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46章 古着

第46章 古着

        赵萳忽地一下站起身来,脸色歘白。



        “我哥有个习惯,他……喜欢去古着店。”



        “嗯?”我没听明白。



        椛萤凤眸微缩,说:“卖一些老衣物,饰品的地方,一般都是上个世纪的东西,大部分从国外运来的。近几年喜欢的人很多,很热门。”



        赵萳连连点头,抿着唇道:“不光是那些,我哥说过,那家店还卖一些中古的东西,成色比别家好,价格还低。”



        “其实,我嫂子和我哥矛盾很大,不光是因为先前买了烂尾楼,还有个重要原因,就是我哥这个喜好,他太爱买古着的东西了,我嫂子老说,那些不干净,我也去查过,网上好多人……都说古着店卖的是死人衣服……”



        “可我哥偏偏是个无神论者,上一次他们闹得最凶的时候,是孩子发烧了,嫂子说,是看到了不干净的东西,我哥却认为,是嫂子没带好孩子。”



        “两人吵的不可开交,嫂子就走了,事后我哥也特别懊悔……”



        “前段时间,他实在是没办法了,把自己的藏品全都拿去卖了。”



        赵萳话音刚落,我就问她知不知道那个店在哪儿?



        她点点头,说她哥那次带她去过,只是,她站在外边儿,没敢进去。



        “能带我们去么?”我再问赵萳。



        赵萳点点头,神色依旧不安,问我:“是不是,我哥阴魂不散,也是因为那些东西?他不能去投胎吗?”



        “他会的。”我语气笃定。



        从芳华小区离开,上了椛萤的车。



        赵萳又问我叫什么名字,她哥是真的很幸运,能有我这样的朋友。



        日久见人心,自从他哥去世,这么久以来,都没人过问半句。



        我稍顿,回答:“唐迁。”



        椛萤瞟了我一眼,眼神古怪。



        赵萳接连感激,说谢谢唐大哥,才和椛萤说出古着店的地址。



        ……



        古着店位于城中心的一条商业街。



        停车的时候,我心头就微凝,这里距离孙大海住处只隔着一条街。



        此时四点多钟,阳光正盛。



        赵萳下车后,指了指路边一家店,名字是“古着vintage”。



        整条街的采光都不错,唯独那家店门头重新装潢过,只留有一道窄门,两侧故意做了矮墙和玻璃窗,感觉像是老屋,透着一股子阴暗感。



        赵萳硬着头皮带我们走了进去。



        阴沉的感觉更重了,两侧墙上,天花顶上都打满了晾衣杆,密密麻麻地挂着旧衣,女包。



        光线很差,甚至能嗅到一股微弱的臭味。



        赵萳除了有些怕,缩着肩头,没有其他感觉。



        椛萤更是如常,她什么都没闻到似的。



        我能闻出来,是因为接触尸体太多,尸臭的味道太特殊了。



        不过,这臭味太薄弱,应该只是一两件衣服上有,并非全部。



        店深处相对站着两个人。



        一人明显是老板,一副吃了大亏的模样:“叔,您是我亲叔,这鹦鹉笼出自名家之手,这挂钩都是老玉,就算是你养的鹦鹉再聪明,也不可能打开这种锁扣。”



        “掐丝珐琅的笼条,既有格局,又够实用!”



        “您照顾我生意那么多次,我哪儿坑过您?”



        另一人面朝着老板,背对着我们。



        他一手托着一只鸟笼,另一手摆弄着鸟笼的口子,声音粗哑似是破锣:“行吧,就这个了,要是我新买的八哥跑出去了,那你不但赔笼子,还要赔鸟钱。”



        我心头猛地一跳。



        孙大海?



        这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身形,肯定就是他了。



        我万万没想到,竟然这样冤家路窄。



        这三言两语的对话,我就听明白了,他认为先前养的八哥跑了,新买了八哥,又来买鸟笼。



        那么大一把年纪了,还是真跟得上潮流。



        店老板拍了拍胸脯,保证了如果八哥跑了,他赔十个。



        孙大海笑呵呵的转身,托着鸟笼往外走。



        我视线落在墙上挂着的旧衣上,并没有去看孙大海。



        虽说我此时没有化敛妆,但毕竟过了整整十年,九岁和十九岁,人变化是最大的。



        孙大海并没有认出来我是谁,同我擦身而过时,都没有停下。



        “呵呵,几位想看看什么呢?衣服还是饰品?”店老板朝着我们走来。



        忽然,孙大海停了下来,侧身回头。



        我心头蓦然一沉。



        不过孙大海并没有看我,反倒是注视着椛萤,薄削的脸皮上不知想着什么。



        椛萤皱眉,转身背对着孙大海,避过视线。



        下一刻,孙大海走出店门,步入人流中。



        这期间,老板刚走到我们跟前。



        他生着一张长脸,有点像是马脸,眉眼细长。



        “老板,我哥叫赵康,我们找您,是想问点事。”赵萳小心翼翼地开口。



        “康哥啊,我想起来了,他可是老主顾了,不过上次之前退给我好多货。”老板脸上笑容更多了。



        “全部退了吗?有没有什么没退给你的?”我心绪恢复如常,问。



        几乎没有思索,老板就点头回答:“是有一样没退,一副无边框的眼镜,那东西不值钱了,康哥说自己这辈子算是完了,就留着当个念想。”



        话音至此,他脸上的笑容消退,神色复杂地叹道:“这年头,不好混哇,中年失业,老婆闹离婚,买中烂尾楼,又被网暴追债,康哥有段时间没来我店里了。他最近怎么样?”



        老板的话音是如常的,却让我瞳仁紧缩。



        赵康的脸上,的确带着一副无边框的眼镜儿。



        只不过,寄身之物太重要。



        很少有鬼将其带在身上,最多还是藏匿在经常活动之地的附近。



        像是唐芊芊随身带着黄桷兰,是因为她不愿意停留在家里了。



        如果寄身之物被毁,鬼魂也会变得极度虚弱。



        “那副眼镜儿,有什么说法吗?我就是想要那件东西。你这里有没有类似的?”我追问。



        “呃……眼镜的确还有,牌子也不小,就是那么便宜的没了。”



        老板摇摇头,说:“凭那副镜框,要是干净的话,至少四五个达不溜,那可是五六十年代,限量款的卡地亚定制镜框,一个朋友野路子拿来的,听说上一任主人是个精神病院的院长,结果自杀了,他家里人变卖了遗物。”



        “当然!几位放心,我基本上不会卖不干净的东西,也就是康哥说过,自己想要个好镜框,但没那么多钱,我朋友刚好有便宜货,康哥自己不介意,我才卖的。”



        “哥,要不要我把其他牌子的眼镜儿拿给你看看,成色都好,还有两件孤品!”店老板一脸诚恳地问我。



        我沉默不言。



        说自己想要,实际上,就是我想套老板的话。



        那眼镜的问题已经不言而喻。



        赵康也是自杀,这绝不是什么巧合。



        本来我想着,知道寄身之物是什么后,只要引开赵康,我就能将它找出来。



        拿了寄身之物,基本上就能克制鬼了。



        可现在,赵康就把眼镜带在脸上,他那么凶,我怎么拿?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