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176章 真要治病,先治你自己

第176章 真要治病,先治你自己

        灆杨管事那张山羊脸极其阴霾。



        他脸上有一团焦糊,明显是符侵蚀下的记号,以及一条黑漆漆的伤口,也是哭丧棒的痕迹。



        杨管事并没有吭声,只是瞟了我一眼,继而又露出阴森笑容。



        后怕的感觉更涌上心头。



        如果我跑得快一点,死的人,会不会就是我?



        吊死鬼一直没凝聚出来。



        看样子,那只中年男人的鬼,有很大的问题。



        还有一个蹊跷的地方,就是领头那缕魂呢?



        魏有明的魂跑出去了,难道领头那缕魂也崩散了?还没有凝聚?



        又或者,是被魏有明给吃了?



        “唐宿”幽幽看着我,眼神更深邃。



        “你病根,太深了,他们没有你深,却也只能再死一次,才能根治。”



        “为了不祸害他人,你只有先死一次,再死第二次。”



        “我是为了你好,你那位叔叔,以及那个叫做椛萤的女孩子,以后都会为你所累。”



        我呼吸变得粗重。



        魏有明这一缕魂,好像和他本人不一样。



        他本人分明是想占据我的身体。



        而他这一缕魂却想着让我魂飞魄散!



        两种性格?



        还有,他治人的方式,就是杀人!?



        杨管事朝着我逼近。



        那个中年男人模样的鬼,同样迈步朝着我靠近。



        老龚忽地从夜壶里钻出来,他干巴巴的脸上透着惊慌,哑声喊:“要死!要死!”



        我猛地抬起手,就要敲下梆子。



        手,骤的僵住,我又发现了蹊跷的地方。



        那中年男人,怎么有些像是陈君,还有些像是魏有明?



        因为陈君一只眼睛不好,魏有明又不在我面前,我对于他们的模样,印象不算深。



        可多看那中年男人,他们相似的面部细节就浮现在我脑海中。



        其实,如果撇掉陈君那只眼睛,多多少少,他也和魏有明挂像。



        魏有明……



        陈君……



        还有这男人……



        一个逻辑链,漂浮在我脑海中,随即升起的,还有另外的东西。



        梆子没有敲下去,我话音带着极其浓郁的质问。



        “你儿子,是自杀的吗?”



        “还是他也病了,你用这种方式治愈了他?”



        我话音落下的瞬间。



        那中年男人突地驻足,他竟不往前了,脸色变得分外痛苦,挣扎。



        “唐宿”脸色变了变,阴郁,沉闷的感觉更浓郁。



        我呼吸变得更急促。



        眼前这一幕,让我分析到了更多的东西。



        这中年男人,也就是魏有明的儿子,的确是被魏有明亲手害死的!



        并且,他就和韩趋一样,忘了自己是为什么死的。



        只是魂魄跟着陈君,跟着自己的儿子,算是保护他!



        送过病人去精神病院那些人家都闹鬼,必然是陈君和这中年男人所为!



        思绪贯穿的那一霎,我语气更为冷厉。



        “杀人就是治人,你的手段,未免太毒辣,狠厉了,那为什么,你要否认自己病了?”



        “你说人生病就害人,那你不一样是害人?”



        “至少,你杀了自己的儿子,还杀了那么多信任你的病人!”



        “真要说治病,你自己,就得先行魂飞魄散!”



        话音稍顿,我又盯着那中年男人,冷声训斥:“至于你,被人杀了,还挡在人面前,虎毒尚不食子,他真是你爸?”



        “你不报仇,怎么投胎?就想往后都当个恶鬼吗?”



        鬼的思维是执拗,是单一的!



        越凶的,越是思维呆滞。



        我的引导,对于魏有明来说或许没用。



        可对于这中年男人来说,必然会有作用。



        否则,他就不会停歇下来了!



        果然,再下一秒,那中年男人颤巍巍的转过身。



        他本来怨毒的双眼,一瞬间清醒多了。



        两行血泪从他眼中淌下。



        “爸!”尖锐的嘶吼声,几乎刺穿耳膜。



        “你说的!是药,是治好我的药!说我吃了以后就不难受了啊!”



        中年男人如同离弦之箭,猛地射出,扑在了“唐宿”的身上。



        他疯了一样,两条手臂不停的挥舞着,抓打着!



        “唐宿”砰的一声倒地,同样疯狂挣扎起来。



        不,与其说是唐宿在挣扎,倒不如说是魏有明反抗。



        只是魏有明那一缕魂,显然不是他儿子的对手。



        “唐宿”根本挣脱不了,脸被抓的血肉模糊,喉咙破开了一条大口子,血不停的流淌着。



        更后方,也就是卧室门内,陈君满脸呆傻错愕。



        像是他听到的事情,刷新了他所有认知!



        ……



        这时,异变再一次突生!



        血肉模糊的唐宿身上,死人衣和眼镜,消失不见……



        我身后的杨管事身体一颤。



        灰气流淌萦绕之下,他身上多出了死人衣,以及一副无边框的眼镜。



        山羊脸变得形似魏有明。



        我心沉入谷底,如临大敌!



        先前,中年男人停下来,杨管事就停下来。



        那时,杨管事是被中年男人控制,而不是魏有明。



        可现在却变了,他成了魏有明那一缕魂上身的对象!



        中年男人没反应过来,依旧抓挠唐宿的尸体,鲜血不停的飞溅。



        我来不及再利用他一次。



        魏有明更不可能再给我时间和机会。



        当机立断,我抬起更锣,梆子狠狠敲击下去!



        “四更已至,荒鸡牛食!”厉喝声在屋内回荡。



        刺耳的锣声让空气都一阵震荡。



        杨管事的脸陡然一颤,魏有明的脸虚浮出来,像是要从他身上分离。



        “滚啊!”



        杨管事一声惨叫,死死扣住了自己的脑袋!



        这两个字,就没夹杂着魏有明的声音了!



        显而易见,我的手段,让杨管事恢复了一丝清醒。



        而张轨的尸体上,本来爬出来一团虚幻的影子,瞬间崩溃四散。



        锣声不但影响了魏有明,更让张轨倒了霉。



        杨管事还在挣扎,我更为果断,踏步上前。



        咬破舌尖,猛的一口阳煞血喷出。



        哭丧棒噼啪朝着杨管事脸上抽下!



        先前这哭丧棒或许没用。



        现在就不一定了。



        这几棒子下去,杨管事脸色挣扎的更凶。



        魏有明虚幻的影子时不时从杨管事的脸上脱离出来。



        我当即反应过来,一把抓向杨管事的脸,直接扯下来了眼镜。



        毫不犹豫,我反手将眼镜朝着那中年男人一甩!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