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230章 鬼话连篇

第230章 鬼话连篇

        随后他消失在过道处……



        不过,我注意到墙面上掠过了一道影子。



        那影子极其臃肿,高大!



        完全不似何长吏本身的模样……



        一种说不出的冷意侵蚀着我身体。



        何长吏的脚步声也消失了。



        那股不适感没有消失,变得更为浓郁……



        影子就是本身真我。



        尸失去了魂,便没了影子。



        何长吏的影子……不是他……



        其实,何长吏也死了……



        只不过,他不是被尸仙所杀。



        他是养鬼之人,和鬼龛的赵希相差无几,将鬼养在自己身体里。



        是过分借用了其鬼的本事,才会被反噬,连身体皮囊都易主了……



        还没有找到椛萤,可我心态却有些崩了。



        进来三人,这么快,就只剩下一个陵道人……



        椛萤真没事吗?



        鬼使神差的,我扭头瞥了一眼。



        那女人的雕塑,本身神情冷漠的俯视,可她的眼神,好像稍稍上移了一些,成了盯着我看。



        身上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我感觉,这东西也诡异的很,不敢再在原地驻足,匆匆刚走出大屋门。



        又是一道小院。



        和大屋前边儿的布局相仿。



        后方的通道也相仿……



        芒刺在背的感觉一直存在着。



        当我走出那条通道之后,往右两步,没有后背正对着通道,被注视的感觉才算是消失……



        心咚咚直跳,我再看四周环境。



        眼前,有一片桃林。



        不过桃林区分成了两片,中间是一道空隙的路,大约十几二十米后,又是一道拱桥,拱桥下有水流淌。



        再往前,便是一个高大的堂屋!



        隐隐约约,我能瞧见堂屋中的布局。



        一口赤红色的大棺!



        棺材上还是悬浮着某种东西,让我心神极其不宁。



        距离太远了,我看不清,那是不是婚书……



        直觉告诉我,如果是婚书,是不是拿起它?就算是破开了梦魇?



        只是,都走到这里了,我还是没瞧见椛萤……



        难道是我选错了方向?



        当时从那房间出来后,如果走相反的位置……应该就不会走到这里了?



        椛萤,有没有可能在另一头?



        正当我心头犹豫,要不要原路返回的时候。



        入目所视,那高大的堂屋中,一道人影掠过!



        还是因为距离,我没看清楚那人影的模样!



        心,又一次咚咚直跳。



        邵嗣,陵道人,尸仙,以及何长吏我都见过了。



        还有人影……那就只有可能是椛萤了!



        心头一块大石落地,我匆匆穿过桃林,走过拱桥,朝着大堂屋走去。



        那大堂屋,还有赤红色的棺材,就和我梦境中的一模一样了。



        只是堂屋外边儿略有不同。



        顷刻间,我走至大堂屋里头。



        屋中极其典雅,两张太师椅,中间是茶案,两侧摆着柜子,里边儿是各式各样的摆件。



        赤红色的棺材,极其吸引人视线。



        而浮在棺材表面的,却不是婚书……



        是一张符!



        符文极其古怪,字体更为抽象。



        唯独我能直接认出来的,就是符中心写着几个字。



        后土,齐莜莜。



        冷不丁的,我眼皮又跳了跳。



        本能的直觉告诉我,这张符不能轻易触碰。



        四扫屋内,先前的人影却消失不见了……



        因为尸仙已经被引走了,我畏惧感其实少了很多,沉声,我喊了一声:“椛萤!”



        随之,就听到轻微的回应。



        不过,并非是答应我,喊我名字。



        而是:“嘘……”



        这嘘声……我一下子就分辨出来,是椛萤的!



        声音传来的方向……应该是房梁?



        本能的我想要抬头,可身体又瞬间僵硬



        椛萤在房梁上,那她必然是早就看见了我。



        那先前为什么没有反应,没有下来,而是等我喊她了,她才有这样微弱的回应?



        这里头有问题!



        是因为这大堂屋中,还有别的危险,椛萤才潜藏身形?



        想清楚这一切的瞬间。



        我没有再抬头了,身体每一寸都格外紧绷。



        “咳……咳……咳咳……”



        断断续续的咳嗽声,从屋外传来。



        陌生中,隐约又带着一丝丝熟悉。



        这怎么像是“何长吏”的咳嗽声?



        他明明走了啊?



        他没走,实际上又跟着我回来了?



        不……我还是觉得不对劲。



        如果是跟着我回来,那椛萤先前没有必要躲在房梁上才对,她也不知道何长吏跟着我……



        我觉得思维不够用了。



        “显神小友。”略显沉闷的话音入耳。



        我肩头被拍了两下。



        心里咯噔了一下。



        不过,我没有回头……



        身后的确是何长吏,不过,声音显得很空寂,轻飘飘的。



        先前何长吏虽然走路不带声儿,但他语态很“实”。



        这种实,是真实,只有实质形体的人,或者尸,才能发出实声。



        我是丢了心眼,难辨人神尸鬼不假。



        可何长吏前后的对比太明显,我要是还分辨不出来,就不是心眼的问题,而是头的问题了。



        “显神小友?”何长吏又喊了一声,语气稍沉:“邵兄死了,陵道人脖子被拉了一半,忽然有铜锣声响彻,影响了尸仙,让陵道人幸免于难。”



        “我趁机躲藏了起来。”



        “而陵道人则跑了,应该是去找锣声了。”



        “我揣测锣声是你发出的,没想到,你居然走到了这里来。”



        “你是尾随我们进来的?还是通过其他方式?”



        “你可有出去的办法?”



        接连不断的话语入耳。



        那空寂感,逐渐变得真实起来。



        是何长吏鬼话连篇,潜移默化的让我鬼迷心窍……



        稍稍咬了一下舌尖,我没有吭声,还是没回头。



        “对……先前那个椛家的小姑娘也进来了,哎,她运气极差,直接被尸仙拔掉了头颅,我们得尽快出去,陵道人离开时,尸仙还是追了上去,他肯定必死无疑,这一眨眼,活下来的就我们两人了。”



        何长吏的话音,靡靡入耳,又像是重音,不停的回荡着。



        若非之前椛萤的嘘声,我恐怕都抵御不住,真的被鬼迷窍。



        “显神小友?”



        何长吏再喊了我一声。



        我还是没理会何长吏,不过,我手缓缓地摸在兜里,捏住了一张符。



        三盏火护身,鬼从背后搭话,不回头的话,鬼是很难对人做什么的,最多也就是惊吓。



        可我总不能一直这样僵持着。



        必须得有个取舍!



        手心发汗,身体绷得更紧,我正打算回头!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