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34章 空洞的身体

第34章 空洞的身体

        我反倒是更觉得通体生寒……



        原来,一直都是我揣测错了?



        这无头女,并非是发现了我的命数才跟着我?而是老秦头给我的保障?



        可他搞什么鬼啊。



        一个算命先生,给自己的底牌,居然是一个这么凶煞的鬼魂?



        她虽说也是血怨,但轻而易举的,却扯断了另外一只血怨的魂魄……



        两者之间的实力完全不能比较。



        更重要的是,鬼很难被控制,稍有不慎,肯定会出意外。



        余光能瞧见我右侧身后,薄如纸片的鬼魂失去了头颅,它不停的战栗着,大量的灰气外溢。



        裹挟着无头女的白雾,以及先前那些鬼魂的阴气也被放了出来。



        整栋四禾酒店,已然是阴怨之气冲天!



        恐怕,整个靳阳的有心人,都会知道这地方有问题了。



        哀怨的曲调忽而从无头女腹腔中传出,白雾变得更浓,一阵大风呼啸而来,白雾又消失不见,无头女同样消失无踪……



        曲调有些怪异,刺耳,怎么又成了警笛?



        我瞳仁微缩,走到了天台边缘,往下一看。



        先前跳楼那削瘦男人,砸在一辆车的天窗上,身体凹陷了下去,双眼瞪着上空,好似和我四目相对。



        旁边拉着警戒线,又有警察匆匆往酒店内走进。



        我额头上又泌出了汗珠。



        这削瘦男人的双眼,太死寂了,还有这不同寻常的空洞。



        人刚死时,魂魄还没离体,不会这么空洞才对。



        他魂魄这么快就不见了?



        我觉得疑窦丛生,这很不正常。



        其实,他没和我斗,直接去跳楼,本身就是最大的问题。



        稍稍后退两步,我正准备从其它地方离开。



        身后又传来一股芒刺在背的感觉。



        我猛地一个转身,入目所视的,便是两张脸!



        惨白无比的脸,眼珠子完全漆黑,臂膀连着臂膀,横飘在半空,稍稍比我高一些。



        我心差点儿没从嗓子眼里迸出来,险些一步退出天台!



        两双漆黑的眼珠直愣愣地盯着我。



        他们微微张口,却并没有发出声音,只是从唇形看,是走字。



        旋即,他们越过我头顶,我快速扭头,瞧见它们钻进了下方的窗户中。



        我深呼吸,快速走到天台另一头,也是酒店的背面位置。



        一些管道裸露在外,对于我来说,攀爬并没有什么难度,我很快就到了地面。



        这条小径潮湿且安静,就连警笛声都没那么明显了。



        掏出来黄桷兰,娇嫩的米色花瓣,不停散发着香味的花蕊,冰凉感很柔和。



        我狂跳的心脏,总算稍稍平复。



        这过程,比我想象中的惊险。



        好在有惊无险,把唐芊芊的魂魄拿回来了。



        寄身之物有温养魂魄的效果,本来长久分离,对鬼魂没有什么好处,两者合一后,唐芊芊的魂魄也稳定下来。



        我走出小径,朝着更远处的地方绕路离开。



        回过头,视线完全瞧不见四禾酒店的楼房时,我才开始打车。



        为了保险起见,我不但绕路,还换过一辆车,才回到城中村。



        唐全一直在堂屋中烧香,屋里头香气弥漫。



        我快速关门,还上了门阀。



        等我回过头时,唐全刚紧张的走出堂屋。



        “少爷……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一路脸色都紧绷着的,此刻总算松弛下来。



        先同唐全点头,示意他稍安勿躁,径直走到了唐芊芊的灵位前边儿,我将黄桷兰摆在了遗照前。



        一时间,黄桷兰的香气弥漫了整个房间。



        再看唐全,他嘴唇嗡动,颤巍巍的走到灵堂前。



        不需要多言解释,这黄桷兰,已经说明了一切。



        鸡鸣声响起,漆黑的夜空被一抹鱼肚白划破。



        天,亮了。



        “唐叔,不用一直上香了,你陪芊芊一会儿,就去休息吧。”我轻声劝唐全。



        唐全连连点头,说好,但他并没有转过身来。



        我看了地板一眼,便进了东屋房间。



        紧绷的精神也松懈了,吐过阳煞血的虚弱感才阵阵袭来。



        脱掉衣服,躺坐在床上,我摸了摸脖子。



        鬼掐脖,并不会出现什么伤口,最多会有淤黑,而那只鬼已经被无头女拽断魂魄,烟消云散,我身上就连淤黑都不会留下。



        静坐了一会儿,再摸出来了封着无皮鬼的纸人。



        细密的纸皮宛若人皮,能瞧见细小毛孔。



        另一阵后怕感又涌来。



        司夜……居然那么快就出现在四禾酒店。



        还好,我用了绣花鞋,而不是任由地气出现……



        否则即便对付了那只血怨厉鬼,地气的事情暴露了,还是得不偿失。



        疲惫和困意愈发强了,我倒头,沉沉睡了过去。



        再等我醒来时,都已经是半下午了。



        精神恢复了不少,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脸上,吐过阳煞血的疲惫几乎一扫而空。



        我出了东屋,瞧见唐全正在仔仔细细的打扫院子里的卫生,他精神前所未有的抖擞。



        “少爷!”



        放下笤帚,唐全又抬头看向我,他笑容满面:“饭菜在厨房,我去给您拿出来。”



        我点点头。



        很快,唐全把饭菜都摆好了。



        我坐在堂屋吃饭,唐全又拿了一条毛巾,仔仔细细的擦拭了唐芊芊的灵位。



        “少爷……您说,芊芊会出来看我们吗?”唐全小心翼翼的问。



        “她在这里,一直都能看着我们。”我轻声回答。



        “哎,是,是,她能看着我们就好,能看着少爷您就好。”唐全连连点头。



        我没有接话,咀嚼着饭菜,又看了一眼灵位。



        恐怕,我还得去一趟城隍庙。



        好巧不巧的是,手机忽而嗡嗡震动了起来。



        摸出来一看,是椛萤打给我的。



        我接通后,先是安静了几秒钟,才是椛萤略显紧张的话音。



        “你有时间吗?”



        “怎么了?”



        虽问,但我有些猜测了。



        昨天司夜瞧见了我,城隍庙的黄叔肯定会想见我。



        刚好,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是这样的,杨管事想见见你……那天在隍司的事情,他想和你当面道个歉。”椛萤再次说道。



        我微眯着眼,若有所思。



        我并不觉得,昨晚上会有隍司的人瞧见发生了什么。



        这杨管事消息看似灵通,十有八九,是黄叔找到椛萤,椛萤告诉的杨管事。



        她想推动我和隍司之间的关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