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144章 敲门

第144章 敲门

        我只是和胡江笑了笑,没多言,他反而显得略尴尬。



        杨管事则和我眼神交流后,走出古着店。



        上了路边的车,还没等我疑问,杨管事就啐了一句:“那个陈君,独眼龙,说话不老实。”



        我眉头一皱。



        因为我没有看出来,陈君哪儿有问题。



        他说的事情,都有迹可循,能够推敲。



        继而,杨管事又道:“那么诡异的地方,他只不过是收售个衣服而已,哪儿弄出来那么多门道,还可怜别人?“



        顿了顿,杨管事再说:“不过我也看不出来,他问题出在哪儿,总归,说话不老实的人,我们不能太深交,睢化区的精神病院,调查一下不难。”



        “嗯。”我点点头,没有多问了。



        杨管事所言也不错。



        仔细回想,陈君知道的确实多了点儿。



        与其和他打交道,还需要警惕小心,倒不如让隍司自己去调查。



        反正陈君所说的事情,有大致脉络了。



        杨管事驱车,朝着隍司回返。



        陈君卖给我们的那盒子,则放在后排座上。



        那是先前杨管事拿出来放下的,我并没有碰过。



        等回到了地下车库,杨管事问我要不要去隍司。



        我摇头拒绝,说我自己去椛萤家里休息。



        杨管事并没多劝我,从后排坐拿上盒子,匆匆走进电梯。



        我进另一个电梯上楼,回了椛萤家。



        安静的客厅,有一种空荡感。



        我并没有困意,只是有些腹中空空。



        正要去冰箱里找点儿吃的,电话恰逢其时的响了起来。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我眉头又是一皱。



        这会儿都凌晨两点了,椛萤不睡觉,要干什么?



        接通电话,还没等我开口。



        椛萤就极为慎重的说:“罗显神……你们村子,有很大的问题。”



        我眉心稍稍拧起,回答:“有什么问题?我不是和你说过……”



        可我话还没说完,椛萤又直接将我打断。



        “你是叮嘱了,和我无关的事情不要去管,可这两天,一到天黑,就有纸人来偷看我和你那瘸子叔。”



        “大半夜,人睡得好端端的,忽然发现窗户,或者门缝贴着一张纸脸,你就说,吓人吗?和我无关吗?”



        我心里咯噔一下。



        纸人偷窥?



        “还有,你总是不怎么回短信,也不回电话,我说过,在你们村子,发现了一些非同寻常的东西,很怪诞。尤其是那个守村人余秀……看起来是个傻女,可她狠起来的时候,是真的恐怖!”



        椛萤语气很低,可话音却力道十足。



        不大的信息量,已经在我心里掀起波浪!



        谁做的纸人?为什么要偷窥他们?



        还有,余秀狠起来,有多恐怖?



        “村里没有纸扎匠,如果有纸人看你们,可能你们就是被人盯上了,会不会留下来了尾巴?我此时在你家里,等会儿我会质问杨管事,或者领头。”



        “另外,余秀做了什么?你最好不要太接近她,老……”



        我本来是想说老秦头,余下两个字,下意识的戛然而止,顺口说:“老头子讲过,余秀很邪门。”



        “不可能是尾巴。隍司的人还没有那个本事,而且,我在他们身上都留过记号,谁都不可能悄无声息盯上我。”



        “那些个纸人很灵动,而且有一点儿时间了,能看出来,材质和你先前用的纸人相仿,还有点儿像是你叠的纸人。”



        “另外,那个余秀是挺邪门的,王斌年残疾了,她踩断了王斌年三条腿。”



        椛萤这三言两语,又透出不少信息量。



        我心头微凛。



        能看得出来有时间痕迹的纸人,还像是我叠的……



        难道,是给老秦头抬棺的那些纸人回来了!?



        我心咚咚直跳,如若擂鼓在锤!



        当时八鬼抬棺,将老秦头的棺材带走了。



        老秦头也说过,我要学会算命之后,才能找到他的棺材。



        因此我一直认为,那些纸人不会回来了!



        可没想到……他们居然偷窥椛萤和唐全……



        还有……余秀那么瘦小的身体,能踩断王斌年的腿?



        “王斌年哪儿有第三条……”我刚开口。



        椛萤便轻哼一声,道:“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废了就废了。”



        我才明白椛萤的意思,一时无语凝噎。



        电话里安静多了。



        半分钟左右,椛萤打破沉寂。



        “你也解决不了纸人对吧?”她问。



        我依旧沉默几秒钟,才道:“如果它们没有恶意,你就暂时忽略。另外,你不要再接近余秀了,我眼前只有这一件事,办完,我就立即回村。”



        话音刚落,我就听到咚咚咚的敲门声,声响很大。



        不过,这敲门声不是来自于我身边。



        是电话里头传来的,我家院门被敲响。



        “奇怪……”椛萤喃喃了一句。



        我随后便听到脚步声,开合房间门的声响。



        电话并没有挂断。



        咚咚声在持续,变近。



        是椛萤接近了院门。



        “谁啊?”椛萤问了一句。



        敲门声停止了,一个很空的话音随后响起。



        “姐姐,是我,秀秀。”



        我脸色陡然一变。



        余秀来敲门!?



        我正想告诉椛萤别开门,手机却变得极其安静。



        又喂了一声,没什么反应,我拿下来一看,电话居然被中断了!



        我再给椛萤拨过去,就是不在服务区了。



        换而打了唐全的电话。



        一样打不通……



        正当我如同热锅上蚂蚁一般,坐立不安时。



        咚咚咚的声响,直接在我耳边响起。



        本身,余秀敲门就让我心惊。



        电话打不通更让我心烦意乱。



        这敲门声,直接就让我变了脸色。



        本来,我要语气很重的质问一句谁!?



        可字都到嘴边了,被我生生憋了回去。



        敲门声还在持续。



        不像是隍司的人。



        因为,他们对我态度变了,不会那么毛躁。



        我才上楼多久?杨管事不可能那么快查到精神病院的事情。



        并且,就算有什么事儿,他可以打电话找我的。



        那是谁在敲我的门?



        我轻手轻脚,走到了客厅门前。



        因为敲门动作太大,致使门都在轻颤。



        我凑近猫眼前,瞄着外边儿。



        让我心头一阵错愕的是,门外居然空空如也,哪儿有什么人?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