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77章 荻鼠寻踪

第77章 荻鼠寻踪

        你的计划,好像行不通了。”



        椛萤四扫了一眼铺子内,她此刻才发现竹编躺椅下的纸扎,凤眸一阵微缩。



        顿了顿,她蹙眉道:“可能转念一想,他说的话,有没有夸大其词?监管头子都不怕,怎么会怕小道士?还一直被缠身?”



        她这番话,其实和我先前的看法一样。



        可我隐隐又还有一个看法。



        茅有三很有可能,是不想招惹上无谓的麻烦。



        毕竟,因为收尸去对付监管的人,对他是有利益的。



        仅仅被追一下,就杀人,那他就会捅了道士窝。



        我甚至怀疑,茅有三曾经就得罪过监管,才会弄得他一离开冥坊,就会被道士不停追逐。



        我将自己推断的这些和椛萤说了。



        椛萤眸中思索不定,片刻后才回答我,不能把茅有三当做主要计划,只能当成计划中可能的变数。



        我沉默不言。



        我并不是非要和茅有三合作



        而是因为我认为,不能将孙大海当成一个完全的普通人。



        我的确有所疏忽,实际上,多年前他用寄命十二宫夺走我的命数,八哥死了,又能跑回去,恐怕和孙大海脱不了干系。



        尤其是,孙卓作为一个道士,本质上,肯定不能操使尸鬼。



        那椛萤的姐姐,实际上就让孙大海在使用?



        普通人,又怎么可能利用尸鬼?



        孙大海都棘手了,孙卓肯定更难对付。



        因此,茅有三也算是一种外力手段。



        外力手段可以不是茅有三,但最好得有。



        思绪落定,我又和椛萤说了这番想法。



        没想到,椛萤反倒是松了口气,她轻声说:“你是怕对付不了孙卓,不过,只要你能把孙大海弄到手,将孙卓引出来,我也有些办法。”



        我眼瞳再次微缩了一下。



        复盘回想,好像椛萤先前也是类似的话。



        那她手上,必然也有底牌了!



        我稍稍又松了口气。



        再之后,在椛萤的催促下,我们离开了冥坊。



        本就阴沉的天,彻底入了夜。



        戏院关了门,几乎没有什么行人。



        我和椛萤稍稍走远了一些,余光瞧见,有一些人陆陆续续地进了那道窄门。



        我还看出来一个细节。



        即便椛萤先前迟疑了,可她依旧不想和茅有三打太多交道。



        出了街道口,上了她的车。



        椛萤又带我回了一次高层小区的车库。



        我正不解呢,茅有三虽然没找到,但总不能直接就打道回府吧?



        没想到,椛萤直接带我换了一辆车。



        再离开停车场,这一次,车直接开到了孙家的那条街。



        深夜,铺子几乎都关门了。



        我们的车就停在正对着孙大海楼下的路边。



        车窗贴了膜,外边看不见里边,可从里往外看,却一览无余。



        孙家三楼的窗户紧闭着,没亮灯。



        椛萤深深凝视窗外许久,忽然问道:“你觉得,孙大海还住在这儿吗?”



        我眼瞳微缩,才回答:“人肯定不在了,其它布置却不一定。”



        我意思简单,他们很有可能认为我会折返,从而还是布置着对付我的手段。



        椛萤没说话,稍稍打开了一点车门。



        我从车窗处注意到,两道黑漆漆的影子窜了出去。



        很快,它们蹿到三楼,挤开窗户,钻了进去。



        我注意到一个小细节,就是客厅窗户外边儿,防护栏中挂着的掐丝珐琅鸟笼,消失不见了。



        又过了几分钟,黑影钻出窗户,很快回到了车上。



        光线很暗,椛萤的脸上又能看到细细的白色绒毛,有些瘆人。



        她摇了摇头,略显无奈。



        “孙大海也不蠢,不知道是他自己的主意,还是孙卓的,拿自己当饵的事情,显然只做一次,人不在了,里边儿也没阴气怨气,我姐姐也被带走了。”



        我心头莫名就是一沉……



        “我会想办法的。”椛萤轻吁一口气,说道。



        “什么办法?杨管事?”我反问时,心头还微沉。



        只不过,隍司的事情我本身也会答应,椛萤刚好能利用他们找孙大海。



        同样还有由头,让隍司放了椛萤的朋友施箐。



        可没想到,椛萤却摇了摇头。



        她忽然拿出来一样东西。



        那是一个竹编锦囊。



        和给我的竹编锦囊有些不一样,她那个更大一些,里边儿鼓鼓囊囊的,不知道装着什么。



        下一刻,椛萤将锦囊打开了。



        里头钻出来一只编织的更为精致的竹编老鼠,不过,它黑溜溜的眼珠子有些发红。



        在它脖子上,拴着一个小小的布条。



        看上去,像是衣服布。



        忽然,那竹编老鼠窜到了椛萤肩膀上。



        尖溜溜的竹嘴,竟然一口咬住了椛萤耳垂。



        椛萤身体微颤,似是强忍着剧痛。



        几秒钟后,那竹编老鼠变得漆黑,隐隐又蒙上一层血光。



        椛萤的气息弱了一些,就像是阳气和精气减少了似的。



        再接着,竹编老鼠钻进了椛萤的衣领子里头。



        椛萤发动油门,驱车上路。



        我眼皮微跳,心头略有一些阴霾。



        看来椛萤用的荻术,并没有那么简单……



        看似竹编老鼠,随意用一点血就能驱使,可那些,应该是最普通的。



        她现在用的这个,付出的代价,就要大得多。



        车,在靳阳的大街小巷里,不停徘徊。



        竟然足足开了一整夜。



        次日天亮了,阳光破开了黑夜,照射进车内。



        椛萤的俏脸更煞白,就像是失血过多一样。



        她紧咬着下唇,眼眸中全然是不甘。



        车却停下来了。



        ”找不到了。”椛萤脸色又苦恼至极。



        “姐姐是真的吃了孙卓的迷魂汤,什么事情都告诉他!”她嘴唇都咬出了血丝。



        我纵然是疑惑,但这关乎于椛萤术法的秘密,我也没多问。



        下一刻,椛萤却看向了我,才说:“真只能去找杨管事和领头了,我先前用的荻鼠,阴竹里边儿夹杂了吃过死人的老鼠骨灰,困在里边儿的更是接近厉鬼的游魂,它脖子上栓了孙大海的衣服,按道理我肯定能找到人。”



        “可没想到……它带着我全城游荡,分明是他们知道这一招,刻意摆了我一道!”



        椛萤愈发气愤,呼吸都有些不顺畅。



        我立即摸出来一个小瓷瓶,递给了椛萤。



        “干嘛?”椛萤蛾眉紧蹙。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