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115章 受创!

第115章 受创!

        我一阵鸡皮疙瘩,同时恍然大悟。



        不过,仅剩下的那只媪盯着我,羊眼同样诡异地转动,粗糙的舌头舔了舔嘴角。



        那眼神像是饿久了的狗,在看食物。



        我心沉下来许多,尸体不一样是人死之后吗?



        椛萤说过,一般情况下,媪不伤人,现在就不是一般情况,一只媪被杀,一只受伤,这显然不是一般情况。



        双手微抖,入手的不是两枚剃头刀,而是粗长的封棺铁钉!



        小腿肌肉就是人发力的核心,我猛地窜出,直接逼近那媪!



        封棺铁钉同时拍出!



        那媪竟然不闪躲,尖长的嘴巴猛张开,稀疏不齐的獠牙狠狠朝着我胳膊咬来!



        “找死!”我一声低喝,封棺铁钉同时拍向媪的头!



        它想咬我。



        可我想要毙它的命!



        两枚铁钉近乎同时拍在天灵盖上。



        按道理说,这种封棺铁钉的锋锐,加上我的手劲儿,它这样不闪躲,必死无疑!



        可我没想到的是,它的脑壳就像是铁疙瘩一样硬!



        铁钉居然一滑,没有刺穿头颅,反倒滑着斜刺进了皮肉里!



        媪的羊眼瞬间通红,是因为痛!



        它狠狠一口咬在我右臂上,冰凉的感觉,就像是被粗针贯穿,下一瞬才是剧痛!



        我一声闷哼,眼珠子同样红了!



        它猛地往后一拽,脑袋还狠甩!



        那种疼痛感,让我目眦欲裂,我骤然一跃,身体一翻,直接骑坐在了媪的背上。



        另一只胳膊狠狠夹住媪的脖子,死命一掰!



        这一掰,我竟然没掰动!



        双腿同样死夹着媪的脖颈,可他身体太粗壮,根本不奏效!



        它还在用力甩头,疼痛感让我阵阵昏厥,我感觉胳膊的肉都要被撕下来了!



        额头上大汗淋漓,我心头骤然发狠,另一只手不再掰脖子,而是朝着它没有闭合的嘴巴一探!



        那媪明显稍稍张嘴,它发出尖利的咴儿咴儿声,像是老太咳嗽,又像是笑!



        笑我自己送手给他咬!



        这瞬息间,我猛地拔出受伤的手臂,另一只手钻进它口腔中!



        它狠狠咬下!



        若是被咬中,恐怕我这只手掌要直接断掉!



        不过我速度更快,整只手,完全塞进了它喉咙里,抓住一截软肉,死命一拽!



        温暖,粘腻,口腔中的嫩肉好像被我扯破了!



        沉闷的惨叫中,媪疯了一样要后退。



        可我就骑在它脖子上,它根本无从退避,被我抓住喉咙里的肉,更让它闭不上口!



        再死命一拽!



        感觉拽出来了一条血淋淋的东西!



        媪凄厉的惨叫,就像是炸雷一样。



        它狂奔逃窜,我骤然一个翻身,从它身上跳下来!



        霎那间,它冲进了荒草中,不见了踪影……



        我一只手不停的发抖,血滴滴答答的往外淌。



        而我另一只手更血淋淋的,不过并非我自己的血,手中还死死拽着一根血呼啦差的口条。



        这种程度的伤,痛得让我心颤。



        我不敢驻足,快速转身,朝着荒田外疾走!



        一时间,周遭又显得极其安静。



        我不知道张轨,罗壶,以及赵希怎么样了,只是昏厥的感觉疯狂涌来,手臂从火辣辣的疼痛,都快要麻木!



        终于到了田埂边上,我一步窜出路埂。



        跌跌撞撞进了院子后,那根血淋淋的口条我猛地一甩,甩出大量血珠,覆盖了我流淌的血。



        紧接着,我将口条扔在院子地上,快速进了堂屋内。



        随后,砰的一声关上门。



        撕拉,我直接扯掉了手臂上的衣服。



        光秃秃的胳膊上,起码有十几个血洞,血珠还在往外冒!



        我快速从兜里摸出来一个小包,撕开后,直接朝着胳膊一裹!



        细密的白色糯米,全部覆盖在小臂上。



        瞬间,糯米就被黑色浸染,我一声闷哼,小臂从麻木又变得滚烫。



        我粗重地喘息着,太阳穴都在狂跳不止。



        还好,媪的牙齿只是尖锐,不够长,没有深入肌肉里,否则我这条胳膊是真废了。



        很快,糯米彻底成了漆黑色。



        我再次取出来一小包糯米,覆盖在手臂上。



        这一次,糯米没有完全吸附,有一些散落在地上。



        媪常年啃食死人脑,牙齿上附着浓郁尸毒,糯米是拔毒的,还好我速度够快,毒性还没有深入,一次拔毒就差不多了。



        几分钟后,第二把糯米成了,我拨拉下来后,伤口冒出来的血不再发黑,而是鲜红。



        再拿出来小瓷瓶,倒出来粉末泛黄的创伤药,均匀涂抹至伤口中,血很快止住,凝结成了血痂。



        狂跳的心脏稍稍平复,太阳穴慢慢恢复平静。



        我收起瓷瓶,再拿出来一瓶子,倒出来一枚滋阳丹,一口吞服下去,失血过多的亏空感,逐渐被弥补……



        不过,滋阳丹不多了,总共就十枚,椛萤吃了两,我消耗一枚,只剩下七枚。



        急匆匆的脚步声忽然入耳。



        我立即猫腰至门前,从门缝中瞧见一人入院!



        那人赫然是赵希!



        只不过赵希显得更瘦,肚子反而微微鼓起。



        他惊疑扫过地面的血淋淋口条,骤然驻足。



        我快速拉开门,他神态更惊。



        “赵兄,快进来!”我低喊一声,赵希面露喜色,匆匆步入门内。



        我快速关上门,赵希正一脸佩服,说:“罗兄居然生拔了那畜生的舌……”



        下一秒,赵希瞧见我胳膊伤口,倒吸一口凉气。



        “罗兄,你还好吧!?”他眼皮狂跳。



        “无碍……”我喘了一口气,注意到赵希身下的影子,好像稀薄了一些,那只鬼婴也不见了。



        他脱困,同样也付出了代价。



        “不知道罗壶和张轨怎么样了……”我语气极不自然。



        赵希沉默了几秒钟,才说:“罗壶应该没事,他身上的鬼,比我还多,张轨就麻烦多了,媪是冲着他去的,还是我们不够信任罗兄。”



        赵希脸色多少有些难看,又道:“要是张轨不进来,应该不惊动媪,我们不会被分散,更不会受伤。”



        “张兄同样是为了后续行动考虑,赵兄还请谅解。”我语气凝重,替张轨说了话。



        赵希稍稍平复一些,才说:“还是罗兄性子更沉稳一些。”



        “先等他们过来,我们才能商议怎么行动。”我颔首又道。



        接着,我从里侧的衣服,扯下来一条布,仔仔细细的缠绕着小臂伤口,形成了绷带一般。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