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109章 鬼龛

第109章 鬼龛

        张轨没有犹豫,直接点头。



        这反倒是让我心头一凛。



        正常人都晓得,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道理。



        这鬼龛组织,只给人好处,不要人回报?



        天底下,就有这么好的事儿?



        “罗兄,如何?而且我们组织,势力范围远不止是靳阳。每个城区的监管不同,也不全是道士,隍司这种组织,大同小异,各地都有,同样不是一个体系。”



        “监管道士说是团结,可也只是一个队伍才团结,不同派别,你看他们能否交心?”



        “鬼龛是一个体系,只要你加入进来,就会得到庇护,养鬼又如何?谁敢多说半句话!?”



        话音至此,张轨眼中多出一丝得意,以及倨傲!



        只不过他脸还是脱不了死板,僵硬,以及神态最深处的冷厉。



        我对张轨多了一丝警惕,脸色没有什么表现。



        内心也在衡量,假意加入这个组织的利弊。



        摆在明面上的好处,是庇护,以及避免被跟踪。



        弊端却更多,譬如,监管道士现在要对我动手,多是因为我对丰瀚轩做的事儿,以及孙卓那边的手脚。



        我真要和监管道士理论,在有实力的情况下,他们肯定不敢直接撕破。



        可一旦加入了鬼龛,那就给了监管堂而皇之对付我的理由!



        这只是其中之一。



        最主要的,是从一个“正常人”,变成了非正常的组织成员,性质就完全不同了。



        我本质上,做不了张轨一般的人。



        思绪落定,我重重吐了口浊气。



        张轨满脸期待地看着我,似在等我的回答。



        “不加入,就不能合作了?是么?”我脸上故意带着些许犹疑。



        张轨死板的脸稍稍拧巴,摇头说:“这只是我的计划和提议而已,罗兄当然能够拒绝,不过,我还是很想和罗兄合作。”



        “行,那我们便先合作吧。”我顺嘴就回答。



        张轨眼中闪过一抹失望。



        很薄弱,但还是被我瞧见了。



        这时,张轨咳嗽了一声,又道:“罗兄是想看看我们的实力?再做抉择?”



        我没有否认,只是笑了笑。



        再之后,张轨就单刀直入,说了他目的。



        他想要地气被吸干的那只鬼,鬼既然在祁家村,他就希望我带路进去一次。



        毕竟,这么多年来,他们组织也进过祁家村深处,却并没有人活着出来。



        我心头又是微凛。



        这不刚好正中我下怀。



        本身我就想要再进一次鬼打墙,说不定就能找到控制报应鬼的东西!



        此外,茅有三说我丢了一缕魂。



        我必然还得从死人衣身上找缘由!得将那缕魂弄回来!



        愿意和张轨谈,就是我认为,可能会有破局之法!



        现在看来,还真有那么一丝可能!



        张轨看我的眼神略显得慎重。



        我收起思索,才道:“祁家村的危险,你们了解多少?”



        总算,张轨露出了喜色。



        他沉声说道:“乙类凶狱,不过,并没有完全展现出能力。”



        “嗯?”我稍显的不解。



        张轨才解释道:“凶狱一旦到了乙类,甲类,就会不停地扩散,以一个点为核心,囊括许多地方,滋生更多的恶鬼,不过,多年前一个极为厉害的先生,在祁家村外围放置了一只报应鬼,限制凶狱扩散,这些年,祁家村外围倒是没什么危险了,成了监管那群道士的地盘,内部依旧凶险。”



        我若有所思,张轨这说法,和椛萤的如出一辙。



        脸上稍露出一丝担忧,我又道:“既然你们没有人活着出来过,那还要进去?即便是有我带路,也绝对没那么轻松,我是运气好,才活着出来的,里边儿的凶险更多。”



        张轨眼中却闪过一丝神秘,他道:“罗兄不用担心这一点,既然我敢进去,就肯定有底牌。”



        至此,张轨不愿意透露更多了。



        我依旧蹙眉。



        这倒不是故意为之,是实打实的思量。



        祁家村的危险,是真的不能小觑。



        “这样吧,罗兄,我可以破例交给你一样东西,其实,应该加入了组织,参与特殊的事件,才能拿到这件物品。”张轨摸出来了一样物事,那是一个约莫两指大小的白色陶人。



        陶人的五官是残缺的,眼耳鼻都没有,只有半个绿豆大小的嘴巴,微微张开。



        没等我疑问,张轨就和我解释了,遇到致命凶险,就将血滴在这个陶人上,自然能脱险,只要不招惹到祁家村的报应鬼,深村的那些鬼都无碍。



        顿了顿,张轨又说:“至于报应鬼的触发条件,算是公开的秘密,罗兄应该知道?当然,如果用了陶人,就尽快离村,不要继续探索下去,肯定保命无虞。”



        我接过了陶人,入手,就是一阵刺骨的冰凉,甚至还有一股吸扯感,像是要将我的血抽出来一样!



        将陶人收起来之后,我差不多心也定了,答道:“可以去。”



        张轨更显得大喜过望。



        他连连点头,说:“那罗兄好好休息,给我一点时间,我去组织人手,还有,先前遭人伤了,这尸骨用不得了,得换换,罗兄有什么要求,出门即可叫人。”



        “张兄不用客气。”我语气友善地回答。



        张轨立即起身,和我一抱拳,匆匆走出屋外。



        门关上后,我从怀中取出来一样东西,正是那老妇给我的相框。



        底牌,不止一张了。



        张轨给我的陶人,遭遇危险,有可能逼出来的无头女,老秦头给我的手指。



        关键时刻,我还能躲到老妇那里去。



        深呼吸数次,我收起了其余杂念,更是在思考,是什么时间进入报应鬼的鬼打墙节点更好?



        不知道这一次进去,往东的岔路还在不在。



        我似乎可以利用一下张轨等人?



        其实,他们也在利用我,我内心并没有什么芥蒂。



        他们想要的鬼,应该是无皮鬼,好从无皮鬼身上找到地气的线索。



        我又怎么可能将矛头引导在自己身上?



        赵康披着死人衣,这又刚好有机会!



        可我还是不确定,赵康会不会说出来什么。



        最好的情况,是拿下来死人衣之后,赵康被吃,或者被鬼杀!



        只是,我内心又有犹豫。



        这对于赵康来说未免过于冰冷无情。毕竟主导杀死赵萳,施箐的,应该是无皮鬼,而绝非他。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