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78章 别下车!

第78章 别下车!

        吃了它。”我语气果断。



        椛萤稍一迟疑,才接过瓷瓶,倒出几枚小拇指尖大小,紫红色的药丸。



        车内随即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腥气,椛萤眉头紧蹙,微微有种作呕感。



        “一枚就够了。”我再提醒。



        椛萤倒回多余药丸,艰难服下一颗。



        随后她立即将瓷瓶还给我,打开车窗大口大口地吸气,好像迟一秒,就会吐出来似的。



        肉眼可见间,她煞白的脸色变得红润,先前气血两亏的模样消失了。



        “这是什么药?”椛萤回过头,呆呆地问我。



        “师父的独门秘药,目前我只有这几粒。”我如实回答。



        瓷瓶中的药丸,的确是老秦头秘制的滋阳丹。



        药方我有,可制作工艺复杂,材料更复杂,老秦头说过,这药下九流做不了。



        因此,即便是我最近频繁用阳煞血,也没舍得吃。



        思绪间,我又和椛萤说:“先回你家里,就算要找隍司帮忙,却也不能放低了身段,和他们说,我考虑谈一谈。”



        椛萤轻点头,道:“也只能这样了。”



        车回返的过程中,我电话响了。



        接通后,熟悉中略不安的女声传来。



        “是唐迁吗?”



        瞬间我就反应过来,联系我的是赵康的妹妹,赵萳!



        她找我做什么?



        说实在的,我隐隐有些觉得对不住赵萳。



        毕竟,她和赵康兄妹情深,她帮忙找到古着店,也是觉得我和赵康是朋友,想要赵康安息。



        可事实上,赵康被无皮鬼吃了。



        人杀不了鬼,只能镇压,鬼却可以杀鬼,吃鬼也是一种形式。



        这比之所谓的魂飞魄散,相差无几。



        “我是。”我极力保持着语态镇定。



        可能赵萳要问的,是赵康的情况?



        毕竟烂尾楼的凶狱被解决后,我并没有找过她说后续。



        我思绪很快,是在想着怎么解释。



        赵萳不安的声音变得浓郁许多。



        “我家里出了点事儿,你能帮忙来看看吗?”



        我瞳仁瞬的微缩,心里却松了一大口气。



        还好,她没问赵康。



        因为我还真没想到怎么开口,而且我内心多多少少带着一些内疚。



        便复而问她,遇到了什么事儿?



        赵萳语气更惧怕了,快哭了一样,说:“前两天,我捡到一卷钱……结果每天晚上,都有人来敲门,可猫眼外边什么都没有。”



        “唐大哥……我在小区门口等你行吗?”



        我思绪极快,眉头微皱起来。



        随即我回答:“行,我来看看。”



        赵萳顿时惊喜说:“好!”



        可下一秒,电话竟然嘟嘟挂断了……



        “谁找你?你要去看什么?”椛萤神态略不自然。



        我简单解释了赵萳所说的事情。



        又说了,本身我们商议的,就是她先告诉隍司,我打算谈一谈。



        现在刚好,我去看看赵萳那边的事儿,她去找领头和杨管事。



        我完全不出现,她反而更能占据主动。



        椛萤沉默片刻,不自然说:“事情是这样没错,可你一样能随便找个地方等我,有必要去找那个赵萳吗?”



        “她应该只是捡了借命钱,事情很小,她哥也挺可怜的。”我回答。



        关于这件事情,椛萤所知道的,也就是我对黄叔的解释。



        对于赵康被吃了,她一无所知。



        椛萤娥眉微蹙,忽然道:“那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撞到瘟癀鬼呢?”



        “毕竟,照你当时的形容,你震慑赵康,摘掉眼镜后,他就成了瘟癀鬼……”



        “极有可能,是瘟癀鬼先吃掉了赵康,又被那副眼镜压制,或者是刻意隐藏了自己。”



        “有没有第二个可能,瘟癀鬼又变回赵康的模样,回到了赵萳身旁,赵萳说捡了死人钱,实际上,只是想骗你过去?”



        椛萤这一番话,更是条理有据。



        瞬间让我起了一层细密冷汗,鸡皮疙瘩都快掉下来了。



        我直观地理解,并没有想到这一层,毕竟赵康是被“吃”了。



        可若是瘟癀鬼吃鬼,也会吃掉记忆的话……



        椛萤所说的,就未尝不可能发生!



        一时间,我脸色都阴晴不定,豆大的汗珠顺着额角慢慢淌下。



        “不过……我忽然有个想法。”



        椛萤忽地一脚刹车,将车靠在路边。



        她说了打算,我可以去见赵萳,看她的情况。



        如果只是小事,顺道解决了,如果能发现瘟癀鬼的踪迹,就立即通知城隍庙!



        一旦城隍庙能抓住瘟癀鬼,我们就算是帮了他们天大的忙,甚至可以说服黄叔帮我们一次忙!



        椛萤这话,更让我心跳加速。



        我问椛萤,怎么联系城隍庙?



        椛萤却让我把司夜的玉片拿出来看看。



        我摸出来了之后,脸色再变。



        本身玉片呈现淡灰色,是司夜臂膀相连的模样。



        现在却成了莹白色,甚至臂膀相连的恶鬼成了一个抽象的形象,就像是一个“人”。



        “果然是这样。”椛萤喃喃,眼中有惊喜闪过。



        她才告诉我,真遇到瘟癀鬼,打电话肯定行不通,她猜测不错的话,地气萦绕的瘟癀鬼,甚至可能不怕阳光,不过,这也只是她的推断而已。



        关键时刻打碎玉片,日巡就会立即找到我!



        我瞳孔再次一缩。



        这时,椛萤让我可以下车了,回头和她电话联系。



        我下车后,椛萤的车立即离开。



        日头比先前更大,一注注阳光穿过路边的枝叶,有一注照射至我脸上。



        我微仰头,将玉片抬起,阳光穿透薄玉,一时间璀璨的刺目!



        城隍庙的一些传闻再次浮上心头。



        握紧玉片,我将其谨慎收好,这才开始拦车。



        几分钟后上了一辆出租车,和的哥说了漕溪路,芳华小区。



        等我抵达芳华小区外时,差不多十点多了,骄阳高悬,日头更盛。



        推开车门,我就瞧见不远处的路边,赵萳略显不安地来回踱步。



        我正想下车,赵萳却抬头,一下子就瞧见了我。



        她忽然抬手,冲着我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又微微摇头,便快速朝着我走来!



        期间,她嘴唇轻颤,似是在说:“别下车!”



        不知道为什么,我身上顿时起了一串细密的鸡皮疙瘩。



        更有种惊疑感涌上心头。



        事情,好像有点儿不对劲!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