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177章 要死!要死!

第177章 要死!要死!

        下一刹,中年男人凶狠回头,一把就接住眼镜。



        他死死捏住镜架,垂头狠狠一吸!



        眼镜一颤,被生生吸出来一道灰雾,让那男人吞入口中。



        他脸上的狰狞总算消散一丝。



        镜架支离破碎,落在地上。



        魏有明虚幻的脸忽然崩溃了,像是难以成型。



        一团出奇浓郁的灰气从杨管事身上钻了出来,就要从门口逃离。



        “爸!你为什么要跑!?”



        中年男人怨毒尖厉的话音骤响,他再次扑将出去,就要扑在那团灰气上。



        呼哧一阵破空声传来。



        一个黑漆漆的钵盂,打中了那团灰气。



        钵盂随后一颤,落在地上。



        中年男人反应很直接,又扑向那钵盂。



        随后,一道白色粉末骤然洒出,击中那中年男人。



        嗤嗤的声响中,他不停的发出痛苦惨叫,似要后退。



        一根赤红的绳索随后从楼道中甩出,套在了那中年男人头上!



        沉重的脚步声密集响起。



        两个人并肩从下边儿楼道走出,挡在了屋门前头。



        一人捡起来了地上钵盂。



        另一人拽着那赤红色的朱砂绳。



        朱砂绳另一头,中年男人被死死禁锢着,他疯狂的要朝着屋内跑,却根本跑不掉……



        那两人先瞥一眼张轨的尸身,又看一眼我。



        我心咚咚直跳着,眼皮跳得更凶。



        这一切发生的格外突然,看似是变数。



        可实际上,又在我的意料之中。



        张轨本就通知了鬼龛的人在后边儿跟着,就是怕我们不是魏有明对手,好叫人驰援。



        而且进来时,张轨就打了信号。



        就是不知道鬼龛这两个人是怎么搞的,直到现在才上来。



        张轨这身体又废了。



        杨管事……更险些丧命……



        “那缕魂到手了,竟然不是瘟癀鬼……不过,是二十八狱囚,上边儿会满意的。”



        那并肩的两人,至多不超过一米六,矮小,精瘦,模样很是相似。



        其中一人低声道,同时,他的手猛地往后一拽。



        赤红色的绳索被他收回。



        那中年男人的魂魄,瞬间被拽成两截,继而崩溃成灰雾,疯狂逃窜至房间,钻进了陈君的眼珠中!



        顷刻间,陈君的眼珠子变回了之前那副睁不开的死鱼眼模样。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



        另一人掂量两下钵盂,嗯了一声。



        “道士要来了,你尽快处理,那个人要带走,这个人,也要带回去。”



        “那个人”,指的是陈君!



        而“这个人”,点的就是我了!



        持着钵盂的那人,毫不犹豫的要转身下楼。



        屋内的状况,其实很凄惨。



        陈君满脸痛苦,捂着自己的病眼,脸上透着崩溃。



        杨管事在地上口吐白沫,痉挛颤栗。



        张轨的魂魄,也没有彻底凝聚出来。



        我脸色极度阴沉,内心更天人交战!



        魏有明那缕魂被带走了。



        这本身对我来说是好事。



        可现在,好事却成了祸端。



        无关其他,我不知道魏有明为什么得知了我最大的秘密。



        他先前还在张轨面前说了出来。



        陈君可能不知道代表着什么,杨管事先前被控制着,大概也没听到。



        张轨就算现在不知道。



        后续一回想,一复盘,必然会发现问题。



        而且,就算撇开张轨不谈,魏有明这一缕魂魄在鬼龛手中。



        如果他说出来什么。



        对我来说,无异于是灭顶之灾!



        思绪瞬间落定,我冲着下楼那人喝道。



        “慢着,你还不能走!”



        那人刚踏出一步,踩在下楼台阶上,回头,蹙眉看着我,眼中疑惑。



        留在屋内那人瞥我一眼,才沉声道:“你无须担心安全问题,我会保护你到……”



        我径直往前,作势是出门下楼的举动。



        屋内那人话音中断了,眼中闪过一丝讥讽,瞧不起我一般。



        楼梯口那人同样摇摇头,道:“既然这罗显神怕危险,我带他一同走,这里你打扫干……”



        他话音未顿。



        我刚好走到门内这人身侧。



        小臂,猛地屈起。



        剃头刀,唰的一下扫过这人的头!



        歘!



        一片血花溅射!



        我剃掉的不只是头发,更是一片头皮!



        惨叫声极大,他捂着脑袋,疯了一样哀嚎。



        楼梯口那人大惊失色,脸色变得狰狞而又扭曲,骤然张口,发出一声悲哭!



        我脸色再变!



        因为这悲哭声,不对劲!



        鬼哭?



        对方明明是个人,怎么能发出鬼哭!?



        再下一秒,胸腔变得极其闷堵,大量的负面情绪升起。



        过往那些悲痛身世,就像是幻灯片一样在眼前闪过。



        被我剔掉头皮那人,本来陷入了疯癫,要对我下死手。



        他身体同样变得僵硬起来,脸上露出悲痛之色。



        凉气儿,四肢百骸钻进身体。



        我总算反应过来,这鬼哭来自什么鬼了!



        情绪鬼!



        而且,这人和赵希一样,鬼养在自己的身体里!



        他在借用那只鬼的能力!



        两行泪顺着脸庞淌下,我无法迈步追出去了,感觉就要陷入那股闭环的情绪中……



        鬼哭声并没有止住。



        楼梯口那人的脸上,虚浮出另一张脸。



        那张脸极其哀伤,幽怨。



        哭声不再从那人口中传出,而是这女人在哭。



        那人却更显得肃杀,阴厉。



        一手将钵盂塞进衣兜,左手却拔出一柄匕首。



        三两步,他走回屋内。



        我极力想要后退,却还是控制不了身体……无法行动……



        情绪鬼影响的不简单是情绪,人在悲伤之极的时候,手脚是发麻的,难以自控。



        幽冷的话音从他口中传出。



        “张轨真该死啊!非说替鬼龛觅到了一个很厉害的人!”



        “没想到,居然是引狼入室!”



        “想要利用鬼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游走在隍司,城隍庙,监管道士之间,又一直让张轨觉得,你能被吸纳。”



        “你有点本事。”



        “不过,到此为止了。”



        他扬起匕首,朝着我脖子抹来。



        这时,老龚忽然从夜壶中窜出来,落到我肩头,发出森然的笑声。



        “要死,要死!”他尖声喊道。



        我:“……”



        本来,那一瞬升起的感觉,是老龚在唱衰我。



        可下一秒,我就反应了过来,老龚这笑,不是针对我的!



        我还是无法寸动,匕首快要接近我喉间。



        浓郁的白雾,瞬间包裹那男人的身体。



        一双纤细无比的小臂从雾气探出,十根纤细玉指,从后方捧住了那男人的头。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