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侦探推理 - 罗显神唐芊芊出阳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5章 真的是你!

第5章 真的是你!

        转过身,我拖着行李箱,回到徐暖面前。



        徐暖眼中嫌恶:“你想干什么?这里是徐家,收起你的龌……”



        我扬起手,一巴掌抽了下去。



        清脆的啪声在屋内回荡!



        徐暖直接扑倒在沙发上,白皙的脸颊上肿起五根鲜红指印!



        她呆呆看着我,像是没反应过来,紧接着眼泪唰的一下掉了出来。



        “你打我?”



        她眼眶通红,声音更尖锐:“你居然敢打我!”



        我再扬起手,她被吓得一颤,整个人缩在沙发上,动都不敢动。



        “罗显神,你放肆!”



        随之一个人影大步跨入门内。



        三步做两步,徐方年挡在沙发前头,怒目呵斥:“打你小的时候,我徐方年就自诩待你不薄。”



        “当年你家道中落,我还想着去领养你,此后多年都没放弃打探你的消息。”



        “只是和你说了,婚姻大事不比以往,让暖暖和你聊,你居然就下手打人!”



        “你这些年,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像是你这种人,我怎么敢将暖暖交给你!”



        徐方年唾沫飞溅,声色俱厉。



        徐暖哭得梨花带雨,真像是被我欺负了一样。



        我手垂了下来,心绪忽的平静很多,问:“先前,你在门外看吧?”



        徐方年眼皮跳了一下。



        “我一直没走,你想看她怎么把我逼走的,是我异想天开了,以为徐家很好。”



        徐方年没吭声,只是眼神有些飘移。



        摇了摇头,我又道:“我干涉不了你们的想法和决定,可死者为大,她辱我爸妈在天之灵是其一。”



        “其二,是你们曾受我爸妈恩惠,也是你们要求立下婚约,此后,我爸妈给了徐家重聘。”



        “刚才那一巴掌,是给她一个教训,若是再犯,定不轻饶。”



        “三天内,将当年的聘礼送回我家,婚约作废,否则后果自负。”



        徐方年眼神不再飘移,神色阴晴不定。



        “罗显神,小小年纪,事情做这么绝,就不怕我徐家……”



        “你试试。”



        我打断他的话,转身,拖着行李箱往外走去。



        徐方年并没有追过来。



        我刚走出大门,门砰地一下关闭!



        商业街人流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路人时不时瞟向我,交头接耳,说住在这种宅子里的人,好像和大家没什么两样嘛?



        我微眯着眼,夕阳光太刺目,映得衣服都泛红。



        胸口还是湿的,茶水的冰凉却抵不上心头升起的凉薄。



        一时间,我竟有种举目无亲的感觉。



        徐家悔婚了。



        难道,我就无法出阳神,只能隐姓埋名,苟且过这一生了吗?



        抢不回自己的东西,没办法再去祭拜老头子。



        甚至……我也没有资格和本事,去打探我爸妈当年之事?



        十年来,我时常梦到当年,舅舅用十二根钢针,夺走我的一切。



        那晚,他把我丢在雪地里的一幕,还历历在目!



        眼眶微红,我拖着行李箱往街道外走去。



        用老秦头的办法恢复出阳神是不可能了。



        可并非真的完全没办法!



        有仇不报非君子,整整十年了!



        若是我当个懦夫放弃,还不如一头撞死在棺材上。



        走出商业街,打了一辆出租车。



        窗外车水马龙,景色飞逝,一切几乎都是陌生的。



        四十分钟后,车停在一条种满银杏树的静谧旧街,这里叫平安里。



        路面铺满了深黄的落叶,最后一缕夕阳余光挣扎着映射在叶片上,反射着金芒。



        两侧都是洋房别墅,十年时间并没有让它们陈旧,反倒是沉淀出更深厚的底蕴,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



        我下车后,往前走了几十米。



        一栋陈旧的别墅,和这里的氛围格格不入。



        叶片暗绿发黑的爬山虎,像是扭曲爬行的蛇,紧紧附着老墙,三尺高的杂草,尽显荒凉。



        铁门开着一条缝,门头的锁早就不见了。



        伸手推门,合页就像是坟地里的蛤蟆,发出难听的咯咯声。



        掠过杂草,叶片割着脚踝,防盗门也虚掩着。



        我推门而入,干干净净的客厅赫然进入眼帘,外头那么脏乱,别墅内却干净的一尘不染,大部分家具还是保持当年的模样!



        一道灵堂正对着大门。



        暗蓝色的桌布四面垂下,完全遮住桌角,两个灵位前摆着贡果香炉。



        香灰堆得快冒尖儿,燃香只剩下发黑的杆儿。



        香炉前头,还摆着一个相框。



        相片略褪色,左边站着西装革履的男人,意气风发,俊朗帅气。



        右边是小家碧玉的女人,透着一股温婉气质,一个五六岁大的孩子,处于两人之间。



        一家三口幸福无比,其乐融融。



        我心,颤了。



        脚步略蹒跚的走到灵堂前,“砰”的一声,我重重跪地!



        眼泪无声的从眼角溢出,淌下。



        “爸……妈……”



        “显神,回家了……”



        老秦头那里不算家。



        他是我师父,那是师门。



        这栋别墅,才是我生,我长的地方!



        只是,如今只剩下我一人了……



        老秦头总教我,男儿有泪不轻弹,可那只是未到伤心处罢了!



        我哭了很久,心中愈发悲哀。



        忽然间,一阵冷风从后边儿刮来,我瞬间就觉得芒刺在背!



        “谁!”我猛地起身,陡然回头。



        别墅防盗门开了一半,外边儿天已经黑了。



        门口站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呆呆的看着我。



        长发梳成马尾搭在肩头,不施粉黛,素面朝天,未全然脱却的稚气,形成了一种难言的清纯感。



        眉眼之间,依稀还让我熟悉。



        “显神哥哥?”少女怯生生的话音,略显得空灵。



        “你……芊芊?”我眼中错愕。



        “真的是你!”少女脸上迸发出喜悦,匆匆跑向我。



        停在我面前,她激动得睫毛微颤,脸颊微红。



        记忆涌了上来。



        我爸有个管家,叫做唐全,平时兼任开车,他老婆在我家当保姆。



        他们的女儿唐芊芊,就是我眼前的青雉少女。



        她比我小两岁,那时黑黑瘦瘦的,天天跟在我后边儿转悠,喊我显神哥哥。



        我当年多少有点儿少爷脾气,并不想跟她玩儿。



        她特别坚持,非要跟着我!



        惹恼了她爸,有时候一巴掌下去,她会哭很久。



        我明白过来,为什么我家会有灵位了。



        舅舅压根就没有心,是唐家念及仆从之情,给我爸妈操办的后事。



        “显神哥哥,你哭了很久了,事情也过去很久了,要节哀顺变。”



        唐芊芊踮起脚尖,轻轻擦拭我眼角。



        有一股淡淡的黄桷兰香味钻进我鼻翼里,很好闻,让人心情都愉悦放松不少。



        随后,唐芊芊快速缩手,笑靥如花的看着我。



        “谢谢。”我由衷的感谢,内心通泰许多。



        并非不是所有人都背离了罗家。



        徐暖那番话明显是信口雌黄,胡说八道!



        “唐叔叔和胡姨还好吧?”我又问。



        唐芊芊神情稍黯淡,回答:“不是太好,可还好,爸说日子慢慢过,一切都得往前看。”



        她年纪不大,倒是很懂事。



        “过两天,我去看他们,你们住在哪儿?”我转过身,灵案上还有一卷香,抽出来几根点燃。



        唐芊芊却答非所问。



        “显神哥哥,你要住在这里吗?”



        “嗯,这里是我家。”我回答。



        “你不能住在这儿的……这里会闹鬼,而且……”



        我刚将燃香插进了香炉,闻言,心头涌起一股难掩的哀伤。



        “闹鬼,闹什么鬼?”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