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界 - 网游竞技 - 医冠楚楚闪婚老公夜里掐腰宠姜宁顾言深在线阅读 - 第320章 姜宁直接吐出来

第320章 姜宁直接吐出来

        “说完了吗?”在姜宁话音落下,顾言深才沉沉开口看向姜宁。



        姜宁不吭声了,一时半会摸不清楚顾言深的想法。



        “说完就跟我回去。”顾言深依旧强势。



        姜宁也倔强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顾言深冷笑一声,眸光异常平静。



        而后,姜宁就听见这人一字一句告诉自己:“我顾言深不会允许,我的孩子流落在外。”



        全程,顾言深的眼神就这么看着姜宁的肚子,说的明明白白。



        而顾言深很清楚,这个孩子,是自己和姜宁唯一的牵绊和纽带。



        所以顾言深知道要怎么拿捏姜宁。



        甚至在这个时候,顾言深都觉得自己胜券在握。



        “姜宁,我了解你,你也不会让孩子没有父亲。”顾言深说的直接。



        他的眼神依旧没从姜宁的身上挪开,把每一个字都表达的清清楚楚。



        “你从小的家庭环境,姜建国对你的不在意,让你其实无比期待一个完整的家庭,所以你不会希望你的孩子重蹈覆辙。”顾言深残忍的看着姜宁。



        姜宁的心跳很快,那是一种紧绷。



        姜宁很清楚的知道,顾言深把自己拿捏的很好。



        她无法否认顾言深的话,但是姜宁忽然就这么嘲讽的笑出声。



        因为姜宁更清楚的知道,顾言深从头到尾都低估了自己。



        低估了自己离开他的决心。



        在姜宁的笑意里面,顾言深的眸光低敛,反而有些不淡定了。



        但再这样的情况下,顾言深表面不动声色,就这么安静的站着。



        姜宁的话,清清楚楚的传入顾言深的耳中。



        “顾言深,很可惜,这个孩子不是你的。”姜宁每一个字都不带任何玩笑的策划给你分。



        顾言深的脸色变了变。



        因为顾言深知道姜宁不是一个善于撒谎的人。



        而现在姜宁说这句话的时候,顾言深竟然从她的眼底分辨不出真假。



        姜宁就这么站在原地,很冷静。



        甚至面对顾言深的时候,姜宁的态度看起来都显得冷漠。



        “你是医生,我现在怀孕四个月,已经可以做羊水穿刺,不用等到孩子生出来,你就能知道这个孩子是不是你的。”姜宁说的笃定。



        甚至连办法都给顾言深想好了。



        这个选择权,从姜宁的手中到了顾言深的手中。



        大抵是因为姜宁的冷静,反而让顾言深不淡定了,只是这样的不淡定,他藏的很好。



        “也好,做一个亲子鉴定,让你彻底死了心。我们就再没任何纠缠了。”姜宁平静把话说完。



        全程,姜宁的眼神就这么落在顾言深的身上,一瞬不瞬。



        她看着顾言深的表情一点点出现龟裂,她感觉的到这人神经的紧绷。



        藏在衬衫下的手臂肌肉线条已经紧紧崩住,下一秒这样的情绪就要破闸而出。



        姜宁不害怕吗?不,她害怕。



        只是在顾言深面前,她把这样的害怕藏的很好,丝毫没暴露出来。



        姜宁的眼神依旧淡定的看向了顾言深,一动不动的站着。



        “傅宴辞的?”顾言深沉沉问着。



        姜宁没说话,不知道是承认了还是没承认。



        瞬间,气氛再一次的陷入了阴沉。



        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顾言深的手忽然拽住了姜宁的手,姜宁微微拧眉。



        顾言深已经率先开口:“在羊水穿刺结果出来之前,你必须留在顾家,我不允许出现任何的差池。”



        姜宁的红唇微动,下意识是要拒绝。



        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姜宁知道,这是顾言深最后的让步。



        若是自己太过于激进,对于现在的情况,并没任何好处。



        “好。”姜宁淡淡应声。



        顾言深的眼神仍旧看着姜宁,姜宁太笃定,也太淡定了。



        顾言深不免开始怀疑自己。



        在这样的情况下,顾言深逼着自己冷静,但是牵着姜宁的手并没松开。



        很快,顾言深带着姜宁朝着车子的方向走去。



        姜宁安静的看向顾言深,把手从容不迫的从顾言深的手中挣脱出来。



        顾言深回头,看向落空的手,安静了一下,眼神落在姜宁的身上。



        “放心,我答应了你等结果出来,那就一定会等。”姜宁安静开口。



        而后姜宁直接打开后座的门,准备上车的时候,顾言深叫住了姜宁。



        “姜宁,我不是司机。”顾言深提醒姜宁。



        姜宁笑了笑:“你可以叫一个保镖来,不需要自己开车。”



        这话说的一点诚意都没有,摆明了不想和顾言深靠的太近。



        话音落下,姜宁一点面子都不给。



        顾言深也很直接,拽住姜宁的手,就直接朝着副驾驶座走去。



        顾言深要霸道的时候,完全不讲任何道理。



        若是以前,姜宁不会反抗,那是小女人对自己喜欢的人的崇拜。



        但现在的姜宁,眼底只有冰冷。



        “顾医生,我怀孕后,只要坐前排,我就容易呕吐。”姜宁说的面无表情,“为了你我都好,犯不着如此。”



        “上车。”顾言深不给姜宁任何拒绝的机会。



        姜宁被塞到了副驾驶座,车门重重的关上。



        很快,姜宁就看见傅宴辞从驾驶座打开车门坐了上来。



        她的眉头拧着。



        车内透着一股香水的味道,很淡雅,但是却不是姜宁习惯的甜香。



        这个淡雅的香水味,姜宁只从周蔓蔓的身上闻见。



        是特殊定制的味道,独一无二,很难让人分辨错。



        所以,她不在的时间,顾言深并不寂寞,车上还有一个周蔓蔓。



        呵——



        姜宁嘲讽的笑了笑。



        顾言深全程都没说话,发动引擎就要离开丰县。



        大抵是因为车内的香水味,加上对顾言深的抵触,姜宁真的有了恶心的感觉。



        其实怀孕到现在,这个孩子倒是极少给姜宁找麻烦。



        所以姜宁的孕期过的不算太难过,但这一次,姜宁却感受到了想吐的感觉。



        各种味道混合在一起,最终让姜宁没忍住。



        她的手抓着扶手,局促开口:“顾言深,你停车。”



        顾言深以为姜宁就是在发脾气,所以完全没理会的意思。



        车子继续朝着前方开去,姜宁的那种想吐的感觉变得越来越明显起来。



        她捂着自己,并不想把自己弄的狼狈不堪。



        在这样的情况下,顾言深这才注意到了姜宁的情况。



        “你——”顾言深开口。



        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姜宁就直接吐了出来。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