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220章 楼道听曲

第220章 楼道听曲

        我眉心紧蹙着,沉声又道。



        “刘姨,你不像是困了的样子。”



        刘寡妇慌乱更重,她话音怯弱,似是哀求。



        “我真的困了……这么晚,你们赶紧回去休息……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行吗?”



        鬼使神差的,我视线稍稍上移。



        本身刘寡妇不高,视线越过她头顶,顿就看出来一丝不对劲。



        屋内阴影中站着一个人……



        可能因为角度和光线问题,我瞧不清那人模样。



        这就是刘寡妇的姘头?



        事情差不多盖棺定论了。



        一时间,我心里涌起强烈的不适感。



        本来,我现在该转身走了。



        饶是老秦头念想被夺,我也不能怎么样,总不可能杀人吧?



        只是以后刘寡妇的事情,没有必要去管了。



        可偏偏这时,老龚的脑袋猛地跃起,砰的一下撞在门上!



        刘寡妇一声惊呼,蹬蹬往后退了数步!



        房门完全打开,月光投入晦暗的屋内。



        入目所视的一幕,却让我心跳落空半拍。



        椛萤同样惊呼一声,捂住了嘴巴!



        彻骨的冰凉,钻进四肢百骸。



        屋中赫然站着一个瘦小的女人,她穿着一身秀禾服,盘着头,化着一脸艳丽的浓妆。



        可她整个人极其冰冷。



        粉底掩饰不住皮肤的苍白,嘴巴因为脱水而微微张开,甚至能瞧见牙齿。



        这不正是刘寡妇吗?



        “死了?”



        椛萤神态极其不安。



        我眼皮抑制不住的狂跳,却没有回答椛萤。



        迈步走至刘寡妇跟前,我探手试了试她鼻息。



        刘寡妇早就死透了,没有丝毫的呼气,还溢散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尸臭……



        “谁杀了她?”



        一时间,我胸腔涌上一股浓烈的闷堵。



        椛萤的不安愈发浓郁,摇了摇头。



        老龚的脑袋悬在夜壶上,砸吧着嘴巴,一副心疼无比的神色。



        随后,他脑袋转了一百八十度,直愣愣的盯着后方。



        我又打了个寒噤,才反应过来一点。



        眼前的是刘寡妇尸体,那先前我们瞧见的刘寡妇,不就是鬼吗?



        这两天她唱戏,就是鬼唱戏!



        刘寡妇不想我进来,是不想让我看到她的尸体!



        猛地回过头,顺着老龚视线看去。



        门口两侧空空如也,半个鬼影子都瞧不见。



        “跑了。”我哑声开口。



        椛萤神情变得紧绷,翻手便摸出一只竹编老鼠,食指塞至其尖嘴处。



        她就要催动荻鼠寻踪。



        可下一瞬,“咴儿咴儿”的干咳声响起!



        那咳嗽声并非病鬼病恹恹的咳,倒像是个糟老头子,很是苍老。



        声音由远及近,像是咳嗽的人,从院门进了院内。



        椛萤脸色微变,瞬的收起了竹编老鼠,眼神满是不安。



        “老头……王斌年……”她话音小的细弱蚊吟。



        我背后瞬间被冷汗浸满,心头更骇然!



        老头……



        椛萤逼问过王斌年养的那只鬼。



        那只鬼就说过……王斌年是被一个老头杀的!



        我当时一直认为,是王斌年得罪了人。



        现在看来……老头居然和刘寡妇有关?



        那刘寡妇,也是被他杀了?



        我思绪快若闪电,咴儿咴儿的咳嗽声,又响了两次。



        甚至,我还听见了脚步声,似是老头在上楼。



        椛萤眼中愈发紧张,她薄唇微动,唇语问我怎么办?老头恐怕很凶……



        我浑身紧绷着,手指间捏着薄薄两枚剃头刀。



        眼神给椛萤示意,让她站在刘寡妇的尸体后边儿。



        她更为不安,却还是听我的去做。



        我轻身提气,三两步,便到了屋门右侧。



        老头正午杀王斌年,还将其大卸八块。



        绝对是个狠人!



        而且,他为了刘寡妇杀人,时候又杀了刘寡妇。



        那就不只是狠,甚至是个变态了。



        我没有对付他的把握,这种情况,最好用的其实是更锣。



        可椛萤在我身旁,就容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只能先交手,试探他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脚步声愈发的近,是人已经上了二楼,正逐渐接近房门。



        我不敢探头出去看,那样肯定会暴露身影,只能静静的蛰伏等待。



        几秒钟左右,我先瞧见了半个身影。



        之所以是半个,是因为他刚走到我视线能瞧见的位置时,忽然止步不前了。



        随后他竟转过身,往前两步,站在楼道边缘。



        背影正对着屋门,他视线应该是俯瞰院内。



        这种距离,如果我忽然暴起杀人,他躲掉的概率性极低!



        只不过……他为什么会忽然有这个动作?



        察觉到屋内不对劲,故意露出破绽,引蛇出洞?



        我刚想到这里。



        下一秒,咿咿呀呀的唱腔声响起。



        哀婉,又透着一股清冽。



        声音格外熟悉,不正是刘寡妇的声调吗?



        从背影都能瞧见,老头的脑袋在微微晃动,像是心满意足的欣赏似的。



        恶寒的感觉更浓郁了。



        这是什么样的心态。



        先杀了人,再将其当做玩物一样赏弄?



        我内心中天人交战,想要直接冲出去动手!



        可直觉又告诉我……好像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视线注意着老头的背影举动,余光瞟了一眼刘寡妇的尸体。



        椛萤并没有探出头,从我的角度,看不见她身影。



        刘寡妇僵硬的死人脸,嘴角好像微微勾起,似是在笑一般。



        院内的戏腔从凄婉,变得尖利,好似曲至酣处。



        咴儿咴儿的咳嗽声,以及鼓掌声响起!



        夹杂其中,是干哑的喝彩声。



        时间……就这么一点点的过去。



        老头一直没回头进屋,唱曲儿一直没停。



        当夜色浓郁到极致的时候,鸡鸣声隐约响起。



        唱曲儿戛然而止。



        老头的背影,悄无声息消失不见了……



        来时有踪有迹,去时却无影无踪。



        这一整夜的僵站,我小腿都在转筋,捏着剃头刀的手指都僵硬。



        从门后走出,我缓步走到老头之前站着的位置。



        在此处往下俯瞰,正好能瞧见院子最中央。



        脚步声传来,是椛萤小心翼翼走到我身后。



        “刘寡妇……帮我们拖住了他……”她神态透着一股茫然:“为什么?”



        我沉默了几秒钟,才摇摇头:“老头虽然为了她,杀了王斌年,可一样杀了她,刘寡妇还是念及我们好的,否则就不是拖住,而是直接引老头杀人了。”



        “先回去,这里的事情,得告诉邵老先生和陵道人。”我沉声又道。



        “那这尸体……”椛萤又问。



        “只要动了尸骨,老头必然找上门来,这里边儿还有点问题,天亮,老头消失了……可先前,他正午杀人……”我眉心紧蹙,更是满腹疑窦。



        “院里的事情看,他应该是鬼……可鬼怎么能正午出现?他又不是瘟癀鬼。”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