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16章 隍司之地,九流之所

第16章 隍司之地,九流之所

        昨晚是真的危险。



        不止是那只无皮鬼,还有我昏迷在这女人的车上!



        但凡她有杀机,我都见不到今天的太阳了。



        “你是谁,为什么要跟着我?”我并没有回答她,而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她眸子似又有些幽怨,好像觉得不公平一样。



        不过,她还是解答了我的疑惑。



        她叫椛萤,跟上我的缘由,是恰好瞧见了我在丰瀚轩用纸人招鬼。



        她隶属于一个叫做隍司的民间组织,组织负责整个靳阳区域的阴事。



        我所做的事情,坏了规矩。



        过阴人不能伤害普通人,这是一条铁律,若是触犯,会引来那群监管的抹杀。



        我瞳仁微缩,问:“隍司?监管?你们定下的规矩?”



        椛萤才摇摇头,说:“隍司和监管,不是一类人,我们这群人,走在阴冥两界,吃的是不见光的死人饭,而监管则不同,风水卜算,道佛驱邪。”



        我这才恍然大悟。



        “过阴命和出阳神,派别对峙?”



        “小弟弟,你好像一张白纸。”椛萤的凤眸,愈发诧异。



        我稍稍皱眉,说:“我有名字,罗显神。”



        “你真的是一张白纸么?”她一阵娇笑,花枝乱颤。



        “……”



        我是真接不上来她的话了。



        她传递给我的信息,是老秦头从未说过的。



        从小到大,他最多叮嘱的就是,我本身是出阳神的命数,吸了甲子瘟癀,成了瘟神命,可瘟神命人神共愤,得而诛之,因此,他用尽办法,以过阴命遮掩。



        在任何人面前,我都不能泄露出自己真实的命格,否则,必定引来杀身之祸。



        至于过阴命和出阳神之间的派别对峙,他是只字未提。



        思绪落定,我才回答了椛萤,我的确刚出师门,不知道她说的那些事情,也并不知道那些规矩。



        椛萤正色许多,说:“带你去一个地方。”



        车又一次发动,离开这条蝉鸣扰人的街道。



        十几分钟后,进了一处地下停车场。



        她停好车后,又带我进了电梯,按下负三楼。



        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



        入目所视是一个空旷的大厅,环形的墙壁上约莫有十道门,一些门开着,里头是幽深长廊。



        门与门相间的墙壁空旷处,是极为抽象的壁画,有人赶尸领路,有人巡夜打更,刽子手磨刀……



        大厅中央摆着一些沙发,茶几。



        这里的阴气浓郁,虽说外边儿是白天,但里边儿,和夜晚没有丝毫区别。



        “天亮,大家都在休息,这里比较安静。”



        椛萤轻松自若,带着我走向其中一道门。



        很显然,这地方就是她所说民间组织隍司的地盘。



        按道理,我不应该来这里。



        可我的确需要了解信息。



        我妈并没有死在别墅,和我爸一起失踪,我隐隐觉得,这恐怕有个惊天隐秘。



        他们的生死,绝对不能盖棺定论。



        可单凭唐全的只言片语,我连冥坊都找不到,更遑论找当年支持我爸妈的人?



        隍司是过阴人的民间组织,椛萤的表现,对我的能力是格外认可。



        加入他们,必然能轻松拿到很多消息,甚至是规避掉一些危险。



        过道很狭长,两侧每隔十余米就有一道门,门上牌子和照片,写着工作人员的信息。



        最尽头是两扇厚门,推开后,里边儿格外安静。



        右墙摆着一面柜子,放置着一些老旧的坛子,陶人,灯笼,纸扎,作为摆件。



        正墙下边儿是一块老树盘根的茶几,上方有茶盘,而茶宠,却是一个拳头大小的瓷娃娃,栩栩如生,唇红齿白,真像是个孩子立在那儿。



        “我已经通知过管事,他很快就会过来,我们隍司有九个不同部门,你身兼三种九流术,应该能谋一个好差事,等你拿到身份,得请姐姐喝酒,我再好好教教你,那些不懂的东西。”



        我又皱了皱眉。



        接触了这么一小段时间,椛萤的人没有太大问题。



        可她一语双关,时时刻刻都在暗示一些东西,这让我很不适。



        或许,老秦头会喜欢这股调调?



        我没接话,椛萤倒也没再开口了。



        约莫十分钟左右,厚门再一次被推开。



        一个脸颊瘦长,似是山羊脸的男人进了屋内,径直走至那老树盘根的茶几后坐下。



        随后入门的还有两人,一个极为精瘦,青筋布满额头,腰侧挂着一根扎满白绫的棍子。



        另一人身材略矮小,背着一根粗竹竿。



        他们并未往前,而是守住了门。



        我心头略微一沉。



        椛萤给了我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走至那山羊脸男人的旁边,轻声细语了几句。



        我听觉很好,她大致所说,昨夜我从血怨凶宅里活着出来,不简单,并且排查了,很干净,可以吸纳。



        山羊脸男人微眯着眼看着我,并没有回答椛萤。



        忽然,他说了句:“罗显神。”



        我瞳孔微缩。



        仅仅一瞬,我心绪就镇定下来。



        椛萤虽然没提我姓甚名谁,但她先前说过,让人在调查我。



        两天时间,再加上我和唐全的关系,被查出来底细很正常。



        这也是我先前直接说名字,没有隐瞒的缘由。



        微微躬身,我算是摆足了礼貌。



        椛萤眼中出现一丝满意,笑意盈然的说:“杨管事,他年纪不大,规矩是拎的很清楚,我很喜欢,要不就分到我这边?”



        山羊脸皮笑肉不笑,他眼珠略圆,眼尾却狭长,这表情颇有些瘆人。



        “知道为什么他在血怨面前没事么?”



        “那只血怨,和他是血亲。”



        我心,忽的一下沉到了谷底。



        这山羊脸的态度和椛萤完全不同,他的不善,都直接写在脸上了!



        椛萤诧异了一瞬,随即又道:“原来如此,不过,即便是这一点不能证明能力,他会三种九流术,毋庸置疑,肯定是个……”



        “肯定是个麻烦,椛萤,你才入隍司不久,很多事情不清楚,动手,先把他抓起来!”瞬间,山羊脸眼中露出杀机,直接对门口两人下令!



        椛萤神色再变,道:“杨管事,咱们没有这个规矩,这是请来的人,就算不用,也不能抓!”



        山羊脸抬手,示意噤声。



        后方两人直接左右包抄,朝着我逼近!



        虽说我有自信,这两人不一定拿得下我。



        但这里是别人的地盘,一旦动起手来,肯定不止这两人!



        还有,这山羊胡查过我底细,直接就翻了脸,这里头肯定有问题。



        我思绪飞快,陡然一翻手,便摸出来了一样东西。



        那是一枚巴掌大小,血眼猩红的纸人。



        白炽灯发出了嘶嘶声响,忽明忽暗,好端端的光线,忽地成了幽绿色。



        包抄我那两人瞬间停住脚步,看我的眼神尽是惊疑不定。



        那山羊脸同样错愕不已。



        鬼,有不同的类别,还有不同的等级。



        最凶几种,吊死为其一,类别中,血怨最甚,寻常的叫法,又是厉鬼。



        我家别墅中的无皮鬼,惨遭剥皮,又是吊死才断气,怨念冲天。



        它被黑气封在纸人中,本就是棘手的东西,我不能把它留在别墅,才带了出来。



        此刻,我左手托举纸人,右手便是剃头刀,随时能将纸人划破,无皮鬼没了寄身之物,就会直接被放出!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