        韩鲊子和女道士,好像不停的在走远……



        我瞳孔微缩,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我肯定没走远过。



        从鬼打墙出来时,我能瞧见很多脚印,都代表我在原地绕圈子。



        即便是走出去,也走不了多少距离。



        韩鲊子和女道士,却像是深入那条岔路了……



        我依稀想起来,当时我瞥了岔路深处一眼,感受到了古怪,没有胆量深入……



        是那报应鬼已经察觉到了威胁?



        韩鲊子,并没有进入鬼打墙?



        正当此时,领头忽然开口道:“外人都说,祁家村安全区域,是监管道场开辟出来的。”



        “可事实上,这里是蛰伏着一只报应鬼,让深村恶鬼无法出来,而报应鬼范围内的鬼,行事各有章法,再加上历年来被道士历练所打击,有凶性的已经少了很多。”



        “看韩道长的态度,先前说的话,他是要碰一碰那报应鬼?”



        “显神,看来你晓得其中门道。”



        领头显得目光灼灼。



        至于其余人,看我的眼神,便只剩下忌惮。



        以往隍司的普通下九流忌惮我,这些高手却不会。



        就连书婆婆,都没有近身保护我的态度了。



        “事关监管道场,我不能多说。领头见谅。”



        我话是刻意的客套,毕竟要给其余人看。



        大致,我也能揣测,领头估计已经猜到了什么。



        毕竟当时椛萤,都知道关于报应鬼的不少事情。



        “呵呵,等韩道长出来,我们把握就更大了,显神,你不断的给我惊喜。”



        领头语罢,又径直往前走去。



        他就像是曾来过这里似的,知晓前路。



        我多瞥了一眼老龚。



        计划就在眼前,我心头还是升起一缕复杂。



        要聚集那先生的魂魄,他残存在老龚身上这一缕魂,肯定是关键点,尸身则是招魂所用。



        那先生早就崩散成了游魂,凭借一缕意识,要召回所有残魂后,必然是用老龚本身的魂魄作为载体。



        那老龚就不再是老龚了,内里会被那先生所取代。



        微微吐了一口浊气。



        老龚的脑袋扭过来,狡黠的眼珠子看着我。



        随后,他眼神又是一抹谦恭。



        鬼的执念改变不易,可改变了,就不会再动摇。



        老龚这穷鬼,俨然成了我的忠仆。



        我收回视线,继续跟着领头往前走去。



        老龚又左看看,右瞧瞧,贼眉鼠眼,又带着一丝丝高傲。



        不多时,我们走出了村子外沿,到了深村和外围之间的那片荒田前。



        天空中的月,像是充满筋络血丝的无瞳眼珠,无情地注视着我们这些外来者。



        “往哪儿走?”



        领头的目光落至我身上。



        我微眯着眼,回忆着方向。



        按道理,我们要先去掘坟。



        这就是开门见山的办事儿。



        施瑜却时不时的瞥向我,她眼神中有不甘,又有一丝丝哀伤。



        我同样回视施瑜,沉声道:“我们有一件正事要办,这很重要,施箐的事情,我不但答应过你,更答应过椛萤,若是办不了,于施家没有交代,我对椛萤,同样无法交代。”



        “先前的事情,翻篇了,我罗显神是个言而有信的人,现今最好的做法,是我先办了正事,闹出来的动静,若是施箐察觉了,发现你们了,必然会过来。”



        “如果你觉得不同意,我就请领头,还有其余九流前辈在这里稍等,我们找出施箐魂魄后,你带着她离开。”



        “回头,我自行登门施家。”



        施瑜一愣,就像是没料到我会这样说一样。



        领头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一丝不喜。



        当然,这不喜并非针对我。



        至于其余人,神态稍稍受用了些。



        只有马楼对我的敌意还很重。



        “显神为人,施瑜若是你不放心,我便给他作保吧,不过,若是你执意坚持显神第二个方法,我便在这里等你们事罢。”领头看着施瑜,淡淡说道。



        施瑜神态显得阴晴不定起来。



        那朱禹则轻声耳语:“先找到小箐离开,这浑水,我们最好不要……”



        施瑜微眯着眼,冷视着朱禹。



        朱禹额头上见了汗。



        “无需领头发话,我知道事情轻重,监管道场的头子韩鲊子,还有你吴领头,都对罗显神如此,是能看得出来他为人的,他所言也不错,你们办事,我旁观,你们事罢,帮我一起找施箐。”



        “当然,我现在也会找。”施瑜语罢,她手袖一甩。



        从袖口中,便掉出去七八枚漆黑的薄片纸……



        每一张纸,都是精雕细琢的小人儿。



        当他们落地后,灰气便不停的萦绕着。



        纸片人儿随风摆动,竟扶摇滋长,形成了几个神态阴厉的人。



        或者说人,倒不如说是鬼。



        当头一个,赫然是隍司的纸扎匠许婪。



        方形的纸脸,显得极为阴翳,而他两枚眼珠,更是漆黑,又透着一丝丝猩红。



        许婪身后的其余鬼,装束各不相同,其中有鬼婆子,抬棺匠,甚至……还有一名装束和唐仃相仿的人,明显是缝尸人。



        领头微眯着眼,胖脸上多了一丝冷厉。



        至于马楼等人,才是真的阴晴不定了。



        许婪身后,那几个和马楼他们相关的九流鬼,似要移动身体。



        可就像是被什么无形的东西束缚了一眼,显得很痛苦,眼神继而又呆板起来。



        施瑜稍稍抬手,十指微动。



        我瞧见她指间似有无形的灰气。



        随后,她袖子中掉下来一张信纸,落地之前,簌的一下燃烧。



        火苗涌动中,灰气纷纷断裂。



        以许婪为首的鬼,摇摇晃晃的朝着荒田中涌去……



        “哼!”马楼一声冷哼。



        “施家玩弄皮影鬼,可玩到我唐家头上了,此番事罢,我也要登门,问你们一个交代!”唐仃丝毫不掩饰面上的怒气。



        至于何家鬼婆的主事何羡量,则幽幽看着施瑜,说了句:“控了一个鬼婆子魂魄事小,偷了死人信,又是何居心?何家鬼婆广收门徒,施家也要并入何家一脉吗?”



        ……



        这一眨眼,施瑜就得罪了场间所有人。



        她面色却不变,只是看向我,道:“罗显神,你可以做你的事儿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