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221章 大阴正午鬼

第221章 大阴正午鬼

        思绪纠结,却想不出答案。



        我和椛萤只能先从刘寡妇家离开。



        本来商定了要去余秀那里看看,昨晚上的事情着实令人猝不及防。



        因此,我们直接回了院子。



        路途中发生了个插曲儿。



        靠近我家位置的村路中央,杵着个膀大腰圆的汉子,深秋的天,还是一身短袖单衣,脑袋锃光瓦亮。



        他满脸怒气冲冲,提着一把寒光毕现的杀猪刀,在路上咒骂。



        “哪个挨千刀的砸碎,他妈的乱下药!”



        “老子逮着你!非要把你剁成精肉!”



        那汉子是村里杀猪的。



        他脚边有一只黑狗。



        肥硕的身体,光亮的皮毛,可其嘴巴张开,舌头吐出来,四肢僵硬,眼窝也微微凹陷,显然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莫名的,我心跳有些紊乱。



        忽地想到村长说,村里大部分放养的狗都被毒死了。



        开始我没觉得有什么。



        因为下老鼠药,猫狗被毒死的事情时常都有发生。



        现在瞧见那只黑狗,我冷不丁就想到,狗眼是能见鬼的,黑狗尤甚!



        甚至可以辟邪!



        杀狗,是为了让尸鬼能自由行走在村内?而不受影响?



        我正思索间,那杀猪的汉子猛地抬起刀,刀尖直对着我脸!



        “姓罗的!你搞死人行当的,要狗骨狗血,是你下的药?”



        我脸色微变。



        椛萤眸中则闪过一丝愠怒。



        “和我无关,我就是在想,是谁会这么恶毒。”我沉声回答,并没有因为杀猪匠语气不好而动怒。



        农村人养狗,等于养了一个看门的,算半个家里人。



        真要争执起来,没什么好处。



        杀猪匠眼中透着浓郁的狐疑。



        我没有多言,带着椛萤和他擦身而过。



        几分钟后,便到了我家院门前。



        初阳还未曾出现,天空是白蒙蒙的。



        推门进屋,院内除了纸人,空无一人。



        看来邵嗣和陵道人还没睡醒。



        椛萤询问的看我一眼,又看看老秦头的房门。



        我稍思索一瞬,便让她先回房间休息会儿,自己则进了厨房。



        将就着家里的东西,煮了一大锅粥,又弄了点儿小菜,端去堂屋。



        我才瞧见椛萤没睡,坐在堂屋桌旁。



        “天正亮着,该说的都说了,咱们还能去休息。”椛萤小声解释道。



        我勉强笑了笑。



        这个点,阳光都洒落进了院内。



        我没再顾虑,准备去叫醒邵嗣。



        没想到,我手还没落在门上,屋门被打开,邵嗣神清气爽的走了出来。



        “哦,显神小友刚回来?还是刚休息好?”



        显然,邵嗣不晓得我昨晚一夜未归。



        “晚辈有要事要告诉邵老先生和陵道人。”我稍稍抱拳,谨慎说道。



        邵嗣微眯着眼,他直接走到陵道人房门口敲门。



        很快,三人进了堂屋。



        椛萤都帮我们都盛了粥饭。



        一边吃东西,我一边说了昨晚上遭遇的一切。



        视线一直落在陵道人身上,我稍稍一顿,继而又道:“村长说的怪事,我开始觉得,都不算什么事儿……”



        “可现在看来,刘寡妇被杀了,那个老头正午杀人,白天又消失,诡谲而又怪异。”



        “村里头的狗被毒死,可能和狗眼能见尸鬼有关……”



        “还有……我觉得打棺材的老梁也有问题。”



        “三口棺材……好像意有所指,是准备给我们的……”



        语罢。



        陵道人和邵嗣都一言不发,两人眼神格外慎重。



        片刻后,邵嗣才摇摇头说:“正午杀人,虽说罕见,但不是绝无仅有。午时正刻,大阴之时,阳极必阴,那段时间尽管很短,可只要尸鬼够凶,还是能做一点儿事情。”



        “杀狗,也和鬼有关,可不知道这两件事情有什么关联。”



        “至于你说棺材……”



        邵嗣又沉默了几秒钟,才说:“我们四个人,谁准备三口棺材?这件事情,应该和前两件无关,只是巧合。”



        邵嗣这番解释,让陵道人点点头。



        继而,陵道人沉声又道:“无需多担忧,正午鬼,并非无法对付。而尸鬼想横行老拐村而杀狗,便代表着这鬼也不是太凶,否则的话,就算被狗瞧见了,吠叫两声又怎么样?”



        他们两人的话,各有其道理。



        桌旁的椛萤也微微点头。



        这时,邵嗣咳嗽了一声,又道:“怪事频出,才应该是这老拐村的常态,否则能死阴阳先生的地方,还正常无比,那就太古怪了。”



        “我们的目的是棺材山。”



        “老拐村的这些怪事都不算太麻烦,不用去管,更不需要插手,免得打乱我们计划。”



        “显神小友,你认为如何?”



        最后,邵嗣的目光落至我身上。



        我沉默两秒钟,明白了他们的意思。



        事不关己便高高挂起,不沾身不搭理,以免节外生枝。



        “邵老言之有理。”我稍稍拱手,沉声回答。



        只不过,心中隐约还有些不适。



        余光忽然又瞧见房梁处有一张崭新的蛛网,约莫婴儿巴掌大小的蜘蛛蛰伏在网中,似是在等猎物自投罗网。



        冷不丁的,我冒出一个念头。



        老头会找上我们吗?



        “显神小友,你先和椛萤姑娘去休息吧,今夜上棺材山,恐怕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邵嗣打断了我的思绪,他语态虽凝重,但脸上多少挂着一丝笑容。



        我稍稍被打消了一些担忧。



        一个阴术先生,一个道士,老头再凶,又能做什么?



        况且,昨夜有刘寡妇帮忙掩饰,应该没大碍。



        同椛萤各自回房间休息。



        昨夜精神高度紧张,我近乎是倒头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很沉,等我醒来时,都下午四五点了,日头又开始西下。



        刚推门出房间,刚好另一侧椛萤同步推开房门。



        两人相视一眼,微微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邵嗣住的老秦头房门,以及陵道人住的屋门都是开着的。



        一眼就瞧见屋中没有人。



        堂屋里空空荡荡,同样没人。



        心里随即升起疑惑。



        陵道人和邵嗣去哪儿了?



        先前他们才说过,不会管老拐村的“怪事”。



        此刻能去什么地方?



        棺材山?



        我摸出来手机,正准备联系邵嗣。



        笃笃的敲门声却在院内回荡。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