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19章 门外的鬼,院内的人

第19章 门外的鬼,院内的人

        细绳的黑,来自于发黑的狗血,其红,则是混了朱砂。



        我用朱砂绳在大院门槛内侧来回缠了三圈,又在外侧倒了坛子里灰白色的粉末。



        粉末大部分用的是黑狗骨,混了糯米,先焚烧桃木烤制,再细细研磨。



        我先前只是安慰唐全,按道理来说,唐芊芊连寄身之物都带走了,十有八九是去投胎,不会再回来。



        朱砂绳和狗骨粉是防备有不干不净的东西进宅。



        接着,我又在院内所有房门前做了一遍布置。



        因为我不确保,脏东西是从外边儿进来的,还是宅中本身就有。



        凶宅的辨别并没有那么容易,我家别墅是存着无皮鬼这样的大凶血怨,阴气冲天,因此才一眼看得出端倪。



        寻常凶宅,鬼不够凶,反倒是和正常屋宅无两。



        再稍弱一些,就是宅中常年无人,吸引夜间的过路鬼留宿,这都有可能。



        这种防备会无形间锁住宅院,外边儿的鬼进不来,里边儿无论哪个房间有鬼也出不去。



        我花费的时间不少,唐全早就买菜回来了,没敢惊扰我,去了厨房做菜。



        等我一应布置结束了,堂屋的桌上已经摆着三菜一汤,两碗大白米饭,热气升腾,香气四溢。



        昨天早上从浆洗街离开,再到现在,我都粒米未进,早就腹中空空。



        唐全在桌旁踱步等我,我过去后,他立即请我上主位。



        我也没和唐全多客气,坐下后,唐全才坐。



        我摸出来一片两指宽的铜符,推到唐全身前。



        “少爷……这是?”唐全眼中疑惑。



        “宅子太干净了,快和我家的别墅一样干净,我做了一些布置,唐叔你带上这个,晚上睡得更安稳。”



        我随口说完,便端起饭碗,夹了一筷子炒的焦黄的回锅肉。



        唐全这才恍然,连连点头。



        一餐饭吃罢,唐全又去拾掇。



        天色逐渐晚了,夕阳西下,快要日暮西山。



        咚咚咚的敲门声满院子响。



        我正走到院中间,唐全就杵着拐,匆匆从厨房里出来,一边擦手,一边说少爷我来,就去打开了院门。



        门口杵着两个人,一大脸盘子的妇女,长了很多褐色的斑,小眼睛,脸色又有些病恹恹的,她眼珠贼溜的在院内打转儿。



        她身旁是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子,一身黑衣,上边儿印满了泛黄的寿字,老头抿着嘴,绷着脸。



        “老村长?”唐全脸上堆了笑,说:“赶紧请进。”



        至于那女人,唐全明显不认识,只是略疑惑的扫了一眼。



        老村长没迈步,上下打量了唐全一眼,不咸不淡的说了句:“大全子回来了。”



        “哎。”唐全还是笑呵呵的点点头。



        “都十年没回村里,全村的人都以为你飞黄腾达了,怎么腿折了一条?”老村长眉心拧巴着,就像是唐全混的很差,让他觉得丢人一样。



        唐全神色一僵,说:“小意外,没大事,老村长你有什么事儿吗?”



        “没别的大事,就是劝你哪儿来回哪儿去,这老屋子你别住的好。”老村长瞟了我一眼。



        “儿子也养大了,干嘛带回来这穷得叮当响的地方?”



        这细节上一下子就看出来了,唐全基本上不回城中村,唐芊芊也没回来过,才会让人误认为我是唐全儿子。从年龄上看的确差不多,唐全本身比较显老。



        唐全脸色顿时垮了,闷声说:“老村长,我回我家,你怎么还来我家里赶人了,我没得罪你吧。”



        老村长默不作声,那妇女却小心翼翼的说:“唐家大哥,老村长不是这意思,就是你们家这老宅子,不怎么干净,闹着鬼呢。我就住在你家隔壁不远,经常瞧见半夜有个病鬼,摸进了你家宅子,然后就咳咳喘喘个不停,吓死个人,这不,老村长也是关心你,才上来说话。”



        “要不你们今晚去我家里住?这地方真住不得人,万一出点什么事儿,得不偿失对不对?”



        唐全扭头看我,额头上有薄汗。



        我脸色不变,说:“青天白日的,哪儿有什么鬼?真有鬼,我们两个大男人,也不怕,哪儿有不敢住家的道理?”



        妇女倒是急眼了,说:“唐家大哥,你家这小子不懂规矩,举头三尺有神明的!你们还是收拾收拾,住我家里去,这地方真住不得!”



        唐全脸色一冷,咣当一声,直接关门。



        紧接着砰砰两声,是门被重踹两下!



        又有发尖的骂声传进来,是说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脚步声才逐渐远去。



        “少爷,不太对劲儿。”唐全脸色略不自然。



        “唐叔,你觉得哪儿不对劲了?”我问。



        “这城中村的人,以前戾气就挺大的,没那么多热心肠,有事儿没事儿,上来提醒我们这里闹鬼,不像是什么好事儿。”



        唐全并没有担心我能不能解决这里的鬼,他说的话,倒是一下子在点子上。



        那妇女无事献殷情,看样子,七老八十的老村长,还是她请来的。



        而且,哪儿有直接请陌生人回家住的?



        “今晚好好休息,我会看着的,唐叔吊坠别离身就行。”我提醒唐全。



        唐全点点头,眼中对我充满了信任。



        入秋,日头就逐渐变短,天很快就黑了下来,院内静幽幽的,风吹之下,院内的老桃树簌簌晃动,落下了叶片。



        唐全去收拾西屋,给自己住。



        我则回东屋,躺坐在床上,窗户正对着院子,我静静的看着。



        唐全进出西屋数次,里边亮了灯,又灭了。



        不多时,便响起了鼾声,院内隔音条件一般。



        其实,如果不是唐家不干净,今晚我肯定会出门。



        现在这情况,还是得等等。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夜,越来越深。



        差不多等到午夜子时的时候,唐全居然不打呼噜了。



        他身上有铜符,按道理说肯定没事儿,就算他房间里有个鬼也无碍。



        我还是起身,打算去他房间看看。



        结果刚走出房门,咴儿咴儿的咳嗽声突然响了起来。



        这咳嗽就像是贴着院门传进来的一样……



        下一秒,病恹恹的话音夹杂其中。



        “老龚,为何我打不开门?”



        这声音空寂,幽深,像是风中飘零的落叶,随时会消散。



        冷不丁的,又有一个话音附和。



        “院里有个打鬼的人。”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