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67章 死的我也要,你开价吧

第67章 死的我也要,你开价吧

        日巡这两个字,瞬间又让我想到司夜。



        脑中便冒出民间关于城隍庙的一些“传闻”,瞳仁微微放大。



        恰逢其时,黄叔咳嗽一声,解释道:“我的确不知道日巡会注意你。”



        “他方才解释,你同瘟癀鬼接触过,有一种可能,你被瘟癀鬼吃了。现在的你并不是你。”



        我本来就汗湿的后背,蓦然间又阵阵冷汗!



        黄叔脸色倒是如常,又道:“不过,你没有问题,日巡这么谨慎,司职所在,还请显神小友莫要介意。”



        我深吸一口气,声音稍哑:“自然不会介意,瘟癀鬼本就很麻烦,也是大隐患,城隍庙是职责所在。”



        话虽这样说,但我心弦依旧紧绷着。



        只庆幸老秦头本事高,将我的瘟神命掩饰地滴水不漏,否则,我都死了不知道多少次。



        “罗显神要是瘟癀鬼,杨管事那头倔驴第一个被吃掉。”椛萤稍显不满,小声嘀咕。



        “你这妮子。”黄叔笑着摇摇头。



        ……



        没有其他事情,我们离开城隍庙。



        同时我打定主意,不是逼不得已,城隍庙是绝对不能再来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直至回到车上,我心神才平复下来。



        椛萤捋捋额间发丝,问我,接下来怎么办?



        我闭了闭眼,说,去找孙大海。



        “你想就这么抓人?那太直接了,人多眼杂。”椛萤蹙眉说。



        我告诉椛萤,这简单的道理我自然明白。



        我会尾随孙大海,到一个四下无人的地方才动手。



        椛萤堪堪松口气,顿了顿又道:“的确要尽快动手,这么长时间,靳阳附近的隍司高手应该都赶回来了,拖得越久对我们越不利。如果隍司没办法针对你,杨管事甚至会将对你的了解,告诉监管的人。”



        我脸色陡然一沉。



        椛萤所说并不无道理。



        如果隍司拿我没办法,借刀杀人就是最简单的招数!



        一言不发,我取出来敛妆木盒,开始清理皮肤的污垢。



        椛萤将车驶离到另一个地方停下。



        十几分钟后,后视镜中,我的脸变成另一副模样。



        椛萤瞟我一眼,肩膀一缩,小声嘀咕:“真的很像是死人。”



        我淡笑,正想解释这就是死人妆。



        “你还是别笑了……”



        椛萤强笑一下,快速发动油门,车继续上路。



        我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半晌后,椛萤神态才恢复,和我聊了一些话。



        大致就是,她会将我放在另一条街,然后就暗中尾随我。



        等我抓到孙大海后,依旧要找个安全的地方,并且要打开她给我的锦囊。



        我点点头,表示没问题。



        接着又告诉椛萤,我对她和唐全的安排。



        “你不走?”椛萤神态错愕,车速都一顿。



        “我自有打算。”我回答。



        “……你疯了?”



        “我没有疯,总归,你帮我带走唐叔,我便后顾无忧,即使暂时不能对孙卓下手,我们也能慢慢做打算。”



        椛萤峨眉紧蹙,道:“即便不能立刻对孙卓下手,只要一动孙大海,孙卓也会反弹的很厉害,你到底还想做什么?非要在这种节骨眼上留下?”



        “而且,即便你师父九流精通,你还有很多没用出来的手段,但监管和隍司是不同的存在,你绝对不能小觑那群道士!”



        话语间,椛萤的脸都涨红。



        “谢谢。”



        我闭上眼,不再开口了。



        椛萤:“……”



        车停在了靠近当时那间古着店的大街上。



        我下车时,椛萤还是紧皱眉头,看我的眼神极不理解。



        循着记忆中的方向,我朝着孙家走去。



        其实,凭借椛萤对出阳神的认知,如果我说出来秦崴子是我师父,她可能立即就会改观。



        只是,我现在并不想出现什么变数,椛萤只要能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够了。



        这节骨眼就算危险,我也不能将无头女就那么留在隍司。



        另外,我给椛萤留的地址,就是我和老秦头的住处。



        等他们到地方后,无论是唐全会说什么,还是椛萤发现某些细节上的东西。



        她都能放下心来,也不会干扰到我。



        思绪间,心彻底冷静,我面色逐渐恢复如常。



        十余分钟后,抵达孙大海家住的那条街。



        胖胖的书店老板依旧满脸堆笑的站在书摊后。



        我随意瞥了一眼上方,三楼防护栏中,挂着掐丝珐琅的鸟笼,一只色彩斑斓的鹦鹉上下跳动。



        只扫过一眼,我便进了书店。



        随手拿过一本书,坐在一张椅子上,我低头翻阅。



        不确定孙大海是否在家里,我不可能上楼去看,只能够静等观察。



        身旁往往复复,一些人走,一些人来。



        转眼间,我坐到了天色入暮。



        孙大海的身影,一直没有出现。



        夕阳的光晕照射进了书店。



        这时,我这张桌子的对面,坐下来了一个人。



        身体,骤然僵硬不少。



        面前那人穿着布衣,胸口压着一把竹扇,歘白的一张驴脸,直愣愣的瞅着我。



        不只是身体,我眼角也在痉挛微搐。



        本能的反应,是不可能!



        可茅有三那张脸辨识度太高了。



        他那双小眼睛提溜转动着,极其有神。



        我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找上我的,可我没有丝毫的侥幸心理,起身,便要往外走!



        他这人,很古怪,像是精神状态不正常似的。



        而且,还是个出阳神的算命先生……



        我不能在孙家楼下,和他起任何争执。



        可没想到,茅有三竟然抬手,抓住了我一条胳膊。



        他按中了我手臂内侧的某处穴位。



        忽的一下,我整条胳膊都发麻了,不能动弹。



        再接着,他稍稍用力,我一下子就坐回了椅子上。



        “嘘!”



        茅有三轻轻嘘声。



        接着,他脸色扩散了笑容。



        “小兄弟,还是那桩生意,我想通了,死的也要,你开个价吧。”



        汗水从额角泌出,顺着脸庞滑落。



        我和茅有三对视着,不知道为什么,我眼神控制不住,不敢直视他的双眼。



        一时间,我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能将茅有三弄走。



        “咦。”



        茅有三眉头忽地一皱。



        他小眼睛盯着我的右眼,眯成了一条缝。



        “就一晚上,小兄弟,你挺抢手。”茅有三冷不丁的道。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