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194章 刘寡妇见鬼

第194章 刘寡妇见鬼

        椛萤这一番话在我耳边回荡,我心更沉了些……



        大尸?那是什么尸?



        是老龚口中的尸仙?



        这些东西,我都不够了解,思绪之余,便反问椛萤,还有哪儿不对?



        椛萤才轻吁一声,道:“秦先生是阴阳先生,而且,是有声望的阴阳先生,他死后,尸身就不会普通,不光是尸身,鬼魂的等级也很高。”



        “一山不容二虎,同理,一座棺材山,不可能同时有大鬼和大尸。”



        “你记得,你告诉我祁家村也有个阴阳先生的坟么?”



        我立即点点头。



        椛萤神色稍显凝重,回答:“对啊,祁家村的阴阳先生,大概就是控制了报应鬼的人,报应鬼是他的仆从,他以其封住祁家村凶狱外沿,即便是自身尸体留在那里,但他的鬼魂也不见了。”



        “甚至,有可能已经散尽神志,成了游魂。”



        “这就是因为,祁家村还有个恐怖的存在,比那位阴阳先生强。”



        “如果秦先生的坟在这棺材山里,要么他就是里边儿最凶的鬼,要么……里头那口大尸,已经将他魂魄赶走,只留下一具空空尸骸,还是没有办法诈尸的尸骸。”



        椛萤这一番解释很长,不过,也算是条理有据,我差不多听明白了。



        “应该是前者,老秦头不是一般人。”我哑声回答。



        可心头,还是浮出一层担忧。



        真要就事论事,也不排除后者的可能,只是,如果老秦头的魂魄,落得和祁家村的阴阳先生一个下场的话,就太过让人难以接受。



        “我上去看看,你在这里等我吧。”定了定神,我和椛萤说到。



        椛萤却白了我一眼,轻哼了一声:“先前还觉得自己实力不够呢,这会儿,又拿出先前那副逞强的模样了,老龚都笑了,我来之前,你驻足在这里都不敢上去,还要撇下我自己走?”



        椛萤并没有责怪我,这语气只是嗔怪,透出了她实质上活络的性格。



        一时间,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反驳。



        “荻鼠是竹编吸附了游魂而形成的物件,对凶魂和凶尸有天然的感应,我和你一起上山,才能找到秦先生。”椛萤稍稍正色一些,又道。



        老龚本身脸上就挂着的笑容,瞬间变得更浓郁。



        不过,这不像是那种看人要死的笑,而是带着一丝丝猥琐。



        “小娘子不怕,有事就喊老龚。”老龚干巴巴的声音,都变得尖细了一些,像是压着嗓子一样。



        “喊老龚就有用了吗?”椛萤纤细的手指,朝着老龚脑门心一弹。



        “哎唷……”



        老龚整张脸,都显得飘飘欲仙了一样。



        “有用!有用!”



        “他在鬼冥门!”



        本来老龚的表现,让我一阵不喜。



        可他脱口而出的最后一句话,又让我心神大惊。



        他说出了老秦头的葬地?



        本身,老龚吸了那一缕阴阳先生的残魂,就不是普通的黄页鬼。



        按照领头的话来说,他算是有一缕阳神,又是阳神鬼。



        若他真能说出葬地,就减少了我极大的麻烦!



        “鬼冥门是什么地方?”我沉声问询。



        老龚没搭理我,还是那副表情,眼睛都半闭着了,像是陷入了温柔乡。



        椛萤复而又柔声问了一遍:“鬼冥门是什么地方?”



        老龚嘿嘿笑了笑,半闭着的眼睛,都像是翻起了白眼。



        他口中喃喃:“艮为鬼冥门,上圣曰,一阳二阴,物生于冥昧,气之起于幽蔽,地形经曰,山者艮也,地土之余,积阳成体,石亦通气,万灵所止,起于冥门,言鬼其归也,众物归于艮。艮者止也,止宿诸物,艮静如冥暗,不显其路,顾曰鬼门。”



        语罢,老龚脸上都是贪恋,不停的耸动鼻子,像是嗅着椛萤身上的气味一般。



        椛萤的神色极其茫然,我同样觉得错愕。



        因为老龚所说的,太复杂了。



        我和椛萤两个人,根本就听不明白,完全是云里雾里。



        “老龚,你说的太深奥了,能不能通俗易懂一点?”椛萤话音更柔。



        甚至听得我都起了一阵阵鸡皮疙瘩。



        老龚又哎哟了一声,他脑袋本身猛点。



        可下一秒,砰的一声闷响,老龚整个脑袋,都炸开成了一团灰雾……



        瞬间,灰雾又凝结起来,成了老龚干巴巴的头。



        椛萤本身一脸期待,可老龚的脸色和先前对比,完全不一样。



        满是褶子的老脸上,有一阵阵厌恶。



        “哼!”



        冷漠,陌生的话音,从老龚口中传出。



        我脸色旋即大变!



        先前一次,老龚就是说了一些关于先生的字眼,从而让他自己差点儿崩溃。



        在祁家村上方的大宅,那缕残魂就差点占据老龚的意识,被我及时戳散!



        可现在,老龚意识直接就被镇压了!?



        毫不犹豫,我猛的抬起手,咬破中指,朝着老龚头顶点下!



        “小贼,尔敢!”



        惊怒的话音炸响!



        我手指稳稳当当点在老龚眉心。



        那里依旧有一团颜色稍深的地方。



        当我点中之后,老龚的脸色一阵扭曲。



        冷漠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子迟钝,以及呆傻。



        他鼻子嗅了嗅,复而又露出痴迷。



        我稍稍松了口气。



        不过,一旁的椛萤却神色阴晴不定。



        “没事吧?”她略显谨慎的问我。



        “应该没事。”我吐了口浊气。



        不过,心头多少还是有些不适。



        得想个办法,让老龚能镇压那一缕残魂才行,否则的话,若是老龚被占据了意识,对我来说,无疑是一个大麻烦。



        况且,我身上发生的所有事情,老龚都是看见的。



        “老龚?冥鬼门,是什么地方?简单点儿,不要说太复杂。”椛萤轻声再问老龚。



        我并没有阻止,现在我们需要知道这个。



        老龚眼神却显得极度茫然,迟钝依旧。



        心完全沉了下去,我晓得没用了。



        我点散那一缕魂,还是造成了影响。



        也有可能,是那缕魂克制了自己,不让老龚能动用太多能力。



        “算了,我们自己上去吧。”我告诉椛萤。



        “不要。”椛萤立即摇摇头。



        没等我开口,她继而又道:“快天亮了,先回去,我给家里打电话,让他们想办法找人弄清楚老龚那段话。”



        “阴阳先生难找,可凭借我家的财力,想办法找个阴术先生指点,不难。”椛萤认真又道:“老龚这话,多少有些说的不清楚,万一他指引我们找到的不是秦先生,而是“尸仙”呢?”



        我瞳孔紧缩。



        椛萤所言,并不无道理。



        再看了棺材山一眼,我强忍住了心头的急迫。



        同椛萤两人原路返回了院子,天都快亮了。



        椛萤没有避着我,和家里打了电话沟通,她竟复述了一遍老龚先前的话。



        那晦涩的言语,我努力去记过,还是忘得七七八八。



        直觉告诉我,这恐怕和命数有关。



        椛萤是天乙阳贵的命数,又是滋补阳神之命,才能记住这些东西。



        而后,挂断了电话,椛萤便让我去休息。



        她睡了还是有半夜,可我熬了一整宿。



        的确,一阵阵困意涌来。



        我才回到了房间,躺上床,沉沉睡了过去。



        ……



        临近中午的时候,我被嘈杂的声音给惊醒了。



        而我刚睁眼,就听到了砰砰的敲门声。



        “少爷……你出来看看……”



        唐全的话音稍显的急促。



        深呼吸,醒过神来,我打开了屋门。



        一眼,就瞧见院内簇拥,围着很多村民,都在七嘴八舌的说话。



        唐全站在门旁,额头上微微冒汗。



        “显神呐!”



        惊喜的话音,从一个村民口中传出。



        我投过去目光,一眼便认出来,那人是老拐村的村长,靳钊。



        五十来岁,脸上多皱纹,皮肤褶皱的像是橘子皮一样,头发也稀疏,地中海。



        “嗐!”村长匆匆走到我近前,重重叹了口气。



        “怎么了,村长?”我神态和语气都很平静。



        不过,心头却隐隐有所猜测。



        往些年,老秦头教我手艺。



        除了刨坟剃头练手,其余很多事情,譬如村里头死了人要化妆,或者是人快死了,先体体面面剃个头,换个寿衣。



        甚至是有人出了意外,尸身不全,老秦头都让我去做。



        村民大多对我友善,就是这个原因。



        多多少少,有些人家都经我手办过丧事,难保其余人家没有用上我那一天。



        “说来也就是巧了,你进城这段时间,都没啥事儿。”



        “內昨晚上,就出了个邪门事儿。”



        “刘寡妇记得不?给老秦丧事上扭秧歌那个?”村长一副叹气的模样。



        我顿时便想起来了刘寡妇。



        老秦头就对她一直有“非分之想”,不过都没实施,只有他丧事的时候,我请了刘寡妇来,让他看腚圆,看个够。



        “刘寡妇怎么了?”



        其实,我不想多管事儿的,毕竟现在事情缠身。



        可多多少少,刘寡妇是老秦头的念想,再加上我现在要待在村子里,肯定得过问两句。



        “刘寡妇被吓得快疯了,说昨晚上有人爬她的床,她又看不见是什么东西,把她衣服都快扒光了。”



        “她这会儿才祠堂躲着呢,说村里头有鬼。”



        “显神大侄,你说,咱们老拐村安安分分那些年,不能老秦一登天,村里就闹鬼祟不是?”



        “这事儿,你高低得去看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