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44章 竹编

第44章 竹编

        应该是了,我也没和隍司的任何人说过,你用你母亲……对付城隍庙对头的事情……”椛萤语气复杂。



        “不过,你的九流术超出了杨管事的判断,马户在靳阳市的赶尸人家族中,实力能排上前列,居然被你直接剃了死人头,他天天接触尸体,恐怕这段时间,过不了什么好日子了。”



        这时,椛萤的情绪稍稍轻松了一些,问我:“你下手那么重,只是因为他出言不逊,对你动手吗?”



        “有没有几分其它因素在内?”说这话时,她眼中明显有些期待。



        “我下手并不重,如果不是因为还要和隍司合作,他会死。”我平静回答。



        “这……”椛萤凝噎。



        “天快亮了,去你那里休息吧。”我再道。



        “你……”瞬间,她脸上浮现一抹红霞。



        “隍司中不缺乏能人异士,你先前都没判断出隍司还有人和黄叔交好,那未必没有人,能像你一样跟踪上我。我回自己“家”,容易出问题。”



        “如果你家不方便,我找别处休息。”我随即又说。



        椛萤眸子停留在我脸上许久,就像是想看穿我内心一样。



        “那你,下车吧。”她轻咬着下唇说。



        ……



        电梯内,按钮的最后一枚灯灭了,叮的一声,抵达33楼。



        电梯门外就是一道精致的白鞋柜。



        “一梯两户,背面还有一家人。”椛萤话音悦耳的解释:“如果不是各种原因限制,杨管事又针对你,隍司对人还是很不错的。”



        椛萤的家,就在这高层小区中。



        换而言之,隍司的大部分九流人士都住在这里。



        我没接话。



        椛萤纤细的手指按在指纹锁上,随后便进了她家。



        客厅是柔和的香槟色,无主灯的设计,灯光同样柔和。



        落地窗能瞧见极为宽泛的夜景。



        整个房子都极其简约,米黄色的沙发前边儿,摆着一张茶几。



        淡黄色的竹编物件,摆满了桌面。



        最多的是大小不同的老鼠,看上去活灵活现。



        尤其是两点眼珠,不知道椛萤是用什么点缀的,极为黝黑。



        此外,还有臂膀细长的螳螂,尾巴极其弯曲的蝎子等……



        粗看觉得它们精致,细看一眼,却给人一种浓郁的狡狯感。



        “看你好奇的样子,没见过吧。”柔和灯光下,椛萤的眸子亮晶晶的。



        “竹编,村镇上以前很多,我自小在村中长大,我也会。”



        我回答。



        “你好没情调。”椛萤轻哼一声。



        随即,她带我进了屋子右侧的客房,这房间一应布置俱全。



        她又轻声告诫我,不要偷偷摸摸去她的屋子,这才转身离开。



        我自是不会去椛萤房间。



        椛萤,是有一点点问题的。



        就是她的性格。



        看上去,妩媚多情,可实际上,上一次我就感觉出来了,她本身并非如此。



        恐怕,她的外在性格,和她的九流术有关?



        才会让她字里行间,一举一动,都似是在引诱男人。



        隍司的那一部分人,才会对她垂涎三尺。



        只不过,九流术种类繁多,我并不知道是哪一种。



        除了最开始见面时,她也未曾真的引诱我。



        思绪间,我先去洗了个澡,祛除掉一身的阴气,才上床休息。



        再等我醒来时,房间里布满了阳光。



        我恢复的差不多了,精神格外抖擞。



        从卧室出去,一眼就瞧见了客厅中的椛萤。



        她穿着纤薄的睡衣,腰间一根丝带,盘腿坐在沙发上,纤纤玉指灵活摆弄着竹条。



        半只老鼠已经成型。



        不施粉黛,却依旧美得惊人。



        这和她化妆后的媚态,完全不同。



        落地窗透进来的阳光更多,睡衣隐隐透光。



        我侧眼,挪开了视线。



        “好看么?”



        椛萤放下竹条,轻声问。



        “走吧,该去找赵萳了。”我语气本应是镇定的,可还是有些沙哑。



        椛萤掩嘴,笑声银铃一般,还有几分得意。



        起身,她莲步轻移,回了自己房间。



        很快,椛萤出来了。



        素雅的米黄色长裙,和先前完全不同的打扮。



        “你是打算白天进烂尾楼?不过,狱不分白天黑夜,你不清楚吗?”椛萤问我。



        “赵萳不在烂尾楼里。”



        我情绪恢复如常,话音也恢复了。



        “她没出来啊?那种情况下,活人出不来的!”椛萤眸子里极其惊诧。



        我没解释,朝着客厅门走去。



        ……



        从停车场离开时,我总觉得一些若有若无的目光盯着车。



        椛萤还刻意开了车窗,那笑容,好似空气都是甜丝丝的。



        我稍稍皱了皱眉,不过,并没有在意这些了。



        椛萤帮我忙。



        我当一下挡箭牌,合情合理。



        出了小区,我才说,让她开车去漕溪路,芳华小区。



        椛萤面上依旧是疑惑。



        我才解释了一句,被狱笼罩的烂尾楼,是不可能有信号的。



        赵萳的手机能打通,必然就代表她离开了烂尾楼。



        从而能判断,烂尾楼不止一个出入口。



        另外,她能安全进出,和她身上浓郁的阴气有关。



        如果烂尾楼的核心是赵康,其它鬼就会忌惮。



        椛萤才恍然大悟。



        半路途中,椛萤停了一次车,带我匆匆吃了顿饭,才继续上路。



        漕溪路是一条普通街道。



        芳华小区,是一个老式小区。



        赵萳住在三单元一楼。



        敲门时,我熟稔的将手指按在猫眼上。



        大部分人都有一个习惯。



        如果家里不常来人,就会看猫眼。



        猫眼若是坏了,还是会忍不住的开门。



        就像是在四禾酒店,那驱使鬼的削瘦男人,一样在猫眼被堵的情况下打开了门一样。



        笃笃笃的敲门声在楼道里回响。



        可依旧没有人来开门。



        椛萤不自然的看了我一眼,唇语问:“不在?”



        我略皱眉,从兜里摸出来了一枚小小的铜片。



        椛萤檀口微张,眼中诧异。



        我对准了位置,直接插下缝隙中,用力一推。



        咔嚓的声响,锁,开了!



        我正要推开门。



        旋即,门后猛地传来一股力道,重重的将门推回。



        锁发出喀嚓声,重新合拢!



        我脸色骤变,屋里有人,她居然没发出声响,静静的站在门后等待!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