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110章 问题很大,极其邪门,身不由己!

第110章 问题很大,极其邪门,身不由己!

        屋子里很安静,没有丝毫的噪音。



        这种极度的安静下,时间就变得更缓慢。



        我收起了自己的同情和怜悯心。



        追根究底,如果不是赵康买了古着店的眼镜自杀在烂尾楼,就不会出现后续发生的所有事情。



        我也并不觉得受害者有罪论,只能说,赵康活得悲惨不假,其余遭他连累的人,更为凄惨。



        我可怜他?谁可怜我?



        最多我替他善后,让他在老家的老婆,得到一笔能养大孩子的钱。



        至此,我内心通泰多了。



        在茅有三家睡了很久,我没有困意,检查复盘了一遍身上的物品。



        随身携带阴山竹的人皮纸,贴腰别着的枣木哭丧棒,以及桃木钉,封棺铁钉,乱七八糟的一些小物件。



        丧葬一脉的九流术,很多物件占地都不小。



        上一次在隍司,更锣被破了,以至于我除了一些更夫的手脚功夫,便用不上打更的招式。



        最能发挥棺材匠实力的,是抬棺龙杠,我无法随身携带。



        赶尸人的金钱剑,撞铃……等等,全都在我的行李箱里,放在了椛萤家。



        带不足家伙式,对实力掣肘很大。



        不过,祁家村都是鬼,即便我全带上了,也起不到多大帮助。



        还是纸扎和鬼婆术,对付鬼最灵便。



        思绪落定,我起身推开房门。



        屋外直挺挺立着一人。



        是先前给张轨涂抹尸油,又带我进房间那人。



        他腰身微弯,一副听我吩咐的态度。



        “我要一只公鸡,年份要超过六年,鸡蹬爪最好超过两寸,能弄到吗?”我没有客气,直接问。



        农村里常说,犬无八年,鸡无六载,是因为年份越久,这些东西越通人性。



        物老成精,尤其是鸡犬常伴在人身边,学了人的习性,见惯了人宰杀同类,难免做出一些危害的事情。



        然而,这只是针对普通人而言。



        对于下九流来说,八年狗,六年鸡的作用就太多了。



        抬棺匠以雄鸡镇棺头,捞尸人以雄鸡压河鬼,接阴婆靠鸡冠血以及尾翎伤凶魂,诛煞尸……



        “六年鸡……”那人眼中闪过些许不适,顿了顿,又问:“我去试试,您还有什么需求?”



        “再要一个背篓吧,能遮掩视线,不至于将鸡憋死。对了,你怎么称呼?”我继而又问。



        “瞿韦。”那人稍稍低头回答,紧接着,他后退两步,才转身朝着大院铁门走去。



        我在门前站了许久,静静打量这院中的布置,才发现,除了青灰色的砖墙上有红字外,院前上同样有红色标语,一些话语极有时代气息,只不过,早就过了那些年头。



        这期间,铁门又开合几次,有人回来,他们警惕瞥我一眼,又进入了不同房间。



        我退回屋内,关上门。



        没有加入鬼龛,只是粗浅的合作,我不可能博取人多少信任。



        这时,手机叮了一声,不是电话,居然是一条陌生的短信。



        瞟了一眼内容,这信息居然是杨管事发过来的,他意思是,我知不知道上了什么人的车?有的东西,开弓没有回头箭,千万不要行将踏错,否则谁都救不了我,现在立即去找他们,还来得及。



        隍司依旧会和我好好合作,也会阻止监管对我动手。



        我稍蹙眉,心头只有冰冷。



        当时张栩要抓我,杨管事可是直接撒手后退。



        在冥坊前边儿跟踪我,又弄到我号码发信息让我去找他们。



        不过是我依旧有利用价值,甚至还能将椛萤带回去!



        唯有一个小问题……



        他们居然知道那辆车是鬼龛组织的?



        转念一想,什么车能逃过监管和隍司的追查?再加上当时的张轨脑袋都裂开了,一副尸体模样……倒也正常了。



        我思绪很灵活,回了一条消息:“茅有三说,不会有人敢在冥坊附近下手,可他们对我用了鬼迷窍,我被带走时不知情,以为是椛萤来了!现在他们想我加入,我拒绝后,被软禁了起来。”



        杨管事这人很阴险。



        如果我态度强硬,让他察觉不到希望,搞不好他就会添油加醋,颠倒黑白地说一些东西。



        而我用这种方式,结果就未必!



        果然,仅仅几秒钟后,一条新信息就回了过来。



        “显神侄儿,你在哪儿?如果有地标,我立即遣人来救你!你可千万要秉持本心!鬼龛组织的问题很大!极其邪门!一旦你入内,就身不由己了!”



        顿了顿,我再回给杨管事一条:“我不知道此时在哪儿,这里是个空房间,不过,他们好像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显神侄儿,你务必要找机会弄清位置,或者他们要带你去哪儿的时候,及时通知我!此事事关重大!领头发了话,不惜代价救你出来!”



        杨管事又是一条信息发了过来。



        我回了一个好字。



        便微眯着眼,收起手机。



        脑袋里却萦绕着杨管事说的那几个字眼。



        鬼龛组织,问题很大,极其邪门,以及……身不由己!



        这更坚定了我那个想法,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一晃眼,过了快两小时了,瞿韦没来敲门,张轨也没再来,我去木床上躺下。



        这并不像是在城中村,或者是椛萤家里,我能完全没有顾忌地睡。



        眼睛是半睁着的,保持半睡半醒的状态。



        我十来岁那会儿,学九流术之前,第一件事情是练胆。



        老秦头会把我甩去乱葬岗。



        那种地方,不光是坟里头躺着煞尸,甚至还有活尸煞走动。



        正常的煞尸不能动弹,能凭借煞气让周围发生异变,特殊的煞尸僵化后可以提简单行动,而活尸煞同活人无异。



        那天的韩趋,就是一种活尸煞!



        最开始我在乱葬岗都不敢睡觉,最后实在不行了,坐下歇息都能睡着,还差点儿被尸掏了心。



        再之后,我才练出来这种半睁眼睡的本事……



        视线稍显的涣散,墙顶变得发黑,墙角的蛛丝网从清晰成了模糊。



        我渐渐睡了过去,却依旧保持着听觉。



        可很快,我意识就感觉到了一阵空洞,然后便是大口大口的喘息声,从我自己口中传出!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