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234章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第234章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具体哪儿不对劲,一时半会儿我又想不出来……



        夜色黑到了极点,血月隐入了云层中,是天快要亮了。



        老梁和八个纸人,抬着三口棺材,晃晃悠悠,起起伏伏的上了山。



        又等了几分钟,我觉得他们差不多走远了,这才从树后走出。



        那股不对劲的感觉,涌的越来越多。



        本能的,我仰头眺望山顶。



        让我额头上细汗密布的是,整个山顶,竟然都被青雾笼罩!



        这一幕太过恐怖,而且青雾,好像还有继续蔓延的架势……



        显而易见,陶人招出来的膏肓鬼,已经被尸仙解决了……



        不敢再停留,我匆匆朝着村子的方向走去。



        走着走着,我听到了吧嗒的声响,以及一股股焦糊的味道传来。



        循着声,低头瞥着夜壶口。



        老龚的脑袋,又一次钻了出来。



        他头上,朱砂绳,铜钱,正在不停的腐蚀!



        他眼中的深邃,赫然还是先前那先生。



        而且这一次,是双眼都是那先生,他的脑袋也完全恢复。



        只不过,这深邃的眼神,好似要支离破碎……



        “罗……显……神……”



        嘶哑的话音,又不是先前老龚那般惶恐了。



        我驻足,没有吭声,只是本能的,手中捏着一张符。



        “老夫,平生未曾受此屈辱?”



        “拼这一丝意识再次沉寂,也断要破开你这雕虫小技。”



        “然,你并不知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



        “老夫可同你合作一次,救出你那随行女子,你,要挖出老夫尸身,寻回老夫游离散魂,以这黄页穷鬼为祭,替老夫聚魂。”



        “祁家村的报应鬼,若你能带出来,亦可为你所用。”



        话音不只是嘶哑,还带着铿锵,以及一丝丝上位者的威严。



        不过下一秒,一切便烟消云散。



        他眼中的深邃没了。



        先是一瞬的茫然,随后老龚一个激灵,嘶,呼,嘶,呼的大口吸气,喘气。



        接着,他脸上露出劫后余生一般的笑容。



        我却还是盯着老龚的脸。



        先前那先生的话语,一直在我脑海中回荡不止……



        老龚的视线和我对视,眼珠子提溜转动了一圈儿,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爷?”



        我没吭声。



        老龚舔了舔嘴角,小声絮叨:“娘子没了,可以再换,您没脑袋的娘子,非要留下椛家小娘子,您是不好解决的……”



        “听人劝,吃饱饭。”



        “不听老龚言,吃亏在眼前呐。”



        絮语,又成了苦口婆心。



        “你是想做老龚,还是想当人的载体?”



        “那人很乐意要帮我的忙,如果你不乐意,我不介意换一个人来。”



        我语气变得极度冷漠。



        老龚脸色顿时一僵,眼珠子一转,似是目光都凝滞了一样。



        “爷……您说什么?”



        “我先前觉得,意识像是迟钝了一样,好像又被什么东西支配了……”



        “小娘子怎么没出来?”



        老龚眼珠子都瞪得圆溜。



        “爷,您不能一个人跑了啊!小娘子跟你离家,又流落荒山,若你不管,简直凄婉之至!凄婉之至!”



        老龚这话音,都像是在鬼哭狼嚎,就像我真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一般。



        心中的烦闷不减。



        倒也没多厌恶老龚。



        这就是鬼的特性而已。



        我再迈步,一直往村里走。



        不知不觉间,老龚的嚎声停止了。



        不知不觉间,夜色被白茫茫的天所取代。



        村路上偶有村民行色匆匆,背着锄头,镰刀,是去地里干活儿。



        等我回到家里时,院中显得极其空荡。



        先前一直八个纸扎人杵在那里,看习惯了,纸扎人没了,反倒是有些突兀。



        地面歪七扭八的倒着几张雷击木符,最中心的位置,静静躺着一枚陶制罗盘。



        我去捡起来了雷击木符,又将陶制罗盘收起来。



        冷不丁的,我忽然就想清楚,问题出在哪儿了。



        还是尸仙!



        还是八个纸扎人!



        尸仙本身就是残念,是极其呆滞的。



        我们将她惊醒,她才会有一系列的反应。



        她认出了我,才没有继续伤我。



        一个思维这么迟钝,滞带的残念,又怎么可能弄出那么精密的计划。



        甚至,她提前计划了三口棺材,用来装邵嗣,陵道人,以及何长吏的尸身。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尸鬼能做到的。



        简直就是未卜先知!



        是暗中有一只手,悄无声息的在拨弄。



        想要将我送上山……



        冷,不是简单的冷,是整个人完全被包裹住,感觉独处于深渊中的冷……



        老拐村……还有人!



        一个想要置我于死地的人!



        而且,还是一个阴冷如同毒蛇的人……



        “咚咚。”



        敲门声让我一个激灵。



        我猛地回过头,声音很重。



        “谁!?”



        入目所视,不正是余秀吗?



        她神色极其空洞,呆呆的看着我。



        稍稍松了口气。



        原来是余秀……



        可我随即又提起来了一口气……



        为什么又是余秀?



        她又来找我,是为了什么?



        站起身,我走到了门前,和余秀对视。



        余秀稍稍仰起头,视线正对着我。



        “她说,让你不要再进村。“余秀语气空洞。



        “她,是谁?”我眼皮抑制不住的微跳。



        “她……”余秀低头,似是看地面,可她的眼神,又像是在看自己的胸口。



        “她,我。”余秀食指点了点自己胸口。



        我额头上又泌出了汗珠。



        她?



        余秀?



        是夜晚的余秀,通过某种办法,告诉的白天的余秀?



        先前我就知晓,余秀白天和黑夜的表现是不一样的。



        椛萤也说过,余秀丢了魂。



        甚至老龚也还说过,余秀家里,什么东西都不属于她。



        因此,老龚无法感应余秀任何事情。



        “那你,又是谁?”我呼吸变得粗重,声音也沙哑起来。



        “我……”



        余秀再抬起头,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



        一时间,我反倒是不知道怎么说,怎么问是好了。



        余秀当真邪门,问题当真很大。



        可她从始至终,并没有坑害过我,反倒是不停的提醒我一些问题。



        为什么她非要帮我呢?



        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老拐村?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立即脱口而出,并且声音极大!



        “你为什么会来老拐村?!”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