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117章 正常的诡异

第117章 正常的诡异

        紧接着,我又撕了一条布,将那鸡冠子和尾翎缠起来,挂在腰间!



        我动作极快,赵希稍稍松了口气。



        “罗兄够果断,我还以为,你想保住这只鸡呢。”赵希抱了抱拳。



        我勉强一笑,没吭声。



        鸡没有继续淌血了,我将其尸体甩在地上。



        端着血碗,我推开堂屋门,快速走至院门前,绕着篱笆倒了一圈儿。



        血浸没进泥土里,散发着黑红。



        这期间,我也警惕地看着那三只饿死鬼离开的方向。



        还好,他们并没有回来。



        很快,血倒干净了,我又回到堂屋内,吐了口浊气,说道:“鸡血有煞气,这院子,即便有鬼靠近,都不会入内了。”



        赵希点点头,眼中却总算露出不安,道:“时间过久了,不太对劲,就算张轨可能出事,那罗壶也不应该出问题,怎么还没过来?”



        “张轨是死不了的……可罗壶要死了,就真死了。”赵希脸色愈沉。



        我随即就明悟了,怪不得张轨也敢拼。



        他本身就是借尸还魂,尸体真没用了,大不了魂魄再遁走,金蝉脱壳。



        罗壶却不一样,他是实打实的活人,死了,就真的没了命。



        没有说话,我保持沉默。



        媪并不弱,我右臂受的创伤,是这么多年来最严重的。



        赵希这副模样,肯定隐伤也不轻。



        罗壶但凡比我们弱一点,搞不好真的会死。



        余光瞧了一眼无头鸡尸,内心还是烦闷。



        六年鸡,就这样浪费了。



        不知不觉间,赵希脚下的影子又弥漫在我脚下,阴寒的感觉涌来,不过更能遮掩我身上的人味儿。



        先前椛萤就说过,我们是人,肯定躲避不了饿死鬼,这样一来,就可以瞒天过海了。



        许久,我总算压下了烦闷感,倒也还好,鸡血给院子加了一层防护。



        最重要的鸡尾翎,以及鸡冠子我还留下来了,能用九流术中最霸道的一种术!



        一眨眼,又过了十几分钟,赵希按耐不住,说要去找罗壶时,沉闷的脚步声再一次入耳。



        我俩同时去看门缝。



        田埂处上来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不正是罗壶吗。



        他倒是没什么损伤,不过,背着的一人却显得极其可怖。



        张轨的脑袋被生生开了瓢,完全吃空了。



        瞪大的双目,全然是死寂。



        罗壶进院时,鼻翼猛嗅,赵希则重重咳嗽了一声,罗壶才松了一口气,疾步朝着堂屋走来。



        我随即开了门。



        罗壶进院后,扫了我们一眼,先是微露喜色,随即看向我,神色一僵,略有错愕。



        “罗兄右臂受伤,不过除此之外,别无大碍,你不用担心。”赵希沉声开口。



        罗壶没吭声,看向赵希,眉头却紧皱不少。



        “我也没事,一点点小伤。”赵希咳嗽一声,他再看向张轨,脸色却难看起来。



        “媪的确难对付,更克制尸体,张轨的魂魄呢?”随即赵希又问。



        我总觉得,好像有哪点不正常,可事实上,好像哪儿都是对的,没什么不正常。



        “媪啃尸的时候,他应该没来得及逃出去,尸身被生食,魂魄感受的痛苦太多,溃散了,一时半会儿,不好恢复。”



        “我怕他尸身留在那里,他就恢复不了了,便从那只媪口中夺出。”罗壶瓮声回答。



        我心头微凛。



        夺出?



        那这样一来,罗壶比我和赵希都强?



        才能对付了自己引走的媪,再去救下张轨尸身。



        我目光凝视着张轨尸体,从他涣散的眸子中,的确能看出魂魄溃散的空洞。



        这种痛苦,不亚于他再死了一遍,想要恢复,的确有些棘手了。



        “也算是给张轨一个教训了。”赵希微吁了一口气,神态倒是没有怪张轨。



        “那只鸡,死了?”



        罗壶将张轨尸身放下,瞅了一眼老鸡。



        赵希这才说了先前我们遇到饿死鬼,他又用鬼影笼罩,保护我的过程,结果那畜生东西不晓得,差点儿打鸣破坏了。



        顿了顿,赵希说:“还好罗兄反应及时,一刀断喉。”



        他看向我,神色更亲近了些。



        罗壶若有所思,他忽然说:“那把你的鬼影收回去吧,我这里有遮掩气息的阴牌。”



        说着,罗壶就要摘下脖子上挂着的半透明佛像。



        “还是算了吧,你那阴牌里头装的都是什么?何必给罗兄找不痛快?万一抵触呢?”赵希笑了笑,直接婉拒。



        接着,赵希又告诉我,罗壶一身佛牌,一个正牌都没有,全是阴牌,相当于挂了满身恶鬼。



        这些鬼和他之间又没有多大媒介,不像是被养出来的鬼好控制。



        我这才恍然大悟。



        佛牌这东西我不熟,多少听老秦头提过一些,亦正亦邪。



        不过老秦头尤为告诫我,最好不接触佛牌,有的东西太过折损德行,更容易被反噬。



        “只要能遮掩气息,怎么样都可以。”我说了一句两边都不会得罪的话。



        罗壶好像稍显不满,瞥了赵希一眼。



        看上去,罗壶人不错,不过心眼子要稍小一些?



        随后,我又开口拉开了话题,道:“那是现在就商议找赵康,还是等张轨魂魄凝聚回来后?”



        “等不了他了,他魂魄回来了,也起不到帮助,他不算是鬼,只能钻回这具残躯里,到时候动弹不得。我们只能出去之后,再给他换皮囊,他身上的鬼,倒是可以放出来用,只是,不太好操作。”



        “罗家兄弟,交给你来?”罗壶又看向我道。



        他二话不说,就在张轨的衣服里翻找起来。



        赵希脸色再变了变,拦住了罗壶。



        “我看,不太方便。”他沉声再道:“我们三人,一样有办法,先前不也说了,不让张轨进来吗?现在他出了事,我们拿走他养的鬼,万一那些鬼被折损了,不好交代。”



        罗壶微眯着眼,忽然盯着赵希的脸,他没说话,不过眼神,却变得稍稍冷冽。



        我又觉得不对劲了。



        这两人,怎么好像话里藏话似的?



        罗壶出发点没错,都是给我便利。



        赵希看似阻拦,可他的出发点,同样没错……



        两人都是正常,我却依旧觉得,这不正常……



        就在这时,更怪异的一幕发生了。



        本来悬在夜壶上的老龚,扭过头来,冲着我阴森发笑!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