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180章 韩鲊子

第180章 韩鲊子

        意识的本能,是想要靠近过去。



        念头刚升起,梦,忽然支离破碎。



        ……



        我眼睛是睁开的。



        入目的是深黄色的木质房梁,以及一张蛛网。



        蛛网中,一只蚊子用力的挣扎着,蜘蛛飞速迈动八条腿,快速到了猎物前,大快朵颐。



        呼吸突然变得很急促。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睁的眼。



        整个人很落空,很心慌。



        猛地支棱起身体,我更大口大口的喘息。



        梦中,那口赤红的棺材不停的在我眼前萦绕。



        尤其是棺材上的婚书信封,更格外眼熟……



        怎么那么像是老秦头交给我的,徐暖的婚书?



        可直觉又告诉我,那肯定不是徐暖那一封……



        半晌,我才勉强平复了心绪。



        这个梦来的太诡异,太古怪。



        我没必要因为这个去纠结。



        翻身下床,我出了房间。



        天……居然黑了。



        只不过是擦黑,才刚到七点出头。



        右边的堂屋里头有两个人。



        一人是矮胖矮胖的老褚,他端着一只碗,手中持着调羹,站在另一人身旁。



        另一人同样瘦高瘦高,也是一副山羊脸,和杨管事有着六七分的相像。



        我瞬间就认出来,他必然是杨管事的大哥,杨鬼金!



        杨管事给人的感觉是精明狡诈。



        杨鬼金给人的气息完全不同,是忠厚!



        只不过他眼神是涣散的,没什么神志。



        老褚调羹在碗里舀了满满一勺粥,喂给杨鬼金。



        杨鬼金大口吃下后,咧嘴笑了起来,口水混杂着粥一起淌出。



        老褚又给杨鬼金擦了擦嘴,不厌其烦的继续喂粥。



        期间,老褚抬头瞥了我一眼,才流露出一股抵触的情绪。



        我没理会他,冲着院内喊了一声杨管事。



        对面一个房间的门立即打开了,杨管事匆匆走了出来。



        我径直朝着他走去。



        两人在院中碰头,杨管事目光却透着一丝闪躲和烦闷。



        “没问出来东西?”我看出来了苗头。



        杨管事老脸一红,继而眼中再浮上一层无奈。



        “怎么问都不说,怎么上刑都没用。隍司呆了那么多年,没见过这么硬的骨头。”他摇头回答。



        皱眉,我走向杨管事房间。



        这屋子的布局和我住的房间一样单调,只是一张床和桌子。



        右侧墙上却钉着好几枚长钉。



        陈君手腕被钉子贯穿,整个人都钉死在墙上。



        他脑袋耷拉着一动不动,身上的衣服被划破过很多口子。



        的确,杨管事已经用过不少手段了。



        我走到陈君面前,稍一思索,便抬起左手。



        右手弹出来一枚纤薄的剃头刀,划破了五指。



        随后,这五根手指就要按向陈君额头!



        猛然间,陈君抬起脑袋。



        他正常那只眼睛是闭合着的,灰白色的死鱼眼却睁得更大!



        “滚!”



        这声音极其愤怒,空寂,却并不是陈君的,是那中年男人的声音!



        也就是魏有明的儿子,陈君的父亲。



        杨管事被吓了一跳,没敢上前。



        我脸色一阵阴晴不定。



        因为我正要用的手段叫做拔魂。



        老秦头叮嘱过我,正常情况下,拔魂不能对无辜的人用,活人生魂一旦被强行拉出,就会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轻则以后迟钝痴傻,重则丧命。



        陈君绝不是什么无辜的人,唐宿就算是变相死在他们手中。



        他买卖魏有明的寄身之物,天知道在赵康之前,还有没有害死其他人。



        可这中年男人的鬼护着陈君,我就完全没办法下手了。



        而他像是十分忌惮我一样,没敢从陈君身上出来。



        僵持,持续了几分钟。



        陈君缓缓低下头。



        他正常的眼睛睁开了,死鱼眼又成了那种半睁不睁的模样。



        随着我再度抬手,他那只死鱼眼便缓缓睁开。



        我脸色愈发阴晴不定。



        陈君却十分痛苦,那正常的眼珠都充满了血丝!



        一旁的杨管事更为忌惮不安,低声喊我过去一下。



        我后退到杨管事身旁。



        他吞咽了一口唾沫,脸上后怕浓郁,警惕道:“他身上那只鬼很凶,很诡异,很容易上身人,不要距离太近。”



        “我先前就是中了那只鬼的招……没想到,居然藏在陈君身上……”



        显而易见,杨管事说的就是在家属楼中发生的事情了。



        我没接话。



        杨管事却更为忌惮,低声又说了句:“把陈君交给城隍庙吧,黄叔会将人交给监管道士,让他们来问,问出来东西,一样会和我们一起行动。“



        “老大那一缕魂散了,对老大本身也有影响,咱们从医院出来也两天了,我怕老大撑不住。”



        “其实……早知道这块苦头难啃,昨天不该直接走的,应该和道士碰个面。”



        我还是没说话,可我我不否认,杨管事所说是对的。



        既然我们没办法,就只能找更有办法的人。



        只是,如果能从陈君口中问出来东西,就能自己掌握主动权。



        现在将陈君交出去,我们就成了完全被动的局面了。



        “显神侄儿……”杨管事脸上问询之意更浓。



        我再微眯着眼,盯着陈君。



        忽然间,陈君笑了起来。



        他这笑容,透着一股失心疯的感觉,像是整个人承受不住精神压力而崩溃了。



        下一秒,陈君忽然喃喃说话,他声音太轻,让人根本就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



        接着他稍稍点头,努眼,示意我过去一样。



        先前我没什么感觉,现在陈君的表现反倒是让我觉得心里没底。



        杨管事微微摇头,警惕和忌惮之色更浓郁。



        我吐了口浊气,收起徘徊不定的情绪,下了决定。



        “不能将他交给黄叔,我有另一个更合适的人选。”我沉声说道。



        “什么人选?”杨管事一愣。



        “韩鲊子。”我回答。



        杨管事瞳孔再次一缩。



        他没吭声了。



        我稍一思索,才道:“等明天天亮,再去监管道场吧。”



        我不是故意拖长时间,而是陈君眼前的状态很棘手。



        魏有明儿子太凶,护着陈君。



        杨管事将他钉在墙上容易,要拉下来就难了。



        得等天亮,阴魂才无法作祟。



        我隐约有猜测,魏有明儿子不钻出来,是因为他忌惮无头女。



        不过,我和杨管事靠太近的话,天知道有没有别的变故?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