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65章 两样寄身之物

第65章 两样寄身之物

        b椛萤声音太大,我耳膜都一阵刺痛。



        身体僵硬住了,我才反应过来,手上冰凉的东西是无框眼镜。



        我先前那自然顺畅的动作,是要将眼镜带上……



        死死盯着眼镜,心底的寒意变得更重了。



        算上那天我天黑才堪堪醒过来,这是第二次,我悄无声息的被眼镜引导,支配……



        “把这个鬼头处理处理,我们还是赶紧去见黄叔吧。”



        椛萤脸上同样浮现不安。



        我从兜里再次摸出一张符,直接覆盖在了镜片上。



        罢了,又挤破食指伤口,横着一道血痕划出!



        带血食指直接触碰寄身之物才会感知,这眼镜并非寄身之物,我拿血配着符纸,就能镇它!



        可鬼使神差的,我手指划到符尾端时,手肘忽然一颤,像是被什么无形的东西推了一下,指肚按住镜框边缘。



        我本能的反应,是触电一般想缩回手指,另一只手想将眼镜甩出去。



        刺痛感袭来,像是一排钢针刺在我食指上。



        紧跟着又是冰凉感,从食指开始蔓延,身体都不是我的,不受控制了一样!



        “罗显神!”



        椛萤惊慌的靠近我,她的脸不住在我眼中晃动,放大。



        我身体又是一颤。



        眼中还是放大的脸,微微晃动着。



        只不过,并非是椛萤了,而是一张干干净净的老人脸,他都快贴在镜子上了,一直观察着自己的眼珠。



        轻微的哒哒声,是他指尖敲击着玻璃。



        他的神态表情,极其有耐心。



        下一刹,他脸上浮现笑容,并瞬间扩大。



        “我看见你了!”苍老兴奋的话音,依旧慈祥,却变得极其刺耳。



        旋即,他指尖朝着眼珠一挖!



        轻微的噗嗤声传来,我忽然感觉自己意识一阵撕裂的疼痛,就好像什么东西被分离了出去。



        猛的一咬舌尖,同时叠加的剧痛,让我闷哼一声醒转过来。



        眼前瞧见的是椛萤,她手惊慌的压在我人中上,还在用力掐下。



        我双手空空如也,那副眼镜已经不在手中了。



        本能的,我一把抓住了椛萤的手腕。



        椛萤痛哼一声,我手一颤,又赶紧松开。



        “没……我没事……”我捂住了自己的右眼,哑声说。



        椛萤看我的眼神,全然是不安担忧。



        粗重的喘息几秒钟,我松开捂着眼睛的手,右眼视野有些模糊,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我还是有种空的感觉,就像是身上被扯下去了什么东西。



        只不过,我周身好端端的,没有受伤。



        “太诡异了……你好像感知了,可寄身之物,明明就只是死人衣,眼镜也是?”



        椛萤话音中充斥着浓浓不安。



        我扭头,盯着木桌。



        死人衣堆在桌中间,眼镜就在桌角。



        额头上泌出一丝丝冷汗,我眼皮不住的痉挛跳动。



        “我不知道……照理来说,一只鬼,一个寄身之物,怎么会是两个……明明这也是赵康的寄身之物……”我哑声回答。



        椛萤没吭声,眼中同样是茫然。



        眼镜上的符纸变得卷曲起来,是阴气怨气的侵蚀,让它失效。



        我忽然想到某个东西,转身匆匆走向东屋。



        进屋,捡起来地上的西装袋,我回到堂屋中,避免食指触碰到死人衣,将衣服塞进去装好,稍一迟疑,我再拿出一卷朱砂绳,将眼镜缠成了一个粽子。



        ”这样……有用吗?”椛萤依旧不自然的问。



        “衣服在古着店就是这样装着,如果要出问题,那老板就先出事了。”



        “眼镜应该不能放在一起,否则两件寄身之物,可能会催化某种我们未知的变化。”



        “走一步,看一步吧。”



        我沉默片刻,摇头回答。



        这东西,的确不是我能处理的范围内。



        “我拿这个。”椛萤快速将裹成了粽子的眼镜拿走,揣进衣兜里。



        我并没有立即提起来西装袋,而是拿出地坑中的夜壶。



        思索片刻,我再贴了三张符上去,将就着食指血,快速划过三道。



        一阵焦黑的烟雾从夜壶中冒出。



        将哭丧棒拔出来,我随后又用铜钱穿绳,绕过夜壶口,再来回缠绕几圈。



        咬破舌尖,噗的一口血雾喷出,朱砂绳渐渐将细小血珠吸下,铜钱蒙上了薄弱血光。



        这是鬼婆术中的锁魂法,除非施术者死,或者重伤濒死,被锁的鬼,都很难再凝聚出来了。



        即便是有一天还能出来,也会因为溃散太多次,而失去意识,变成游魂。



        “埋城隍庙那里吧?”椛萤轻声提议。



        “可以。”我点点头。



        本来回唐家,是想和椛萤,唐全交代一些事情,然后就要办正事。



        可死人衣的变故,这一来回折腾,花费的时间不少,唐全此时还昏迷不醒。



        而且,这死人衣太过诡异,事情不能拖延。



        脑中思绪过了一遍,我给唐全手机上留了一条信息,大致说了我现今的打算,到时候得让他离开靳阳,我会让椛萤接他。



        然后,我一边和椛萤说清这些,一边又同她走出唐家老宅。



        上了车后,她径直朝着郊区方向开去。



        即便唐全没见过椛萤,可我都交代一遍了,到时候出不了什么岔子。



        再不济,还有唐芊芊。



        她关键时刻,还是出来,和我说了不少信息,届时需要的话,她应该也会出来解释。



        车很快驶出城中村。



        夜色靡靡,冷风不住的从车窗缝隙中灌入进来。



        平日里,我不怕这个冷,可这会儿却不住的打寒噤。



        “你好像有点儿虚。”本来椛萤认真开着车,她忽地小声说了句。



        “阳煞血用多了。”我吐了口浊气。



        “哦……那就好。”椛萤点点头。



        我眉头微皱,瞥了椛萤一眼。



        再回头时,刚好看着后视镜。



        明明镜子中是夜路不停的往后退,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瞧见是一个方形的通道,漆黑幽深,并且不停的拉近,好像快贴我眼睛上了似的。



        啪嗒啪嗒,耳边好像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还有咚咚的心跳。



        一个激灵,我晃了晃脑袋,视野恢复正常了。



        后视镜中,就是正常的夜路。



        我耳边能听见的只有风凌冽的呼啸,并没有什么脚步和心跳声。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