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140章 棘手和难办

第140章 棘手和难办

        玩火,会自焚的。”领头语气变得更深邃。



        “自焚,好过于死在监管道士手里,更好过于不明不白的被人利用,算计死,不是么?”我脸色不变,语气更镇定。



        “隍司,会是你更好的选择。”



        “杨管事曾算计你,不过自封门之后,他所做之事,可圈可点,只是祁家村门前,他的确无法因为你和张栩闹翻。”



        “他权限不够。”领头再道:“即便是椛萤的特殊,隍司一样不会因为这件事和监管完全翻脸,因为弊大于利。”



        “隍司不会垂涎椛萤,只会保护她。”



        领头这番话,完全就是在开脱和解释了。



        其实,这也是我刻意引导。



        除了表明鬼龛可以是退路,我先前明说了,我和隍司可以有利益关系。



        因此,我没有反驳领头的话。



        等他说完后,我目露思索之色,像是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领头的脸色总算稍稍平复一些,他忽而又道:“杨管事,你安排一个人,去一趟监管,告诉他们,显神已经脱困了,他被鬼龛之人迷惑,胁迫又进了一次祁家村,单独逃了出来,已经到了我们隍司。”



        杨管事点了点头,稍稍后退几步,摸出来手机打电话。



        我神态露出了一丝满意。



        这也是目的之一。



        我来隍司,也要利用隍司告诉监管,我并未加入鬼龛,从而不给孙卓坑我的机会。



        “我需要一点诚意,隍司的诚意。”我再开口时,做了个请的动作。



        领头多看我一眼,回答了但说无妨,才进屋内。



        两人到了沙发处坐下,我取下死人衣,直接交给了领头。



        他眼瞳一缩,显得极其谨慎。



        “西装衣兜里,有一副眼镜,当初赵康就是有这副眼镜,才让烂尾楼形成了凶狱。”我顿了顿,又解释道:“死人衣和这眼镜一起,是配套的,效果会更强劲,我从赵康身上抢出来的。”



        “隍司一直想要这两样东西。”



        我这一番话说完,领头反而重重吐了口浊气,说:“你还是没说目的和想法,又要给隍司东西,先前你说了,免费的才是最贵的,即便隍司想要这两件东西,我也不敢直接收。”



        我这才阐明了自己来意。



        就是因为解决烂尾楼凶狱,让我遇到这两样东西,无形之中,我被抽走了一缕魂,我想要隍司帮忙,将我这缕魂拉出来,那这两件东西不要也罢。



        稍稍一顿,我又道:“赵康曾被误以为是瘟癀鬼,可能也和这两件物品有关,施箐被他吃了,我也不想身边有这么大的隐患。”



        我所说这番话,真真假假,领头是不可能分辨出来的。



        再加上黄叔和司夜的一些说法,更无形中成了佐证。



        领头总算面露恍然之色,喃喃道:“原来如此。”



        “瘟癀鬼……丢魂……”他低头,又面露思索。



        显然,我夹杂的瘟癀鬼说法,会在眼前事情中,形成干扰。



        可我不得不这样说,转移矛头。



        否则的话,我就没办法自圆其说了。



        并且这样一来,无皮鬼就从这个事件中彻底被剥离了出去。



        即便以后有一天,他们在祁家村遇到无皮鬼,也不会怀疑什么。



        只会认为,我三番两次进祁家村,放无皮鬼出来,只是为了自保。



        这时,杨管事回到了屋内,他低声和领头交代,事情安排好了。



        继而目光又落在领头手中,显得目光灼灼。



        先前没关门,我和领头对话,杨管事肯定能听得清楚。



        “显神侄儿丢魂,这事情虽说棘手了一点,但不是不能办,只是看魂丢到了何处,招回来即可。”杨管事言之凿凿。



        “应该没有那么简单。”领头摇摇头,说:“显神同样精通鬼婆术,他都没能召回来,肯定有其他蹊跷。”



        语罢,领头站起身来,又说:“这两样东西,让我带去研究研究,如何?你可以留在椛萤家里休息。”



        “椛萤在黄叔那里失踪了,我揣测你应该知道她下落,让她回来,会更安全。”



        最后一句话,领头像是随口提起。



        我微微眯了眯眼,才回答:“带去研究无碍,不过你们得注意,带上眼镜,穿上死人衣后,可能会被鬼上身。”



        “另外,椛萤的事情,我不知道她去了哪儿。”



        “哦。”领头点点头,他不再多言,招呼了杨管事离开。



        客厅中只剩下我一人,顿显得有些空荡。



        不过,我稍稍也松缓了一些。



        茅有三的话,不能全信,隍司毕竟也有那么多人手,说不定也能看出一些门道,想出办法。



        另外,领头让杨管事去通知监管的人,肯定不简单是为了给我洗脱,同样,可能在告诉监管,不要打椛萤的主意了。



        我都在他们这里了,那椛萤,必然也会在这里。



        当然,这全都是我的推断,我也不可能让椛萤回隍司。



        走至客厅的窗户旁。



        我微眯着眼,眺望着窗外。



        33楼的高度,能俯瞰这靳阳的大部分夜景。



        回来靳阳,不足月余。



        可已经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



        我所想做的事儿,也还没有门路。



        不过,我已经能和隍司,监管周旋。



        只需要一个合适的时机,必然能查到当年是谁鼓动我爸妈进行最后一次行动,也能知道,是谁下的“毒手”!



        再从兜里摸出来了一样东西,那是一枚玉簪。



        我低头,静静看着玉簪许久。



        直觉告诉我,韩趋的事情,才算是我手里捏的最大底牌。



        不知不觉,天边划过了一抹鱼肚白,夜色要被驱散了。



        困意逐渐涌来。



        我收起玉簪,回了房间,给手机充上电,才躺在床上。



        我清楚,白天睡着,就不会“做梦”。



        可梦算是感应,至少能让我知道那缕魂情况和处境。



        只是我无法施以援手,又因此不能好好休息,才成了弊端。



        驱散杂念,我闭眼,沉沉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时,屋内布满了刺目阳光,时间是下午四点钟。



        有几个未接来电,都是杨管事的。



        还有一条消息,是杨管事说,他和领头在办公室等我,给我招魂的事情,有点儿眉目了,不过,事情有些棘手和难办。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