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133章 岔路的深处

第133章 岔路的深处

        稍稍一顿我回头扫了一眼村路,以及更远处韩趋的住处。



        距离太远,完全看不清韩趋的屋门。



        不再犹疑,我再一步踏上了岔路,四肢百骸一阵凉意袭来,整个人好像都有种晕厥感。



        周遭的薄雾逐渐溃散了。



        取而代之的,是清晰的视野。



        我还是站在那个位置。



        可一时间,我竟分辨不出来,自己是离开鬼打墙了,还是依旧在鬼打墙中……



        视线更远处,岔路两侧时而一两棵歪脖子树,再远处一些,便瞧之不见。



        老龚的脑袋还在夜壶上摇摆,晃动。



        他忽然说了句:“去瞅瞅不?”



        一个激灵,我醒转了过来。



        雾气彻底消失不见了,鬼打墙内外的区分,看来就是这雾气。



        “不去看了,这祁家村,能有什么安全的地方?只有更阴森,更诡异。”我哑声回答。



        “哦……”老龚歪着脑袋,不多言了。



        腹中空空,饥饿感涌来。



        我进来祁家村,时间已经很长了……



        恐怕早就超过了一天一夜,除了喝点儿水,粒米未进。



        转身,我正要离开。



        身体忽的一僵,我低头,凝视着自己脚下。



        入目所视,脚下有很多凌乱的脚印。



        岔路相较于正常村路,要湿润的多。



        上一次来我就有所察觉,留下脚印很正常。



        目光稍远一些,看后方正常的村路,村路上却没有丝毫印记。



        按常规道理来说,鬼打墙,是自身陷入某种环境,无法走出去,不停的在一个区域绕弯子。



        我先前所瞧见的一切,都是祁家村的村口范围,是安全区域。



        直觉和本能就告诉我,我一直在正常村路里边儿走。



        可从脚印跟上看,我好像并没有上村路?



        视线再顺着岔路地面的脚印看去,脚印……竟然一直往里蔓延,这代表着,我先前其实在这条岔路上绕弯子?



        只是我视觉,认为是在村口范围内!?



        这很离奇,可在鬼打墙的逻辑上,又并不离奇。



        老些时候,有人进山打猎,却进了灯火通明的大宅,主人热情款待,客人喝的酩酊大醉。



        可等人醒来之后,却发现自己躺在乱坟岗子里,身边是咬了半截的蜈蚣,毒蛇,老鼠,喝下去的是坟头酒,甚至还吃了香烛纸钱。



        鬼打墙的形式有很多种,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



        只是,直觉告诉我,此刻岔路不处于鬼打墙的状态,我最好别进去……



        天知道,直接过去,会不会将报应鬼惊醒?



        正当我要后退时,肩头忽然被拍了一下。



        这忽然一巴掌,让我惊魂失措。



        没有回头,我猛地一旋身,一掌拍出!



        身后,近乎脸贴脸,居然立着一个纸人!



        这纸人模样似是张轨!



        不,他就是张轨!



        张轨同样惊骇,独臂挡住胸前。



        我立即收手,气血都是一阵震荡,呼吸格外粗重。



        “张兄……你怎么还在这里?”我神色错愕。



        前一刻我看地面时,都没有瞧见张轨。



        他这忽然出现的,太过诡异了。



        张轨纸脸略显得僵硬,还有股心有余悸。



        “罗兄……你居然走出来了,你怎么陷进去的?”



        “先前我一回头,你人就不见了,我就知道坏了事,我在原地等了很久,才去牌楼,而外边没有天黑,我不能出去。”



        “先前天黑了,我可以走出去了,可我还是想着,得回来看看你……”



        张轨这一番话,语速极快。



        我才恍然大悟。



        的确,和张轨走到这安全区域时,外边儿就应该是天亮不久,他以纸人载魂,自然无法离开,就算是外边有人接应,也做不到。



        看张轨的模样,他没有丝毫怀疑我。



        喘了口粗气,我才沉声回答:“本来,我当时是跟着你走,可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后腰被人推了一把,直接把我推进岔路里头了,我再醒过神来,就站在村口了……”



        “我来回走了很久,一直在绕路,我都不知道自己走出来了,若是你刚才不拍我,恐怕,我还不晓得应该怎么办。”



        这番话,真真假假。



        真的那一点,就是我从鬼打墙出来之后,的确还有种感觉,自己身处于鬼打墙中。



        张轨显得心有余悸,才催促我赶紧出来,我们得立即出村,祁家村太过诡异。



        我重重点头,立即迈步出了岔路。



        张轨那条独臂抓着我,没有丝毫松懈,我也没挣脱,两人朝着村口牌楼处走去。



        再一次经过村路,那种恍惚的感觉又上来了,好像还是在鬼打墙里一样。



        一直等从牌楼中出去,瞧见了外边儿的树林子,再瞧见了瞿韦那辆黑色的mpv时,我才彻底驱散脑中的浑噩。



        砰的一声闷响,瞿韦下了车,他惊诧无比的看着张轨,又看看我。



        “这……”一时间,瞿韦像是不知道怎么言语一样。



        张轨沉声道:“栽了,罗壶被困,赵希可能死了,通知他们手底下的人,再让我们的人过来轮换你,我尸身受损,罗兄伤势不轻,先撇回去,再送罗兄去一家医院看看。”



        张轨这一番话,极其简单,却将该说的都说了。



        我低头瞅了一眼自己的胳膊。



        破布下边儿,也不知道伤势怎么样了。



        疮药理论上来说能止血,我也用了糯米拔毒,不过还是不晓得,会不会有点儿别的感染,现在松懈下来,伤口一直在发痒。



        “罗兄,你看我安排如何?”张轨又投以我询问的目光。



        “张兄如何安排,我便如何做就是。”我回答。



        张轨点点头,做了个请的动作,示意我上车。



        再之后的事情,简单多了。



        我在车上等,瞿韦打了好几个电话。



        张轨一直在车旁待着没上来。



        一直当有另外的车来了之后,张轨一副纸人身子和他们沟通,那些人都守在祁家村口,我们才离开。



        瞿韦先将张轨送回了周围满是棚户的大院,又驱车带着我离开,去了市区一家医院。



        他将车停在了停车场,和善且恭敬的说,让我去看看,他在这里等。



        我下了车,径直走向急诊方向。



        这时,我才方便拿出来手机。



        祁家村一直没信号,在车上,我也不方便拿出来看。



        手机有很多未接来电,椛萤的,杨管事的都有。



        还有几条信息,有一条是椛萤的,让我看到手机,迅速给她回电。



        另外几条就是杨管事,一直问我情况怎么样了,为什么不和他沟通?电话也打不通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不晓得的,还以为杨管事简直比老秦头,甚至比唐全和椛萤还要关心我的安危。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