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193章 棺材山

第193章 棺材山

        又是约莫半分钟的安静,椛萤看我的眼神,变得极其不解,茫然。



        随后,又有一丝丝的难过。



        她复而又问:“没有魅,你不会保护我吗?”



        我从椛萤的眼底,能瞧见一丝丝的倔强,以及一丝期翼。



        偏偏这句话,让我脸色一阵苍白,心头隐隐又有刺痛袭来。



        保护?



        如今的我,能保护谁呢?



        无头女在我面前被收进了封魂锥。



        面对眼前的很多事情,我都极其被动,自保都极其困难。



        若非地气,我现在已经被活捉去了鬼龛。



        而地气,又是人神共愤的存在。



        若是某一天,我又被逼出地气,恐怕椛萤也会反目成仇。



        “如果,我有保护人的本事,那保护我的无头女,就不会被收入封魂锥了。”



        我话音变得极度沙哑,整个人的语气,情绪,都开始变得低沉。



        椛萤愣了愣,她眼中浮现的不是失望情绪,而是一丝丝的心疼。



        “你很强了,隍司中的同龄人,甚至是可以做你父辈的人,都鲜有你的对手,面对鬼龛那么多人的围攻,甚至还有特殊的道士,你都全身而退,实力已经毋庸置疑,代价,谁都会付出,好在不是不能承受。”



        “我会尽快让家人打听出消息,找到那个道士门派的人。”



        “罗显神,不要妄自菲薄,好吗?”



        椛萤的眼神中,又带着一丝丝鼓励,以及认同。



        “我也不回家了,我相信你,你不是把我保护的很好吗?遇到危险,就让我来了这个村子。”



        “阴阳先生秦崴子的家,安全怎么会没有保障?”



        “我也想祭拜祭拜,曾名噪一时的秦先生。”



        ……



        我形容不上来自己的感觉。



        因为无头女出事,我内心多了很多排斥感,本能的,想要疏远椛萤。



        没想到,阴差阳错的,椛萤对我的态度反倒是更好。



        这种好,隐隐又让我觉得贪恋。



        “吃饭,吃饭,不然等会儿唐叔热的饭菜又凉了。”



        椛萤脸上的所有情绪都成了笑意盈然,她顺手挽住我的胳膊,拉着我出了房门,又朝着堂屋走去。



        我稍稍挣了一下,才抽出来手臂。



        堂屋内,唐全瞧见了我和椛萤之间的拉扯,笑的牙花子都要露出来了。



        桌上摆了好几道菜,极其丰盛。



        一餐饭下来,我收起了心中多余的杂念和紊乱的情绪。



        略凝重的问椛萤,她为什么和余秀走的那么近?



        她不是看出来了余秀很邪门吗?



        椛萤才解释,余秀的确邪门不假,可她又发现了一些东西。



        余秀呆呆傻傻的原因,是因为丢了很大一部分魂。



        再透过表象去看本质,余秀能在许多时候帮村里的人办事。



        甚至王斌年想要对她做出那样的事情,她只是废了王斌年,而不是杀死,能证明余秀心底是良善的。



        顿了顿,椛萤又轻声说:“我走的也不算近,只是我帮过余秀后,她就记住了我,时常找我,我逐渐觉得这个小姑娘很可怜。”



        一时间,我哑然无声。



        丢了很大部分的魂?



        也怪不得了,我少了一缕魂,每天晚上的梦,都像是进了梦魇一样。



        “你不用担心我啦,放心吧,余秀没问题的。”



        椛萤语气很认真,随后便拉开话题,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去祭拜秦先生?上坟不是很简单的事儿吗?为什么你先前还说,得找个办法?”



        唐全同样投以疑惑的目光。



        显然,他和椛萤的看法是一样的。



        我吐了口浊气。



        出阳神的事情不好提,捋顺思绪,我才回答:“老秦头走那天,我给纸人点睛,八“仙”抬棺。而且,他遗言说,我若是他下葬后不离村,就会有危险,因此,我就立即出了村,并不知道他葬在哪里。”



        “而后就是徐家的事情,以及我和你打了交道。”



        我语罢,椛萤都懵了。



        随即,她喃喃道:“偷看我们的纸扎,不会就是八仙吧?”



        “老秦……不,秦先生控制了他们?实际上,秦先生的魂魄没去投胎,还是留在了附近?”



        椛萤的分析,又让我心头一紧。



        “不排除这个可能性……”我蹙眉思索,复而又问椛萤,这两天,纸人还继续出现吗?



        椛萤慎重的点点头。



        “好,先等它们来,我先跟上去看看。”话语间,我内心都有抑制不住的紧张。



        “唐叔,你早点休息,有什么事情都别出房间。”



        “你也去睡一会儿吧。”我继而看向话音。



        “那我打个盹儿,有动静叫我。”说完,椛萤就起身朝着她屋子走去。



        唐全匆匆收拾碗筷,同样回房休息。



        我回屋后,静静躺在床上。



        睡了整整一个白天,我半点困意都没有。



        可椛萤和我说过,他们睡着后,纸人才会来偷看。



        因此,我闭眼假寐。



        屋内安静的落针可闻,等了不知道多久,依旧没有阴气临近,我微微睁开了一丝眼缝。



        夜已经深了,屋内漆黑一片,却没有半个纸人影子。



        闭眼,又继续等。



        直至后半夜,纸人依旧没出现……



        我再睁眼,心沉到了谷底。



        难道,是因为家中来了外人,老秦头才让纸人回来看?



        我不是外人,纸人就不出现了?



        说到底,老秦头的思维是很传统和偏执的。



        否则,他就不会将自己葬在我不知道的地方,非要我出阳神,学会算命术后,才能喊他师尊,祭拜他。



        脑袋出奇的活络清醒,内心又有止不住的烦闷。



        我没有一直待在房间里了,翻身下床。



        干等,是没有意义的。



        推开房门,院内刮着风,落叶不停的旋转着,丝丝凉意渗进四肢百骸。



        “笃笃笃”的敲门声,忽而在院内回荡。



        我瞳孔微微一缩,低声问了句:“谁?”



        没有回回应,不过敲门声停下来了。



        稍一迟疑,我走到院门前。



        这段时间的习惯,让我没有直接开门,而是透过门缝看外边儿。



        一眼,我便瞧见了一个纸人。



        板正的脸上,血红色的眼珠极其活络。



        的确,纸人折出来的时间太久了,又不像是之前,被我存放在房间里。



        人皮纸的表面,有了粗糙的纹路,倒像是个饱经风霜的中年人。



        隐隐约约,我还感受到一股若有若无的联系。



        纸人那双红眼珠平扫着门缝,同样看见了我。



        我微眯着眼。



        联系,来自于血。



        纸人点睛招魂,用的是我的食指血。



        没有犹豫,我伸手拽开了房门。



        开门的那一瞬,纸人却嗖的一下朝着一个方向飘去,速度快到了极点,就像是在躲避我一般!



        我心头猛地一紧,骤然迈步追出!



        纸人速度太快了,快得就像是飞一样,我急追的速度同样很快。



        就在这时,腰间的夜壶上,老龚的脑袋钻了出来,他眼珠子提溜乱转着。



        干巴巴的话音从他口中传出。



        “憋追!”



        我蹙眉,脸色旋即沉了不少。



        不过,我依旧没有停下脚步。



        老龚提示我,那就代表可能有危险。



        可就算有危险,我也得跟上去,得知道老秦头葬在了什么地方。



        不光是我要祭拜老秦头。



        如果他魂魄还在的话,我还想知道一些事情!



        譬如,无头女的魂魄,他是从哪儿弄来的,无头女的头在哪儿。



        以及,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一眨眼,我追到了后山的位置。



        纸人速度还是太快了,钻进了茂密的山脚林子里。



        我堪堪停下来了脚步,心头更为凝重。



        月光下,入目的后山方方正正。



        山大体都是尖的,锥子形,祁家村的山像是印章,就比较特殊。



        而我们老拐村的后山更特殊,甚至可以说阴森。



        这座山叫做棺材山,方方正正的山形,一头大,一头小,活像是口棺材。



        多年来,村民葬人,极少葬入后山,大部分都是从村口出去,去前山落坟。



        老人口口相传,后山是个阴死地,如果人葬在这里,那就不得超生,甚至还会断子绝孙。



        平日里,老秦头也不让我进后山。



        上一次,我是动了怒,才让人将王斌年扔到后山来。



        纸人进了棺材山,难道意味着……老秦头将自己葬在了棺材山中?



        老龚歪着脑袋,他忽然舔了舔嘴角,干巴巴的说了句。



        “山似棺,葬尸仙。”



        “烂手烂脚,烂心尖。”



        语罢,老龚脸上全是笑容。



        那阴森森的鬼笑,比以往的几次都瘆人恐怖。



        忽而,肩头被拍了一下。



        “谁!?”



        我没有扭头,反手朝着肩头一抓!



        入手的是一只柔弱无骨的手。



        本能的驱使,让我将手往前一拽。



        一阵香风从身边掠过,椛萤轻呼一声,被拽到了我面前。



        “……”我皱了皱眉,说:“你怎么跟来了?”



        椛萤稍稍挣脱一下,我才松开手。



        她则揉了揉发红的手腕,轻声回答:“不是说了,有动静喊我吗?你走的太快了。”



        我没吭声了,又看向棺材山。



        “纸人进去了。”顿了顿,我哑声又道:“老龚笑了,他说:“山似棺,葬尸仙。烂手烂脚,烂心尖。”



        椛萤眼中也都是疑惑,她稍有慎重,道:“这座山的确有问题,我进你们村后,是四下打量过一遍的,早就看见了这座山。”



        “我们家得过高人指点,说过,如果山是棺材,屋像是坟,活人像是死人,水似冰但未有冻层,都不能接近。”



        “这几种情况,都代表有大尸在内。”



        “可……还是有些不对啊?”解释之余,椛萤眼神更不自然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