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150章 沉默

第150章 沉默

        我逐渐微眯起了眼睛,和韩鲊子对视。



        能看得出来,韩鲊子的性格温厚,绝不自持实力,更没有以势压人。



        更能看得出来,孙卓在监管中,地位有多高,居然让韩鲊子都来当说客!



        误会?



        夺我命数后,将我丢弃于冰天雪地中,抢走我爸妈留下来的一切。



        孙卓将假仁假义,诠释到了淋漓尽致。



        真的被茅有三说中了。



        眼前这情况,我能说出来真相吗?



        谁会相信?



        就算是信,那也会不信!



        大局在前,再加上我就是个无关紧要的旁人。



        谁会因为我,和孙卓翻脸?



        闭了闭眼,我再睁眼时,没有吭声,冲着韩鲊子微微鞠躬,表示尊重,便转身要离开。



        可下一秒,我整个身体都完全僵硬。



        大殿门处,伫立着一个极其挺拔的身影。



        肩头宽阔,腰身笔直,棱角分明的脸充满英气。



        更让我惊疑不定的是,此刻的孙卓,居然穿着一身朱红色的道袍!



        先前茅有三说过,孙卓不到三十,却不属于青袍道士张栩。



        上一次,孙卓在外追逐茅有三,和另外两名道士都穿着便装。



        此番,他这道袍,竟然和韩鲊子一个等级!?



        实力,他肯定是比不上韩鲊子的。



        是因为地位吗!?



        孙卓满是英气的脸,却充满了复杂,甚至,还有一丝丝喜悦。



        “显神。”



        仅仅两个字,可他话音中,却带着激动,甚至还有些颤音。



        我觉得自己想吐。



        孙卓身后,还聚拢过来不少人。



        以张栩为首,以及先前给我们带路的青袍道士,众多绿袍,还有些白袍道士。



        这群道士,年纪稍大一些的,对孙卓都充满了欣赏,甚至还有一丝宠溺味道。



        年纪小的,或者同龄相差不远的,则全然是羡慕,尊敬,俨然有以孙卓为首的感觉。



        孙卓肩头也在轻颤,甚至,眼眶有种泛红感。



        好大个男儿,居然像是激动的要哭了。



        我的心,更冷了。



        厌恶,变得更为浓烈。



        此外,我就像是一道分界线。



        大殿外,孙卓炙手可热,年纪轻轻,风光无两。



        殿内,韩鲊子虽说鹤发童颜,有种仙风道骨的感觉,却极为孤单,像是孤家寡人。



        “显神!”孙卓又往前一步,他声音极大,格外的洪亮。



        “这十年,我和父亲,都担心极了你的安危!”



        “你回来了靳阳,却总不愿意见为兄,今日,你总算到了为兄眼前,便不要走了。”



        话语间,孙卓的脸上继而浮现出欣慰和浓郁的笑容。



        “当年,只不过是小小的误会,我不该在你生日当天提起姑父他们所做之事,更不该加以点评。”



        “你离家出走后,我父亲找了整整三天三夜,我也自己滚着轮椅,找了你三天三夜!”



        “显神,为兄对你之心,从未有过半分更改,更没有半分轻视!如今世道动荡,你是不好和隍司打交道的,甚至鬼龛还盯上了你。留在为兄身旁,不只是为兄,这些师兄师弟,甚至是师叔师伯,都会和为兄一起保护你!”



        转眼,孙卓停在我面前三步,他一抬手,似是让我看他身后之人!



        那些道士,对孙卓的眼神更为敬佩了。



        甚至有人在低声议论,意思是孙卓宽宏大度,不计前嫌。



        而我,只是一个低贱的下九流,甚至父母做的是挖坟掘墓的勾当。



        只是因为被提了一句,挖人祖坟,总会有些报应,就离家出走,这样心性的人,和朽木无疑,也就只有孙卓大度的心性,才会这样对我!



        可我心里冷啊。



        不只是冷,更是恶寒!



        孙卓依旧满脸诚恳,全然充斥着一个兄长对弟弟的关爱。



        那些道士对我的眼神,更充满了嫌恶,甚至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失望。



        我深深看着孙卓,笑了笑。



        我不是哑巴,可我深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继而,我回头又看了一眼韩鲊子。



        韩鲊子依旧是先前那副温厚的神态表情,并未因为道士站队在孙卓身后而动怒,或者不满。



        反倒是对我点点头。



        我稍稍对着韩鲊子躬身,再行了一礼。



        紧接着,我再回过头来看孙卓,紧绷的脸上同样浮现一丝笑容。



        不过,这笑容却充满了冷意。



        没有吭声,我迈步,径直从孙卓的身旁走过。



        擦身而过那一瞬间,孙卓骤然探出手,抓向我肩头!



        看似他很快,可近距离看,却很慢,破绽百出。



        孙卓并没有真的想抓住我。



        他依旧还在做戏。



        可我是真的厌恶他,不想被他碰到。



        身体稍稍一侧,便躲过了孙卓的手。



        孙卓一声闷哼,像是颓然失落。



        这一瞬间,那些挡在大殿门外的道士,对我就是怒目相视。



        不过,这怒目之余,又是怜悯和讥讽,就像是我错失了什么大机缘一般。



        我走过演武场,到了道观大门前。



        黄叔已经离开不见了,只剩下杨管事和领头。



        杨管事眼中全然是思索,领头小眼睛还瞟着大殿前。



        “有意思。”领头喃喃自语。



        下一刻,领头和我点点头,径直走向了外边儿的停车场。



        杨管事看我的眼神显得极其凝重,做了个请的动作。



        这凝重,显然是因为先前孙卓对我的做法!



        很快,回到了车上。



        杨管事驱车下山。



        领头又看了看我,忽然道:“孙家和你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吧?监管道士四处搜捕你,只是因为,孙卓想要拉你一把?和你化解误会?”



        “真要是个小误会,你为何非要孙大海的藏身之处?”



        “为何,这种局面下,你不顺水推舟,从而被监管庇护?”



        “这戏,演的真不错,凭那些一根筋的牛鼻子,孙卓是他们眼中实打实的忠厚之人,而你,更是一个顽劣不堪的小人了。”



        我眼皮微搐。



        其实,领头并不知道我和孙家都发生了什么,我全部没说过。



        他们调查罗家,却并未调查出来关于孙家的事情。



        饶是如此,领头居然都看出来了这么多门道?



        怪不得,他能做隍司的领头。



        只不过,他说的也对,旁人能看出来,多少是因为和我有接触,多少是因为旁人所处的环境不同!



        而一根筋的道士,甚至,是本身就以孙卓为核心的那群道士,根本不会觉得孙卓有什么问题。



        而面对孙卓的好言相劝,面对孙卓的兄弟之情,我都选择无视。



        他们只会认为,我是一个无可救药,顽劣不堪的人!



        “你先前,为何不说出一些实情?虽说我不知道孙家和你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你总要辩驳辩驳。”领头再一次开口。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