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124章 毫发无伤

第124章 毫发无伤

        上山顶这一遭,虽然没获得什么,但推断出来很多关键信息。



        站起身,我刚走出堂屋,准备原路下山。



        这十个时辰要做的事情还不少,找到赵康只是其中之一。



        赵希得死。



        尽管罗壶说,他很有可能已经被咬死了,但死要见尸。



        罗壶也得死,就算只剩下一颗头,他都不能活着出去。



        若是他回到了张轨尸身旁,那说不得,我就得下狠手,连张轨一并了结!



        不加入鬼龛,却不代表,我要彻底得罪他们,再给自己树立一尊大敌。



        刚上连廊,我脚步又微微一僵。



        扭头,看向连廊尽头那道门。



        心跳的速度,陡然加快。



        阴阳先生的住所,这里又没有鬼……



        那还有没有什么东西,值得被带走?



        老秦头的家当太简陋了,一个包裹里只放着几个龟甲,还有一本我翻不开的书,那就是他的算命术。



        椛萤说老秦头是阴阳先生,不过他留给我的东西,却只有算命先生的。



        这里,是否会有阴阳先生的传承?



        或者,会不会有关于祁家村更多的隐秘!?



        如果我能更了解这里,那就不需要二十小时内离开了。



        额头上又泌出了汗珠,我呼吸更急促,并没有往外走,而是走向连廊尽头的那道门门!



        十几步路,走过堂屋的墙,抵达门前。



        门上挂着一把锁,死沉死沉的。



        我摸出来了开锁的铜丝,三两下,便将这锁头撬开。



        打开门后,入目的是一个干净的后院。



        花圃生长的很茂密,秋日也开着花。



        两侧有数个房间,正中间则是一个稍小的堂屋。



        我瞳孔微缩,这后院,怎么又这么干净了!?



        心头格外谨慎,一时间,我又打了退堂鼓。



        如无必要,我的确不想和宅子里的鬼打交道!



        可就在这时,右眼却一阵冰凉!



        就像是一根冰冷的针刺,扎进了眼珠中!



        我清晰的感觉到,右侧某个房间,有人在盯着我!



        一时间,退堂鼓的念头,来得更凶!



        正要直接后退,老龚忽然窜出来了脑袋,往后一转。



        它眼珠直溜的瞪着我后方,干巴巴的嚎了一声:“老娘们,瞅我爷干啥!?”



        老龚这模样,竟是又恢复了之前的灵便。



        可我头皮陡然发麻!



        身后有东西!?



        没有转身,我猛地往前疾走两步,回头一看。



        杵在连廊后门处,我身后一步位置的,还真有个“人”!



        不!她不是人,是鬼!



        面孔极其熟悉,竟然是赵萳!



        赵萳双目漆黑,脸上全然是怨毒,死死盯着我。



        她右手探出一截,看那动作,本来都要悄无声息的推到我后心了……



        老龚的反应太及时,才让我反应过来!



        赵萳在这里……



        那右屋给我的视线感,是赵康?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吱呀声咯吱咯吱的响起,余光瞧见,右侧的门果然开了。



        杵在门前头的,是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他带着一副无边框眼镜儿,脸颊很有肉。



        赵康的眼珠子是血红的。



        本来在烂尾楼时,他还是怨鬼,朝着血怨厉鬼转变中,没想到和无皮鬼剥离后,竟成了血怨厉鬼!



        心头又是一沉。



        我警觉的看着赵萳,又余光瞟向赵康,朝着左侧的方向微微退去。



        赵萳轻飘飘的进了连廊门内。



        轰然一声闷响,后门死死闭合。



        赵康依旧站在右侧的厢房门前,一双血红眼珠直愣愣的瞅着我。



        我微眯着眼,哑声喊了一句:“赵康!”



        我是想着尝试,言语能不能劝服他。



        毕竟,这里没有其余人,我没必要下死手!



        而且……看赵康现在这状态,我还不一定是他对手……



        可没想到,还没等我再开口,赵康忽然阴厉的说了句:“为什么,要把我妹妹牵扯进来?”



        他眼珠子瞪得极大,几乎快要溢血了!



        胸口猛地起伏,鼻翼中冒出来一阵阵灰气,他身上的死人衣西装,似乎都带上了一层幽幽灰色。



        下一秒,赵萳空洞,凄然的话音在后院内炸响。



        “为什么!你害了我哥,还要骗我!”



        语罢的瞬间,她猛地朝着我扑来,两只手绷直,漆黑尖锐的指甲,朝着我心口插来!



        我脸色彻底变了。



        和谈的可能性,彻底破灭!



        赵康怨恨我,牵连赵萳,将她的死归咎在我身上!



        而赵萳更恨我,先前让无皮鬼吃了赵康!



        左手猛地拔出哭丧棒,朝着赵萳面门抽去。



        右手随时准备用鸡尾翎!



        怨鬼,哭丧棒就能打退,而赵康这样的血怨厉鬼,恐怕只有鸡尾翎的杀术能震慑一二!



        啪!



        哭丧棒抽在了赵萳头顶,她瞬间皮开肉绽,尖叫着后退。



        说真的,我内心是极其不忍!



        倒退一万步,如果不牵扯赵萳进来,不去找古着店,她的确不会被无皮鬼化作的赵康找上,那就不会死了……



        我是沾责任的!



        可现在没办法,局面已经成了这样,我总不可能束手等死!



        赵萳刚退下去,赵康便朝着我疾步走来。



        吧嗒吧嗒的皮鞋踩踏声,让我头皮一阵发麻,心头更骇然。



        恍惚间赵康的脸,竟成了那西装老头的脸一样,只不过他双目是血红的,西装老头只有一只独眼!



        不过,瞬间我就发现了不对劲,右眼骤然一闭。



        左眼瞧见的,哪儿是什么西装老头,就是赵康!



        右手骤然拔出鸡尾翎,我同时往前踏步,狠狠挥手而出!



        赵康双臂陡然抬起,直接接住我的右臂。



        就在这时,赵萳再次扑向我!



        我左臂一甩,哭丧棒狠狠飞出,歘的一声,直接贯穿赵萳的头顶,她魂魄轰然一下迸裂,成了一团灰气!



        赵康一声尖叫,力道更大,我小臂本来就有伤,这撕裂的疼痛,让我颤抖的险些让鸡尾翎脱手而出!



        左手瞬间在右臂上一抹,鸡尾翎换了一只手!



        我狠狠朝着赵康的头顶刺下!



        他腾出一条胳膊要来挡,我咬破舌尖,一口血喷出!



        他顿时有了退避动作,鸡尾翎牢牢扎穿他的额头!



        “鸡冠血,阳煞翎!杀术至,魂命断!”



        凌厉的咒法声,在院内回荡。



        赵康头顶滋滋冒着白烟,焦糊的味道更骤然涌来。



        我只觉得脑袋一阵撕裂的抽疼,一声闷哼,竟哇的吐了口血!



        插在赵康头顶的鸡尾翎,却一下子变得焦黑……



        我脸色变了!



        杀术伤魂的根源来自于魂魄。



        我魂很浑厚,实质上是瘟癀命,又遮掩了一层过阴命!



        老秦头层说过,如果我动用了杀术,就算是血怨厉鬼也能一拼,至少有让我离开的机会!



        可现在赵康居然毫发无伤?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