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160章 他有病,你也有病

第160章 他有病,你也有病

        这种环境,不只是领头敏感,我同样极其敏感。



        余光顺着瞥了一眼推拉铁门,眼皮又是一阵痉挛。



        铁栅栏的门内,杵着一道人影。



        她穿着一道宽松的白裤子,衣裳同样宽松,像是老式的睡衣。



        耷拉着的眼袋,凌乱乍起的头发。



        一双浑浊的眼睛,直愣愣地瞅着我和领头。



        她脸很尖,耳朵很大。



        给人的感觉,就是她很不好相处,并且,随时会偷听人说话。



        这就是那只巡夜鬼?



        先前动静那么大,即便是我没开口,她依旧被吸引出来了。



        只不过,她并没有出铁门。



        感觉铁门就是一道分界线,只要我们不进去,就不会招惹到她。



        我跟着领头,快步往前走去。



        两人很快离开了这栋三层楼房的范围,开始接近那栋大楼了。



        我其实更警惕了。



        毕竟,接近大楼,就可能碰到更多的鬼,甚至是被魏有明发现。



        低头瞥了一眼老龚,我捏破食指伤口,在他嘴巴上一划。



        本身,老龚还是先前那副被吓坏的表情。



        血抹上去后,他用力舔舐了一下嘴角,脸上的惧怕逐渐消散了。



        “找我在哪儿,还有,要避开魏有明。”



        我没有多问老龚都感应到过什么。



        只问了最关键,最需要的信息。



        血既能饲养鬼,有给鬼滋补的作用,又是我的东西,能让老龚感应我。



        只不过,老龚一时间没回答。



        他直溜溜地瞅着我,眼珠子转得飞快。



        “这只黄页鬼,能找到你的魂?还知道二十八狱囚在什么地方?”领头终于忍不住了,低声问我。



        我们并没有停顿下来,已经靠近到大楼的底部,领头靠着墙往前走去,我就顺着跟他走。



        “老龚得吃过实物,才能找到相关的人,你身上没有实物能吃,他没法找到你。”



        我话音刚落,老龚眼珠子忽然又盯着领头,他舔了舔嘴角,喃喃道:“能吃。”



        我顿时反应过来,老龚也能吃一口魂?



        领头胖脸猛地一甩,脸上横肉都在颤。



        “魂,吃不得,被打散一次,已经受损了,再吃一部分,回去都不稳。”



        他直接否了老龚的“要求”。



        紧接着,老龚又歪着脑袋看了我一眼,我说不上来他的眼神,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老龚像是要笑,又像是没笑,反正,他像是看出来了什么东西。



        我正升起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时。



        老龚忽然说道:“爷,你躲起来了,他在睡觉。”



        “我”躲起来了?



        这显然就是说我那缕魂!



        魏有明,睡着了?



        尸会蛰伏,鬼同样会休息,就像是祁家村的报应鬼,不是随时都醒着的。



        老龚又不说话了,歪着脑袋,似是在继续感应。



        我深呼吸,尽量让心绪平复,继而又看向领头的胖脸,问:“领头,你对大楼了解得多么?我们去哪儿?”



        “没有了解,完全没进去过。”领头又瞥了老龚一眼,眼皮微跳的回答。



        我愣了一瞬,脚步都是一僵。



        “你动静那么大,都惹上了那活尸煞,他肯定会一直追着你的,还会引动巡夜鬼,现在是跳出来了,他们才没有作祟,我们在那栋楼里待不住的,站在那边儿空地里,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察觉到。”领头同样停下来,我们现在的位置,差不多是大楼转角处。



        他瞅了一眼往后门方向的空旷操场。



        我不能否认,领头所说的确是对的。



        接着,领头又道:“既然那地方待不下去,索性去前边儿,你先前不是说过,进来了很多人吗?”



        我又点点头,才反应过来,先前他套我话。



        他这一缕魂其实什么都不知道,是我说了进来了什么什么人,他才晓得的。



        继而,领头又道:“与其等着浑水摸鱼,倒不如进楼里,无论碰到自己人,或者道士都好,安全多一份保障,现在你又能确定魏有明的位置,我们安全系数更大!”



        我深呼吸,的确,领头这样说也没错。



        “走?”领头又问了我一句。



        我率先往前迈了一步,走在了领头的前边儿。



        领头的胖脸,又微微颤了一下,眼中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我想的简单许多。



        领头本身是很强的,可现在就只是他一缕魂。



        这缕魂,除了思绪足够精明,没有别的本事,让他走前头,万一有什么突发状况,让他被吃了呢?



        老龚吃掉这缕魂的一部分,就能找到他的本体,他都不同意,



        损失掉全部,对他的影响更大!



        合作,要有个合作的态度,譬如这种情况保全他。



        一转眼,我们就到了这栋大楼的正面。



        能瞧见窗户,还能瞧见窗户里的铁栅栏,但没有瞧见门。



        又走了两分钟,才到了正门处。



        两扇门紧靠着墙,正门很开阔,通道很宽,只是黑洞洞的,风吹着有股呜咽声响。



        只是,我又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安静……



        这里过于安静。



        按理说,我们来了那么多人,隍司的下九流行动会阴柔一些,道士平时就那么刚硬,像是张栩,一言不合就动手。



        他们怎么没有任何动静?



        已经很长时间了,那么小心谨慎的我,都连番遭遇了一鬼一尸。



        那么多人,一点儿危险都没遇到?



        就两种可能。



        要么,他们遇到危险,就被做掉了。



        要么,就是真那么好的运气……



        可这两种,都不太可能存在……



        “爷,你在顶楼,他在三楼。”冷不丁地,老龚又说了句话。



        我呼吸一阵急促。



        领头微眯着眼,低声说:“先找到你那缕魂,我们多注意一点儿,只要同行的人瞧见我们,必然会出来汇合。”



        我点点头,领头说得没错。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了大门的通道。



        很快,到达了楼梯口。



        这里呈现了一个十字形。



        左右是两道上锁的铁门,往前是楼梯,往后就是大门通道。



        领头嘀咕了一句:“从没见过,这么严密的精神病院,天知道以前里边儿都关了些什么人,正常人在这里呆久了,都得有病吧?”



        老龚脑袋一转,稍稍仰头看着领头,忽然笑了笑,说:“他真有病,你也有病。”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